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病娇后我跑路了-分卷阅读22


  虞南说着说着,忽然就踮脚使力,这时,还不待虞楚回击她,这秋千便荡得极高。
  虞楚耳边刮过呼呼的风声,除此之外,还有虞南放肆癫狂的笑声:
  “妹妹,你说,如果这时我摔在了地上,清和哥哥会信你还是信我呢?”
  虞楚:“?”
  草,这一个病娇两个病娇都有病是吗!


第16章 李清和的替身
  虞楚的预感没错,她的确是有病。
  在虞南大笑着对她说下那些话后,虞楚看到她松开了抓着两侧吊绳的手,身体往前倾去。
  刺耳尖锐的笑声在虞楚耳边盘旋,在秋千荡至高处时,虞南的笑容越发模糊,虞楚眼瞳放大,下意识伸手出去,却什么都没抓住。
  不过一瞬之间,虞南便从高处的秋千摔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虞楚被这声音惊到身体一都,她瞳孔骤缩,不由感慨,能对自己下手的人,都是狠人。
  “唉……”她随后也从秋千上跳下,看着地上顿时晕染开的一滩血迹,啧啧叹道“啧,你这是何必呢,至于使这样的……”
  “南儿!”
  虞楚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震怒急促的低沉男声打断。
  这声音很熟悉,虞楚回过头循声望去,果然看到了李清和。
  说巧不巧,时间点就是这么恰好,恰好得像被精心设计一样。
  像极了那些粗制滥造的宫斗剧情节。
  虞楚都能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也不急着说话,就立在一旁看着他们上演虐恋情深。
  “南儿你流血了。”李清和将倒在地上的虞南抱在怀里,一改之前的冷清神色,眉眼里全是担忧,“南儿你疼不疼……”
  虞南此时确实是流血了,从荡着的秋千摔下,头着地,她额角处被嗑出一口子,嫣红鲜血正咕咕流出,染红了李清和的青色衣衫。
  李清和低眸看到衣襟处一片刺目的红,薄唇一抿,眸里一暗,但很快,这莫名的神色便消失不见。
  “清和哥哥……”虞南娇细的声音里带着细碎的哭声,她重重地咳嗽了两声,倏忽之间两行清泪便从她眼角滑落,“好疼啊……你原谅南儿好不好,南儿以前糊涂做了错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别不理我……”
  虞南脸上血泪混合,啜泣幽咽,样子是惹人怜爱极了,虞楚看着,差点都要为她落泪了。
  这伤是真的,血也是真的,这是怎样的旷世绝恋才值得她这样做。
  “南儿,你先别说话。”病娇似是变成了一温润如玉的美公子,平日这话里的寒冰化成了一池春水,温柔得很。
  虞楚站在旁边怔了一下,她忽就觉得自己头顶青青草原,很是多余。
  指不定接下来,还要……
  “妹妹……”
  虞南突然话锋一转,一声“妹妹”吓了虞楚一跳。
  “妹妹你千万别误会,我和清和哥哥只是单纯的兄妹关系……妹妹我们多年姐妹,你不必把我当敌人的,更没必要把我从秋千上推下去……”
  虞南说到后面已是泣不成声,浑身都在颤抖。
  而虞楚已经鲨了。
  第一次切身地感受到这种宫斗文里的智障情节,她完全鲨了。
  “……”
  不解释吧,显得她像个包子。
  解释吧,按照正常的剧情发展,这显然是没用的,还显得她像个傻子。
  她该解释还是不解释?
  虞楚支起下巴,开始沉思。
  而另一边----
  “清和哥哥,你千万别怪我妹妹阿楚,阿楚她年纪小不懂事,在情急之下难免会做出这般过激的事情来,虽然……”虞南又嘤嘤落泪,梨花带雨,看上去柔弱无比,连抓着李清和衣袖的手都柔似无骨。
  而虞楚看着她还在不断往外淌血的伤口,皱眉。
  “有病赶紧去治,这血流这么多还在这里谈情说爱是想死吗?”
  “住口!”李清和吼了她,蓦然回头的一个眼神扫视,直接让虞楚愣在原地。
  “虽然南儿很疼,还流了血,但我相信妹妹她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要推我的呜呜……清和哥哥……”虞南哭着说完,又低头钻进了李清和怀里。
  他的青衣染的更红了。
  “夫人。”
  李清和不冷不淡地喊了声虞楚,他将怀里的虞南轻轻放到一旁,随即起身走到了虞楚面前。
  面容冷俊,一身萧萧肃杀之气,手里就差没拿一把剑了。
  ……
  虞楚看着衣衫带血,乌发飞扬的李清和逐渐朝她靠近时,她忽然有点慌了。
  草,他想怎样?不会想动手吧!淦,他有武功我打不过怎么办!
  虞楚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时被他支配的恐惧,顿时不断地往后退,说话都有些颤抖:
  “你你你你你想怎样?这表情是想鲨人,还是动手?”
  李清和微微挑了下眉,情绪莫名,杀意和冷意令人胆寒。
  虞楚向前伸手,以期阻止他进一步往前走,继续道:“诶诶诶,我说,君子动口不动手,这事不是我做的,你这样看着我是做什么?”
  “我跟你说,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了,你打我就是家暴,这是十恶不赦的罪名,死后是要下地狱的!你不能占着男人有力气优势就动手,这太_wu_chi了!”
  “还有,你们有在这里和我争论的功夫还不如把她送医,等下血流干了也就该死了。”
  “你离我远点啊……!”
  “你……”
  害怕之下,虞楚一口气说了一大串,在她连连后退之际,李清和也抬脚,一步步走近她。
  两人间的距离始终离得很近,能清晰地看到彼此眼里的神色。
  她退,他追。
  他冷漠,她惊恐。
  “你推了南儿。”在虞楚退无可退,身体抵在后边的一块假石时,他如此道。
  没有询问,直接认定此事是她所为。
  虞楚虽只把自己当成一无情的攻略机器,但在这时,她也不免真情实感地动了怒。
  若她未曾穿书,那原身,是不是被还会继续被他们欺负到死。
  如果今日面对此事的是原来的虞楚,她会不会只能默默垂泪,求他们放过她?
  “我说她是自己摔下来的你信吗?”
  “我说这不是我做的你信吗?”
  “你们是青梅竹马,那我是什么?”
  虞楚冷冷反问李清和几声,而后直接推开他,朝躺在地上的虞南走去。
  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
  这匕首本是她为了防李清和偷偷放在身上的,没想到此时却派上了用处。
  匕首出鞘,反射一道冷光,直直划过虞南眼眸。
  她一双盈盈水眸里骤然闪过恐惧,难以置信。
  “既然你说是我推的你,我思来想去,感觉自己像母亲那样不反抗也没个好下场,反正这恶人我都当了,不如我直接杀了你如何?”
  虞楚话落,当真将匕首横在了她颈间。
  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