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病娇后我跑路了-分卷阅读7

下手也最狠的一个,因为他对李清和极是忠心,唯他命是从,只要是李清和下的命令,纵使是让他杀了自己,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朝自己挥剑。
  这便是死士,他们的命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他们的主人。
  “嗬。”一想起那女人,李清和不禁淡淡挑眉,冷哼了声,“那个女人,”有趣,实在是有趣。
  但说出口的话却是:
  “看上去是蛮无趣的,但留之无味,弃之可惜,虽虞国公不大看重她,但在此时还是不要冒险,以免多生事端,扰乱我们的计划。”李清和正色道,面上冷峻无比。
  若尘信了他家公子一本正经的话,他托着下巴,用他那三岁孩子的心性想了想,觉得他家公子说得甚是有理:“公子说得有道理,是若尘愚笨了,那此次的事,还需通知京府衙门吗?”
  “通知,为何不通知?”李清和脱下了随意罩在身上的喜服,垂眸望向地上的尸体时,手又痒了起来,眸色猩红,全是杀意。
  他笑了,唇角勾起的弧度刚刚好,“真应该也让我亲爱的父皇看看,他最厌恶的儿子没个皇子的样子,每天都在杀人。”
  “是,公子。”若尘不知怎么就抖了抖,冷意忽至,还打了个喷嚏。
  想来是今日的风儿有些喧嚣罢了。
  ……
  -
  第二日,在西厢房睡到日上三竿的虞楚终于是被太阳晒醒了。
  这透过薄纱窗户纸透进的正午阳光越发燥热刺眼,虞楚蹙着眉抿着唇,眼皮往上抬了抬,卷翘的长睫上下翻飞若蝶翅,她打了个哈欠,眸里水蒙蒙的。
  一夜无事也无梦,挺过了第一章。
  虞楚不禁感叹,这病娇有点好骗,脑子不大聪明的样子,怎么就这么轻易地相信她的话放过了她。
  还是说,在他面前装柔弱小白兔白莲花,关心他呵护他抱抱他,他是极为受用的?
  系统诚不欺我。
  “夫人,我来伺候您洗漱更衣。”立在一旁的侍女小花看虞楚的眼皮终于有了松动迹象,不再睡得跟死猪一样,便大着胆子上前。
  “唔--”虞楚坐起身,盖在她肩头的锦被滑落,她不禁抓了把凌乱的头发,神情呆滞地看着前方。
  很明显,她还没睡醒。
  “夫人,小花来给您梳头。”虞楚像个重症患者般被小花给拖下了床,洗漱穿衣后,坐在了妆台前。
  一面精致的铜镜里映出了虞楚姣好秀丽的容颜。
  鹅蛋脸,黛眉朱唇,鼻子挺直,杏眸若一泓秋水,不笑自媚。
  但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从这脸上,很容易便可窥见她的疲惫与柔弱。
  只剩眼睛还留有些清澈的灵气。
  虞楚也叹了口气,轻抚自己的脸,想,原身应是过得不好。
  这五官虽极是出挑,但却没什么精气神,面相看上去像极了郁闷多年,备受冷漠与嫌弃的愁苦样子。
  “夫人,您可真漂亮啊,和我家王爷真是天生一对。”小花笑开了花,手握虞楚黑软的长发,在发髻上斜斜插了根熠熠生辉的金玉步摇,“王爷都死了好多任新娘了,您昨日没死真是好福气。”
  小花这语气,就跟说“今天我买了个包包”“今天我新买了支口红”一样。
  虞楚惊了,怔了片刻后只能不失礼貌地尬笑:“是吗,真是我的好福气呀。”
  并在心里想:这王府还有正常人吗……
  “是呀是呀。”小花欢快地笑着,浑身来劲,明显是一种多年未和活人聊天,今日逮到异常兴奋的感觉。
  虞楚决定换个话题。
  “那个,小花呀,你们这王府怎么这么冷清呢,从我昨日进门来就没看到过几个人。”虞楚说着,认真地掰开手指数了数。
  李清和一个。
  若尘一个。
  小花一个。
  然后……没了。
  “嗨。”小花一把木梳拿在手里,还在为虞楚梳发,“还不是因为没钱,请不起下人嘛。”
  ……
  “请,请不起?”虞楚震惊了,“他不是四皇子,皇帝的儿子吗?怎么会没钱请下人。”
  虞楚不敢相信,在想这李清和莫不是怕她离婚分家产骗他的钱,故意隐匿财产,装出一副没钱的样子。
  不然,堂堂当朝四皇子没钱请下人,府内也没个侍卫,谁信啊。
  “我家王爷和其他王爷不一样呢,穷得很呐。”小花倒是手巧,给虞楚弄了个当下最时兴的发型,继续悠悠道,“况且天天都有刺客来王府刺杀王爷,没钱又赔命,谁脑子有坑才会往这跑。”
  虞楚咽了咽口水,想站起来腿却有些软一下又坐了回去。
  小花:“……”
  “哎呀……”小花终于意识到这些话说给王爷刚过门的妻子听有些不对,王爷好不容易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等下被吓走了她可赔不起。
  “啊呸呸呸,您看奴婢又乱说话了。”小花立刻打嘴,“啊我刚刚在梦游,夫人您忘了奴婢刚说的话吧,王爷他……其实……”
  小花搜肠刮肚,摸着下巴想了许久也没想出几个她家王爷相比其他皇子的优势来,只能握着虞楚的手,异常真诚地说:
  “人挺好的。”
  “真的。”
  “是个好人。”
  虞楚认为“他是个好人”这个优点并不足以吸引人且侮辱性极强,准备语重心长地教导她:“小花啊,你年纪还小,你听我跟你说……”
  这时,外面却传来声音----


第5章 “小花,你家王爷被抓了。……
  “怎么_hui_hui都是你们啊?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八回 了,我们衙门这才刚营业你们就来人了,这回又是什么事啊?”
  一极不耐烦且含着蔑视意味的粗哑男子声音响起,本相当冷清的王府忽然异常聒噪,颇让人不适应。
  “夫人夫人,我们快去看看,他们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小花欢呼雀跃,笑容满面,像是要嗑瓜子看戏一般,拉着虞楚就往前院走,深怕占据不了有利位置,错过什么精彩画面。
  于是,上一秒她们俩还在厢房里梳妆打扮,下一秒便去前院搬了个小凳子,晒太阳喝茶聊天看戏。
  虞楚坐在前院梨花树的小凳子下,抱着膝盖抬头问小花:“小花,你在王府每天的日常就是这种吗?”
  “嗯啊。”小花眨着眼睛张望前方,一下点头又一下摇头,“不不不,这样的好戏不是天天都有的,大概,两三天一次吧,要看我家王爷鲨不鲨人了。”
  虞楚:“???”
  小花似是感受到了虞楚的颤抖,一拍手赶紧改口道:“您看我又说错了,应该是,看我家王爷招不招人鲨了,我家王爷好可怜呢,被刺杀这么久,皇上都没理过一次,钱不给,侍卫也不给,爹不疼娘走了,小命只能靠自己保了。”
  虞楚噢了一声,这才从小花的嘴里知道了些关于病娇的消息,原书里不曾写到过的。
  不招皇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