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病娇后我跑路了-分卷阅读17

何。”
  于是乎,虞楚还甚是小心地先观察了下四周情况,确定没人后才凑近了些,轻声耳语。
  几分钟过后……
  “啊?这真的可以吗?”之玉面露嫌弃之色,眼里写满了不相信和惊恐,“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父皇会不会龙颜大怒?等下四哥死得更快了怎么办?等下死的人更多了怎么办!”
  “可以啊!不会的。”虞楚微笑,“公主你这是在怀疑我的智商。”
  之玉:“……”
  为了她的四哥哥,之玉想了片刻后,还是应了下来,很快便去了御书房。


第12章 围大救四
  正值晌午过后,之玉去了御书房。
  皇帝许是在休憩,之玉想要进去之时,被门外的太监给拦了下来。
  “公主殿下,皇上此时不便打扰,公主殿下可否等会再来?”
  说话的太监约莫四十来岁,在皇帝身边已经侍奉了几十年,颇得皇帝信任,在这宫里也算得上是有了几分面子,但……
  之玉自出生来便受尽宠爱,性子娇纵,她不管不顾,一下就推了门进去。
  结果……她看到了一副活色生香、难以言说、不堪入目的画面,登时怔住,呆愣在原地。
  那生得妖娆的丽贵妃正坐在她父皇的的腿上,衣衫凌乱,雪白肩膀露了大半,像一条艳丽的毒蛇,整个身子都缠了上去。
  甚至,她还听到了男女间的低吟喘息声,在这庄严的御书房里久久不散。
  之玉霎时怔住,纵使她未经男女之事,但也知道这一男一女交缠在一起在做些什么事情
  这怎么可以……这□□的,还是在御书房……父皇他,怎么会……
  之玉一下怔在原地,她的房子塌了。
  父皇威严伟岸的明君形象在她心里赫然崩塌,她胃里一阵翻涌,突然止不住的恶心。
  “之玉!”坐在龙椅上的九五之尊循着动静看到了站在门前的之玉,两道剑眉登时斜飞入鬓,龙颜震怒,一下起身,将缠于他身的妖媚女子推到一边。
  “你怎么擅自闯了进来!作为一名公主,你平日里学的礼节都去哪了?德贵!”
  皇帝怒喝一声,刚来不及阻止之玉的太监立马颤颤巍巍地滚了进来,一下扑倒了地上:“皇上,奴才刚刚确实想拦公主来着,无奈公主……”
  “父皇……”之玉虽然对这事极为恶心,但想起来还要为她四哥求情,她便也只能同她父皇撒娇,就像以往那般。
  一边说一边都要吐了。
  ……
  晋文帝对女儿还是极为宠爱,此时看到之玉撇着小嘴,眼含泪光地叫了他一声父皇,心里的怒气便消了大半,推开了还挂在他身上的丽贵妃。
  “皇上。”丽贵妃被推到一边心里不悦,拢了拢身上薄如蝉翼的轻纱,又扑到了皇帝身上,勾着他脖子,往他脸上呼气,“皇上真的要臣妾出去吗?”
  之玉:“……”眼睛好疼。
  晋文帝虽然荒淫好色,但此时之玉在眼前,他还不至于荒唐至此,便一挥手,坚决道:“爱妃暂且退下。”
  丽贵妃闻言便不再纠缠,她媚笑一声,扭着腰走过之玉身旁时,还不忘冲她狂笑挑衅。
  好家伙,嚣张至此,之玉被气到眼珠子都要冒出火了,她也不甘示弱,抬眸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嘴唇一张一合,无声地说了狐狸精几个字。
  之玉自认为这三个字的杀伤力很大了,起码这是她搜刮她这小脑瓜子后唯一想到的一句骂人的话。
  可之玉好像不知道,这句话也可以是用来夸人的。
  于是这丽贵妃在看到之玉的唇形后,一下笑得更加放肆猖狂了。
  之玉:“。”她攥紧小拳。
  四哥哥被打成了死鱼,我不能冲动。
  之玉这般劝说自己,谨记她四嫂的话,待丽贵妃扭着毒蛇腰离开后,便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先哭一哭。
  “父皇……呜呜呜呜……”之玉一下嚎啕,扑倒了晋文帝怀里,泪如雨下,哭得这皇帝的心都要化了。
  “朕的宝贝公主怎么了?何事哭得这般伤心,是父皇的错,父皇不该凶你。”
  之玉听到这话,假哭停止了,蓦地抬眸,眼睫湛然:“父皇要杀四哥吗?”
  之玉单刀直入,简单直接,立刻就换了一幅面孔,问得皇帝是一下怔住,哑口无言。
  “父皇真的这般狠心吗?四哥是之玉的哥哥,也是父皇的亲生骨肉,父皇当真一点都不心疼四哥吗?”之玉继续灵魂发问。
  这纵使是最是无情帝王家,但在自己的小女儿面前,晋文帝也甚是在意自己的父亲形象。
  尽管父亲该做的事他没做几件,为了皇权,手刃亲生儿子他也不是下不去手,但这皇帝和父亲的面子、威仪他还是要的。
  脸,这皇帝还是要的。
  “之玉你这是从哪听来的胡话!”晋文帝斥了一声,浓眉间渐渐染上了几分帝王怒气。
  之玉不由抖了抖,但一想到她那像条死鱼一样说不定现在还在被鞭打的四哥,她的勇气一下就来了。
  “难道玉儿说的不对吗?四哥哥本就体弱多病,父皇您不调查清楚就命人把四哥哥抓进牢里,施以刑罚,呜呜呜,说不定四哥哥现在就在被人打,只剩一口气了。”
  之玉说着说着,仿佛是真看到她的四哥哥在被当死鱼揍,竟是越说越伤心,一下真的哭了起来,泣不成声。
  “父皇……父皇您之前不是最爱四哥哥的母妃了吗?父皇您就算不心疼四哥哥,还不心疼四哥的母妃吗?”
  一说起那早已如烟散去的女子,晋文帝的眼里不禁流露出几分哀思柔情。
  那般绝色的女人,自她死后,他竟再没看到一人。
  后宫三千佳丽都是俗物,唯有她脱俗惊鸿,他只看一眼便记到如今。
  “唉。”皇帝重重地叹了口气。
  之玉听到这一声叹气,眸光一亮!
  她记着她四嫂的话趁热打铁,小脸搁在她父皇的膝盖上,撒娇般的,装作极为自然地,漫不经心道:
  “况且玉儿听其他哥哥讲,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无非就是因为有人派刺客刺杀四哥,而四哥为了自保杀了刺客,这才被抓进了牢里,可是……”
  之玉抬起小脑袋,眨巴着一双水灵清澈的大眼睛,不解道:“这该抓的难道不是幕后指使刺客刺杀四哥哥的人吗?”
  “父皇为什么不去查查这幕后凶手呢,到底是谁想要四哥死呢,为什么要杀四哥呢,刺杀皇子可是重罪呢。”
  之玉说的是无懈可击,皇帝听后沉默。
  刺客刺杀四皇子的事晋文帝不是不知道,皇子入狱必也是得了他的默许,帝王本性多疑,此时往他心里扎下的一根刺是之玉的这一句----到底谁想要四皇子死,为什么要杀四皇子。
  “玉儿,近来你各位哥哥间的关系如何,可否融洽?”皇帝沉声。
  之玉乌溜溜的眼珠转了转,蹙眉认真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