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病娇后我跑路了-分卷阅读27

  虞楚停下脚步远远看去,单凭他这穿着和身影,她便能从中感受到属于帝王之家的威严,还有……冷血无情,深不可测。
  她深想后不禁哆嗦了下,后回了神之时,才发现在他对面还坐了一人。
  是一姿容无双,国色天香的美人。
  她虽身披丝锦黑袍,头戴斗篷黑帽,但虞楚能清晰地看到她那张妆容精致,妩媚艳丽的脸。
  黑色斗篷下隐隐现出她所穿的华服,绸缎丝质上乘,花纹繁复精细,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吧。
  凭这气质和打扮,此人身份定是不凡,说不定还是……
  “您所交代之事属下定会完成,天色已晚,属下恐他生疑,便先回了。”
  “恩。”
  在李清和低低一声落下后,虞楚心下一惊,凭本能快速闪到了一旁树木的阴影下。
  只听见“咻咻”两声,屋顶上闪过一黑影。
  那人走了。
  但李清和却定在原地,未移一步。
  两人深夜碰面,女子身份成谜,似还武艺高强,这李清和定是在密谋什么了不得的事。
  此时若被他发现,他会不会杀她灭口?
  不能动。
  虞楚身体颤栗地躲在树后,盼望李清和能早点离开此处,她好装作无事发生般地回屋。
  不然……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这月色都愈发幽深无光的夜里,四周万籁俱寂,些微声音都没有,以至于,虞楚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身子发颤,还是没动。
  后不知过了多久,这花园里仍是寂静无声,虞楚心跳如擂,她逐渐怀疑李清和早已发现了他。
  不然,他为何久未离去,甚至还立在原地,没有挪半步。
  更要命的是,她发现,好感值偷偷-1,只有+29了。
  这种时候,只能……
  “嗨,夫君!”
  虞楚一下从树后蹦了出来,她端着一张明媚无比的笑脸跳到了李清和前面,跟他假装偶遇打招呼:“夫君真的好巧啊,这花园这么大,这天色这般黑,我都能与夫君相遇,我们当真是天作之合天生一对郎才女貌了……”
  后面,是虞楚一连串硬生生挤出来的,尬到不能再尬的尬笑。
  这夜晚寒风还很合适宜地卷起几片枯黄树叶,从虞楚面前飘过。
  仿佛在嘲笑她演技的拙劣。
  而这时,好感值又-1了。
  ……
  “夫人,”李清和冷若冰霜,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从树后跳出的虞楚,“这三更半夜的,巧得妙极了。”
  “夫君,真的只是巧合,我就是睡不着想出来溜达溜达,刚好走到这里而已,刚刚你们两说了什么我真的一点都没听到!”虞楚并起两指发誓,“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
  虞楚说完这话表忠诚,李清和仍旧立在原地,没有作何表示。
  这虞楚脑子里的好感值既没升也没降,虞楚于是上前……勾了勾他手指。
  “夫君……我是说真的,阿楚绝对绝对绝对没有骗你……”虞楚勾起他的小指晃了晃,朝他撒娇,“夫君你相信我呀……”
  好感值+2
  虞楚:……
  呵,狗男人毁灭吧。
  ……
  “既然夫人如此说了,我便信了夫人。”李清和淡淡一声,话语里似是带了些笑意,他顺着虞楚勾他的小指反手握住她手,“前几日我欲去找夫人时,小花都言夫人早已安睡,此时倒是正好,我有一事要问询夫人。”
  虞楚端庄地笑了。
  真是好一幅妻慈夫孝,家庭美满的画面
  “何事,夫君。”虞楚笑着问。
  李清和亦是笑着道:“明日我便要去往沽南赈灾,夫人可愿与我一同前往?”
  “为何要我去?”虞楚笑得脸都开始疼了,“话说,赈灾不可携带家眷吧?若是……”
  李清和眼睫微垂,似有月色在他眸内流淌:“这个好办,你扮成侍卫模样,顶替若尘的位置,便可。”
  虞楚沉默了。
  她拿不到李清和此时要她同去有何目的。
  他是怕她刚才听到了什么秘密,想借这次赈灾之事将她带出王府,然后秘密趁乱杀掉,以绝后患?
  “夫人一人在家本王不放心,我怕夫人出去招蜂引蝶,约会情郎。”李清和忽就将五指插|入她指尖,与她十指相扣。
  虞楚听后哭笑不得:“情郎?夫君说笑了,我看这事还是算……”
  在虞楚拒绝的话说了一半之时,她忽感周身寒冷至极,面前之人的神色将将冷冽成冰,于是她只能含泪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好呀好呀,我当然愿意去了,夫君去哪我便去哪。”
  “阿楚现在只要一想到这么多天都能陪在夫君身边,已经开心得要疯了。”
  虞楚的确是要疯了。
  特别是知道,在她说完这些话后好感值+5时……
  这人,怎么这么喜欢沉浸在虚假的幻想里,齁死人的甜言蜜语里?
  *
  翌日,虞楚便扮作侍卫模样,腰间有模有样地挂了一把剑,同李清和一块坐上了去沽南的马车。
  临行之前,那若尘还气呼呼地跑到她面前瞪眼跺脚,一副被她抢了建功立业好机会的哭丧模样。
  然而,在李清和一个冷眼过去后,他便又悻悻然回了府,守门,呆呆地看着他们马车走远。
  虞楚撩起马车车帘,看着他蹲在王府门前的可怜模样不禁想真是个傻孩子,身在福中不知福。
  ……
  沽南地处岭南,自古便是蛮荒之地,去往此地的泥泞崎岖,曲折蜿蜒,又因随行军队需护卫赈灾银两,因而行路极是缓慢,至天黑之时都未走多少路,人倒是累得慌,只能就地驻扎,停下歇息。
  虞楚同李清和两人坐在一辆马车内。
  一路下来,李清和倒是未和她说什么话,只埋头看着公文书卷,看累了时便闭眼假寐休息。
  而虞楚与他同坐一辆马车,自然是睡不着的,便百无聊赖地盯着他看。
  一袭紫衣,发束锦带,细细看去时,着实是一风姿卓绝、极是漂亮的美男子。
  五官俊美风流,面如冠玉,眉目疏离又多情。
  如果不是个疯子多好。
  虞楚感慨一番后便往窗外看了看情况,目光飘忽不定间落在了另一驾马车上。
  大皇子李修明便在那驾马车。
  虞楚了解到,处理此次沽南赈灾事宜的,除了有四皇子李清和,还有大皇子李修明。
  这两人皆为皇帝亲自指派,本派一位皇子便可处理的事情皇帝却派了两位,还是多得朝臣拥护的大皇子,这其中意图如何,很是明显了。
  “果真是……”
  “来人啊!快来人啊!起火了!啊----”
  就在虞楚轻声感叹之际,她先是听到了马车外有人大叫起火,而后便是一划破夜空的凄厉惨叫。
  有人被杀了。


第20章 应该把她藏起来的,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