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病娇后我跑路了-分卷阅读19

你真的开心吗?”
  李清和似是稍稍倾下了身,虞楚能感觉到他带有凉意的呼吸喷洒在她耳廓,似一羽毛轻轻落下,她先是一痒,后又被这寒凉气息冻到发颤。
  “开,开心……”虞楚挂在脸上的笑容已然开始僵硬,泪水流到了唇角,笑得明媚极了,“我不是在笑吗,夫君,阿楚看到你很开心呀。”
  虞楚想,她该说什么话,才能抚慰他,让他冷静下来,不对她动手。
  抱他吗?还是亲他?还是给他一巴掌让他清醒点?
  “可为何,夫人哭了。”
  喑哑沉闷的话语里带了一丝哀婉,戾气似乎消散了。
  虞楚能感受到李清和身上的气息已不似刚才危险,杀意也渐无,她愣了下,想要抬眸看他时,却发觉眼角有了一丝柔软的、冰凉的触感。
  李清和眼瞳涣散,眸内漆黑一片,情绪全无,他伸出细长白皙的手,指尖点上了她眼角,似有若无地沾了点她眼角的潮湿。
  而后失魂落魄般地,微微蜷起指骨,红唇贝齿翕张间,舌尖舔了舔他手指上的眼泪。
  他吃了她的眼泪。
  用一种近乎病态的,女人看了会沉默,病娇看了直呼内行的方式。
  好家伙,这真的不是变态吗变态吗?!
  虞楚的身子颤得不行,她前方是一地凌乱、头颅乱滚的尸体,她鼻间是恶心的血腥味,她面前……站着一个心思不明、病态癫狂的病娇。
  她的脚一下软了,支撑不住就要往地上倒去时,李清和却一把扶住了她腰,将她搂在了怀里。
  “这是眼泪。”李清和淡淡一声,垂眸而下的目光落在虞楚脸上,“为何要骗本王,还是,本王吓到你了?”
  突然被病娇死抱在怀里,甚至病娇还透着些脆弱温柔?
  虞楚一下也愣了,她干脆就着演了下去:“因为担心夫君你好久,刚刚一下看到,知道夫君你没事,喜极而泣,便哭了。”
  李清和听之,眸光一闪,他抬手捋平了虞楚头顶的一撮呆毛,低哑的声音里仍旧听不出任何情绪。
  “此事,我知是你同皇妹从中周旋,你……”他一顿,又道,“明日需归宁,此时天色已晚,你去歇息吧。”
  话落,李清和便放开了她,一头青丝凌乱,尽数倾泻于挺直肩背,他直起身时欲走,发丝略过虞楚脸颊,在她鼻间留下一丝清冽的香。
  “等等!”虞楚一下抓住了李清和的手,不解问:“归宁,归什么宁?”
  被她扯住的地方恰好擦着血肉模糊的伤口,血肉猛地被撕开,李清和倒吸一口凉气,咬牙回她:“回虞府,你娘家。”
  “不要啊……”虞楚哀嚎。
  一提起那个地方,似是条件反射般的,虞楚猛地一哆嗦,心里一阵恶心,还有恐惧。
  许是因为原身的记忆,对于虞府,她所谓的娘家,她一想起来便是异常抗拒,除了恶心,还是怒意,恨意。
  她无法控制这种情绪。
  一回去又是一阵腥风血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虞楚想,这恨意滔滔,最后谁也说不定会是什么走向。
  她现在还没有什么权势,就连面前的病娇皇子也是,不过是刚逃过一劫而已,他们还需要谋划,需要慢慢掌握权力。
  现在什么都没有的她该拿什么对抗虞府呢。
  “祖宗礼法,不要也得要。”李清和侧过身,鸦羽上睫上缀着月光,“父皇……或许要开始重用我,这时,我不能犯任何错误,逾任何礼法。”
  虞楚听到病娇这句话,不禁感叹:我果然是个聪明的崽,围大救四,借着皇帝的疑心和对皇权的高度控制,令病娇变成了皇帝手下一颗用来制衡其他皇子权势的棋子。
  说不定日后病娇可以因此慢慢起势,这样的话……他应该会对我感激不尽把我供起来吧?
  若真如此,攻略下病娇,刷满好感度便指日可待了!
  “另外,放开本王……”李清和顿了下,继而又道。
  那撕裂的伤口已然疼得他拧眉。
  李清和哑着嗓子的凶狠声音打断了虞楚的白日梦幻想,虞楚听此一下松手,看着李清和离去的背影后她不由嘟囔:
  “刚抱我的时候就一声不吭,现在不就碰了一下他的手,就这么矫情?哼,就知道占别人便宜,自己是一点都吃不得亏,真是流氓渣男!”
  这细细微微的哼叫声随着清凉晚风吹入了李清和的耳中,听此,他倏地停住脚步,背脊明显一颤。
  而虞楚看到不由一抖。
  察觉到病娇的背影有些不对,她赶紧……溜了。
  ……


第14章 欺我者,我必百倍还之。……
  翌日,虞楚和李清和去了虞府。
  他们踏进虞府之门时,很应景地,有两片落叶飘至他们脚边。
  一片萧瑟孤寂之感,冷清得很。
  虞楚叹了口气。
  归宁的排场?呵,大抵是不存在的。
  且不说这病弱皇子刚从牢里放出,受不受皇帝重用还是后话。
  就凭她是庶女,母亲已过世的情况,虞楚想,这个家大约是没有一人欢迎她。
  她那渣爹也是。
  虞楚一脸冷漠,假装分外恩爱地挽着病娇的手,进了前院。
  “臣拜见昭王殿下。”
  他们两人一入门,虞国公、王夫人便出来迎接,脸上皮肉堆在一起,笑容满面,朝李清和行礼。
  虞楚不冷不淡地瞥了眼前两人一眼。
  一个是渣爹,从来未把她,也就是原身当过女儿。
  他极是宠爱身为虞府长女的女主虞南,也是因为不想他的宝贝女儿虞南嫁给病态阴郁无权无势的四皇子,便狠心将她替了过去。
  还渣了她母亲。
  根据原身的记忆虞楚可以得知,原身母亲生得貌美,本是这府里的丫鬟,原身渣爹垂涎原身母亲美貌已久,便在一次晚上强占了原身母亲,令她做妾。
  被强占后不久后,原身母亲生下了虞楚,那渣爹惦记原身母亲美貌,日日留在她房,夜夜笙歌,兴致来时还对原身母亲拳脚相向,极尽侮辱,也不管虞楚是否在旁边。
  原身童年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度过。
  她耳边终日环绕着她渣爹对母亲的打骂声,她惊恐地看着,常常被吓到不能说话,只会“呀呀呀”地叫着。
  在听到她母亲痛苦的喊叫声时,她会下意识地想要上前,伸出双手拦在他父亲面前想护住她母亲,但小小的她却被她母亲一把抱在怀里,将背对着她渣爹。
  随之而来的,便是雨点般的拳脚落在她母亲背上的声音。
  是她多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
  于是她哭,放声大哭,哭得厉害,哭到不会说话。
  她不断地重复,重复这几个字---“阿娘疼疼,爹不要打阿娘了,打阿楚吧,别打阿娘了……”
  这是原身悲惨的童年记忆,虞楚清楚地记得,也能清楚地感知到那些痛苦。
  但原身的痛苦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