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病娇后我跑路了-分卷阅读6

让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她要和他谈谈条件,但怎知她意识模糊间的一踢,竟然是踢到了……晋江不能说的东西。
  病娇的脸色也不太好。
  剑眉不停抽动,玉白的脸一会青一会红,眼里满是不可遏制的怒气,耳垂红得要滴血。
  “很好。”李清和冷硬咬牙,似要将这两字咬碎,杀意渐显。
  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壮士壮士!”虞楚趁着他松力的间隙,连忙出声安抚他,“刚是我脚贱,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想想和你谈谈条件,想和你合作而已。”
  “合作?”李清和下面越发疼了起来,他额角起了薄汗,经这一踢,倒是激起了他的兴致。
  他原本也没打算杀她,只是一时触到她肌肤、看到她那脸时有些昏了头,不自觉地便掐了她脖子。
  现在看,这倒是只顽劣又聪明的小猫。
  这脸,与她又有六七分相似。
  不如,把她关在府里养一养。
  李清和想到这笑了起来。
  虞楚看着他笑抖了起来。
  “夫君……你放了我,我们来做个,做个交易如何?”虞楚尽量镇定,面上笑意盈盈,声音却沙哑不堪,“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我可以助你得到你最想的东西--”
  “噢,说说。”李清和终于是放下了她,他对着这一地的尸体,不知为何,心情竟有些好了起来。
  虞此开始了她的诱骗病娇之路:“你叫李清和,是当朝的四皇子对不对?”
  李清和眼皮淡淡垂下,看智障一般,眼里竟多了两分怜爱。
  虞楚继续:“你身世凄惨,不受皇帝待见,还饱受排挤,甚至日日都有人刺杀你想让你死对不对?”
  李清和逗弄流血头颅的手一颤,停了。
  虞楚咽了咽口水:“。”
  “你想夺得储位,登上帝位复仇对不对?”
  “砰--”的一声,头颅又像皮球一般被随意抛在地上。
  “我能帮你。”虞楚看着突然蹿到面前的炸毛狮子,无比真诚,甚至有些想撸毛。
  “天真,你拿什么帮?皇权之争并非儿戏。”炸了毛的狮子有些暴躁,阴翳的眸子开始发红,“你再乱说,我就杀了你。”
  这女人,她以为自己是能上天吗?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狂妄又自大,蠢死了。
  而虞楚已经进入了状态:“怎么说我也是虞国公的千金,虽然是庶女,但,我会帮你争取爹爹这边的势力,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好处,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你今日杀了我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还会惹上麻烦,况且我早就知道,京城传言那些死在你府上的女子,根本不是你杀的对不对?”
  病娇沾血的手忽就在虞楚面颊的0.01公分处停住。
  “所以,你今日也不会杀我的对不对?夫君。”虞楚精准地捕捉到了病娇眼里的一丝犹疑,快准狠地扑到了他怀里,“夫君,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放心,我不会背叛你的,我也不会干涉你爱姐姐,甚至,日后你将姐姐娶进门我也开心。”
  李清和:“?”
  “你只要不杀我,让我活过第一章……啊呸,不是,让我活下去就好,我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你找你的虞南,我追我的美男,我们就做个表面夫妻可好?甚至日后你登上帝位,给我个皇后的名份让我养养面首就成。”
  李清和:“??”这女人疯了吗!
  “相信我,我们是同类人。”虞楚异常真诚地握住了他手,轻轻拍了拍。
  她自认为自己看病娇的眼光很准,他的眼神很深,虽心狠手辣但却内心柔软,他受过伤,其实很好骗的。
  但李清和却言:“你的目光太清澈,我们永远都不可能是同类人,呵,愚蠢的女人。”
  “若尘。”他轻轻唤了声,随即一个黑影闪入了屋内。
  “公子,有何吩咐?”
  李清和面色冷俊,斜挑眼尾,他高高在上,抿唇看了眼这个疯女人,随即拂袖,冷冷道:“将她带去西厢房。”
  这时,装死的系统出来了。
  系统:恭喜宿主,宿主果真聪明绝顶步步为营运筹帷幄,一手反其道行之,成功引起病娇注意,活过了第一章,望宿主再接再厉。
  虞楚:“?……”


第4章 “他是个好人”
  虞楚终于离开了那间一地头颅,满是血腥的房间。
  也离开了病娇。
  她一跨出房门,心情就畅快起来。
  “诶,你叫若尘是吗?”百无聊赖,万籁俱寂之时,虞楚决定和前面的小哥哥搭搭讪。
  病娇喊他若尘,还蛮好听的名字,长得也清清秀秀的,就是,握着的长剑上带了血而已。
  但是,比起刚刚那被分尸的头颅,这算什么?
  “是的,夫人。”若尘一身黑衣,标准的死士杀手装扮,回答得格外冷漠。
  虞楚跟着若尘绕过幽长的回廊,走过后院的花园假山,一路上都未曾看到过一人。
  连侍从婢女都未有。
  不应该啊。
  虞楚没来由地颤了下,戳了戳小哥哥的后背,继续问:“你家公子今日大婚,这府里怎么还这般冷清?”
  除了婚房里挂着些红绸囍字,这府内再无任何成亲的装饰。
  反倒是夜空弯月洒下的清冷月华为这座府邸蒙了层似有若无的薄纱。
  虞楚看了眼挂她头顶的月亮,蛮好的。
  就是这有些像葬礼,而不是婚礼。
  ……
  虞楚牙齿开始打颤,她想,应该是冷的。
  “因为,今日主要的本就不是婚礼。”若尘继续领着虞楚往西厢房那边去,他眉头深锁,在西厢房前的院子里顿时停住了脚步。
  虞楚一个没看到,差点撞到他的背。
  “公子应该杀了你的。”若尘回头,神情认真得像三岁小孩,眉眼里还有着对虞楚的怨念,“你和公子不是一路人,你会害了他。”
  虞楚:“???”这小屁孩瞎说什么大实话。
  但虞楚还是作势咳了两声:“我想,这话你应该说反了,应该是你家公子……诶,我话还没说完你别走啊,诶你等等小哥哥!”
  在虞楚正欲反驳他,想好好同他说道说道她与李清和之间的关系和合约,消除他对她的敌意,扭正他的想法时,若尘已经“咻”的一声,跑得没影了。
  ……
  虞楚:小哥哥再也不香了。
  算了,睡觉要紧。
  *
  婚房内。
  二人,李清和与若尘。
  “公子,我已将夫人带往了西厢房。”若尘拱手,看了眼这满地的血腥,不解问,“公子,您为何不趁这个机会杀了她?她是虞国公的二千金,据说很不招虞国公喜欢,若杀了她,虞府的人也不会过多追究,而且这对我们更有利不是吗?”
  若尘年岁十六,模样清秀温和,还是一孩子心性,心思单纯无邪。
  他是李清和培养的死士里武艺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