楚氏赘婿-分卷阅读38

笑道:“夫君只管安心应考,不要有压力,只要能达到中等便已经很好了。我让祖儿护送你去王宫。虞儿在王府,等候夫君好消息!”
  她转头,朝李敢年吩咐道:“敢年,姑爷不熟路,进了皇宫后,照顾好姑爷!”
  “是,郡主!”
  李敢年立刻低头拱手道。
  楚天秀和李虞告辞,上了豪华座驾。
  天子驾六,诸侯驾五,卿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这五匹马的座驾,非王侯不得乘坐。
  李敢年骑着一匹黄鬃马,和五名王府骑兵侍卫们一起。
  祖儿和车夫,则坐在座驾的前面。
  五匹座驾离开虞园和平王府,往金陵城皇宫方向而去。
  祖儿一路护送楚天秀到了金陵皇宫外。
  皇宫门口,早已经到了不少的金陵门阀士子、各地举子,或乘骑,或步行而来,正在接受禁卫军的检查,禁止携带利器,排队进宫。
  他们看到平王府五乘豪华座驾抵达,一身小侯爷冕服的小昏侯从座驾上下来,不由心中羡慕不已。
  可惜羡慕不来。
  他们这辈子唯有七老八十,登上朝廷三公,方能封侯。小昏侯的身份,对他们来说是高不可攀的。
  车辆和护卫无法进宫。
  楚天秀下了座驾,和李敢年接受搜身检查,随后进入皇宫内,在几名小太监的引领下,往金銮殿方向而去。
  ...
  皇宫内。
  通往金銮殿的一条必经廊道。
  十四岁的太子项天歌,正拿着一柄锋利的太子佩剑,在一块石头上狠狠的磨着,磨刀霍霍。
  沈太后极为宠爱李虞郡主,经常下旨让她去太后宫。
  从小到大,虞姐姐每次进宫,都会带着他这小太子玩。他心里面早就认定了,虞姐姐就是他未来的皇后。
  可是,谁曾想到风云突变,昏侯府和平王府一场欠债官司,父皇居然听了太后的话,一道圣旨把小昏侯贬为平王府赘婿抵债了。
  一道晴空霹雳,把他的美梦给打碎了。
  他当场就气疯了,可是这几日出不了东宫,进不了平王府,否则他早杀过去了斩了小昏侯这个小白脸的狗头。
  今天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好机会。
  他奉皇帝命,前往金銮殿参加殿试。而小昏侯也自荐,跑来参加殿试。
  “还不够锋利!”
  “小昏侯,你个不要脸的臭东西!为了娶虞姐姐,居然连上门赘婿都肯当,你要脸吗!”
  “虞姐姐是我的,敢抢本太子的虞姐姐。今天你自动送上门来受死,本太子非要一剑把你狗头砍下来不可!”
  “哼,别以为本太子金陵纨绔排第四就好欺负,我才是最强大的。你个小昏侯,受死吧!”
  周围一群太监们,看到太子项天歌面色凶狠,磨刀霍霍一副要杀人的摸样,都快急疯了。
  “太子,万万不可啊!今日金銮殿殿试,不可携带刀兵入殿。”
  “小昏侯杀不得啊!皇上知道了,定会重重惩罚!”
  太监们哭嚎。
  “呸,父皇早就看他小昏侯不爽了,要不是太后拦着,昏侯府怕是被抄家。本太子杀了小昏侯,父皇暗自高兴还来不及呢,立刻便会下旨让虞姐姐嫁给本太子!”
  项天歌怒瞪他们一眼,拿着宝剑朝太监们一指,“你们都给我滚!本太子要砍了小昏侯!敢挡本太子,连你们一起斩了!”
  已经有大太监见势不妙,赶紧跑去找皇上。
  可是皇上还没起来,估计还得半个时辰。
  皇宫内有禁卫军,可是禁卫军没有命令,也不敢靠近这位手持宝剑几近疯狂的太子。
  不小心伤到太子,谁承担得起这个责任?
  陆陆续续,已经有一些举子进宫,三三两两往金銮殿方向去了。
  小昏侯这个时候,差不多也会出现在这条路上了。
  太子项天歌,行事一向霸道,胆子极大。他此刻手持太子佩剑,无人敢挡,杀小昏侯岂不是易如反掌?
  可是,平王的女婿能杀吗!
  这是要出大乱子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太子位保不住,更换太子,朝廷内外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众太监们跪在地上,拼命磕头劝阻,都快哭出来了。
  十四岁太子正是最冲动的年纪,脑子一热想干什么就干,完全不顾后果,哪会管他们这些太监的劝阻。
  就在此时,却见小昏侯楚天秀和李敢年,以及几名谢氏、王氏门阀举子,谈笑风生往这边走来。


第32章.32 公主镇太子

  楚天秀、李敢年、谢灵云等一行人,边走边聊,正往金銮殿方向走去。
  李敢年忽然看到,前面通往金銮殿的一条长廊处,太子正在一块石头旁愤愤的磨剑。
  更奇怪的是,周围跪了一群大小太监哭嚎着,稍远还有几名禁卫军。
  “咦,是太子!他在廊道那边做什么?我听说,皇上命太子也参加今年的岁举殿试!”
  李敢年警觉起来,隐隐有些不对。
  “太子,四大纨绔之末?走,我们去跟他打一声招呼!”
  楚天秀不由一笑。
  自穿越以来,他还是头一次见到金陵四大纨绔里的其他人。终于遇见了同类,倍感亲切。
  他很好奇,四大纨绔之末的太子,是什么摸样。
  太子项天歌听到一群人来的声音,豁然转头,看到了正朝他走来的楚天秀。
  小昏侯,终于来了!
  受死吧!
  太子项天歌顿时豪气冲天,一跃而起,手持太子剑,杀气冲天,大步朝楚天秀奔袭而来。
  李敢年感到那股杀气,顿时大惊失色。
  不好!太子这是要持剑杀人啊,杀谁?杀...姑爷小昏侯?
  谢、王两家举子,也是脸色惊变,慌忙转身便逃。
  楚天秀终于发现不对劲。
  这太子仿佛一只大凶鹅,朝自己凶悍的奔来,手里还拿着一柄明晃晃的宝剑?
  见过农村的呆鹅么?
  就是那种在村子里大摇大摆,曳着脖子六亲不认,看谁不顺眼,猛的张开翅膀窜上去,铺天盖地一顿猛打猛啄,非要拧倒你才肯罢休。
  农村最强家畜,土狗的战斗力在大鹅面前不值一提!
  楚天秀瞪大了眼睛,有些不信太子项天歌敢如猖獗,在皇宫里行刺。
  _wo_cao,本小昏侯什么时候得罪了太子,居然要拿剑砍我!
  可是,项天歌真的扑过来了,只差一丈远。太子的眼中,正喷着一团火。
  小昏侯好像没练过武啊!
  “祖儿,救命!”
  楚天秀顿时大叫,却惨然发现祖儿没在身边。
  眼看着项天歌一剑刺来。
  他完全没有打斗的经验。
  完蛋了,他这才穿越成小昏侯,上门赘婿刚当了几天,就要被太子给刺杀了。
  “姑爷快逃!”
  李敢年猛的一个飞扑,将楚天秀推开,躲开太子那一剑。李氏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