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赘婿-分卷阅读40

了。
  还好,项凌公主没追来,似乎也没那么生气了。
  这一关,总算被他蒙过去了。
  他哪里知道,秦淮河畔三生树的竹简,小昏侯给公主留下过什么话啊?还好脑子转得快,急智躲过区。
  下回见到公主,立刻闪远点。
  吓死了!


第33章.33 金銮殿上

  太子项天歌,独坐在金銮殿内的中间,暗自舔伤。
  好伤心!
  他明明是为了虞姐姐脱离虎穴,为父皇分忧,为百姓除大害,干掉小昏侯这个金陵第一大纨绔。
  皇姐居然不帮自己的亲弟弟,反而朝他痛下狠手,踹他_pi_gu,拧他耳朵,逼他发誓,百般维护小昏侯这个大楚头号_jian_ren。
  太子不由悲伤的抬头看了一圈。
  满殿的大小太监们,忙着殿内生暖炉,为考生们准备团蒲和矮桌,笔具和竹简。
  举子们都各自忙碌准备研磨墨汁,交谈着殿试的事情,也没一个人过来安慰他一下。
  皇姐和他们这些人,怎么就不分忠奸对错呢!
  太子项天歌不由更加悲伤起来。
  罢了!
  既然杀不了小昏侯。
  那本太子就在殿试策问上,一举压过他。让父皇、皇姐知道,他这个太子才是对的。
  ...
  楚天秀神色匆匆步入金銮殿内。
  金銮殿内,一百多个团蒲,众举子们都已经各自落座,翘首以望,见小昏侯安然无恙赶来赴试,终于放心下来。
  他们也非常害怕出事。
  小昏侯在朝野上下,号称金陵四大纨绔之首,风评并不好。很多士子不愿与之为伍。
  但小昏侯终究是侯爵世子,平王的女婿。他要是在皇宫里出了事,那可是惊动朝野的大事,皇帝哪有心思办什么岁举。
  今年的岁举一旦无法举办,他们白白浪费一次举荐名额,出仕自然更没有戏了。
  还好项凌公主及时赶到,将此事及时镇压了下来。
  项凌公主又吩咐太监、禁卫们闭嘴,谁都担心这事情闹大了掉脑袋,自然闭上嘴巴。
  只希望皇上还不知晓,岁举能正常举办吧。皇上就算以后知道此事,殿试也早已经结束,不影响他们的前途。
  也是他们运气好,提前了一个时辰赶来。
  皇上此刻还在寝宫,估计要一个时辰之后到,并没这么快来金銮殿主持殿试。
  ...
  楚天秀进入殿内,才发现一百余个团蒲几乎全都坐满了人。
  只剩下正中央最前面,有一个团蒲座位,还空着。
  这个位置正对着金銮殿的宝座,离皇帝最近,谁都不想坐这里。
  殿试的时候被皇帝一双冰冷威严的目光盯着,发挥失常的概率太大了,自己找罪受。
  楚天秀看没座位了,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入座。
  李敢年就坐在附近不远的团蒲,太子的身后,一旦太子再次异常冲动,他也能立刻察觉、阻止。
  众举子们或许是看到楚天秀平安抵达金銮殿,觉得问题已经不大,殿内的气氛,终于活跃起来,都在纷纷笑谈,预祝考试顺利。
  “谢兄诗赋惊绝,此番有备而来,定然高中!”
  王荀朝旁边的谢灵云笑道。
  “哪里,小弟诗赋不过是小道,王兄是政论高手。皇帝岁举选才,王兄怕是要一鸣惊人。”
  谢灵云摇头道。
  “惭愧,我也就会夸夸其谈,当不得真!董贤良、晁方正,他们才是真正的大才!”
  王荀笑道。
  他们这一百余名举子非富即贵,要么是金陵十大门阀子弟,或是官宦门生,彼此熟悉,清一色的关系户。
  没这关系,根本进不了金銮殿。
  楚天秀四下张望,对殿内大部分举子没什么印象。
  倒不是因为失忆。
  他身为小侯爷,要比殿内这群门阀子弟,身份地位显然要高出一大截。
  小昏侯平时结交的都是王侯嫡子,经常跟金陵纨绔一起玩耍,从来不去记金陵十大门阀里的众多小字辈,自然也对他们不熟悉。
  小昏侯是“金陵四大纨绔”之首,纨绔的名声显然不是一般的高,也没人和他打招呼。
  楚天秀左侧的座位,是一名青衫敦厚儒生。
  那儒生笑着朝楚天秀拱手,道:“在下董贤良,御使大夫孔大人_di_zi,见过小侯爷!
  小侯爷造纸,乃千年之功德也,令在下无比敬佩...恐怕在下毕生也追不上此等大功德。”
  “董老弟谦虚了,今日定当高中。说不定,咱们俩日后同朝为大官。待有空,咱们去喝一杯!”
  楚天秀听董贤良仰慕自己,不由大笑。
  御史大夫孔寒友的_di_zi,有这么一位三公大官为师,步入朝廷当官显然不是难事。
  “小侯爷有邀,自当奉陪!”
  董贤良谦逊笑道。
  楚天秀又朝左右张望。
  举子们的名字,早已经各自写在了竹简的最上方,殿试时能节省一点时间,自是一眼就能看到。
  他发现右侧坐着的叫晁方正。
  此人颇有些有些清高,跟晁方正打招呼,居然不理人。
  再往后一瞧,一名衣裳穿着颇为寒酸的考生,名主父焰。
  这位更是仿若进入了无人之境,根本不理会周围的喧闹。当然了,也没人理他。一个贫寒出生的杂学举子,跟其他门阀儒门士子格格不入,显然是殿内的一个另类存在。
  楚天秀和太子隔了一个位置。
  再远一点,还有贾玉、公孙鸿、萧子良、王荀、谢灵云、李敢年、杨冰等等,清一色的公卿、门阀子弟。
  这金銮殿内的座次,看来还是有点讲究的。
  三公九卿_di_zi、金陵门阀子弟,座位都最是靠前,皇帝说话听的也更清楚。
  其余来自大楚百郡的举子,则要靠后许多。
  在大殿门口的举子最倒霉,万一皇帝说话声音较小,他们漏听了几个字、一句话,未能理解皇帝的圣意...那就殿试的时候就懵逼了。
  太子项天歌独自一人,一会仰天悲愤之状,一会伤心锤桌子,也没人敢去靠近他。
  放在往常,早就一群马屁精在太子身边吹捧了。
  但今日,太子忽然发疯要杀小昏侯,让不少人都担心受到牵连,怕日后皇帝追查起来怀疑是自己蹿唆太子刺杀小昏侯,根本不敢靠近太子。
  半个时辰之后。
  蔡和大太监带着手下的一些小太监,终于在皇帝来之前,赶到金銮殿,叮嘱众举子们如何面圣行礼,以及殿试的一些规矩。
  殿试的规矩里面,当然没有什么禁止夹带、抄袭之类的东西...根本不考书卷,也没正确答案,谈何夹带。
  更没人傻到去抄别人的策问卷子。
  “殿试之时,不可交谈,喧哗吵闹!”
  “半个时辰之后,圣上便会来金銮殿。圣上出题,只会说一遍,诸位举子一定要听清楚。听不清,那就自求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