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病娇后我跑路了-分卷阅读31


  虞楚却高兴不起来。
  她开始害怕……这样的李清和,比第一次见他时……还要怕。
  --------
  后不知过了多久,待虞楚睁眼醒来时,发现自己早已离开了那处地方。
  入眼是破旧的、结满蜘蛛网的屋顶,月色清辉从破了洞的屋顶处漏下,映着屋内的些微火光,倒也有了几分暖意。
  “我这是……在哪?”虞楚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全身忽就疼痛无比,尤其是背后那处伤口,似要将她撕裂。
  “阿楚。”有人在唤她,声音嘶哑不堪,里面似是滚了刀子,极度痛苦。
  虞楚循声看去,只将目光稍稍偏离,便看到了李清和的脸。
  “别害怕,刚刚夫君已将他们全部杀光,你别怕……别怕,没人会伤害你了。”
  李清和担忧地皱眉,他将虞楚的脑袋枕在自己腿上,手还紧紧地捂着她背后的伤口。
  他们刚离开那处不久,她的血还在流,
  “阿楚怕疼吗?”李清和低头,长发青丝落了缕在虞楚耳间,“血还在流,夫君要给你包扎伤口,要止血才行。”
  “可以的,”虞楚微笑,为了活命,“疼算什么?”
  “区区伤口,不疼。”虞楚又勉强地笑了。
  “恩,阿楚最乖了。”他扯了扯嘴角,极是温柔地对虞楚道,将她小心地从自己腿上扶起。
  此时的李清和眼里尽是血丝,他发丝凌乱,看上去颓废又憔悴,平日里狂妄冷漠,嚣张肆意全都没了,那深植于他心底深处的感情和占有欲在她血的浇灌下疯狂滋长。
  虞楚却浑然不知。
  “诶,别。”在李清和长指触到她胸前的衣襟处时,虞楚一惊,出声制止了他,“你做什么?”
  他居然在解她衣衫?!
  听到虞楚这般惊讶的话,李清和满是痛苦的神色里终于现了一丝笑意,他勾唇反问,眼里带了几分故意取笑她的戏谑。
  “夫人,伤口在后背,不脱衣裳怎么包扎伤口止血?”
  虞楚被他这句话噎得哑口无言,又气又急又恼,但她哼哼两声,思来想去许久,发现自己竟无力反驳他。
  ……
  “还疼吗?”李清和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虞楚后背。
  “疼。”虞楚脊背一僵,老实回答。
  “想它好吗?”李清和继续问,话里竟带了几分蛊惑意味。
  虞楚只能点头:“想。”
  “那……”
  虞楚无奈,咬了咬下唇,只好放下自己阻止他的手,又是赌气,又是羞怯般地将脸别向一处。
  李清和笑了一声,唇角上扬,昏暗眼眸鲜活了些许。
  他修长的指尖在虞楚胸前的衣襟处停了片刻,而后轻轻一挑,将她外衣自两肩处褪下。
  自外由里,衣衫一件件褪下,最后只堪堪一件遮住了她胸前风光。
  他视线所及之处是她_luo_lu的肩背,肌肤若雪,滑如凝脂,肩颈白润,蝴蝶骨分明。
  极是漂亮。
  只是美则美矣,那带血的、扭曲可怖的伤口自她肩部而下,直延伸到了她近腰之处。
  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柔和的月色与火光交相辉映,在这晦暗的光亮下,李清和垂眸,浓密长睫颤颤覆下,眸色幽深。
  他垂落一旁的手无意识握紧,指尖深深嵌入了他皮肉,直至流出血来,生出刺痛感,他才回过神来,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地扯下自己衣衫上干净的布料,开始沉默地处理虞楚伤口。
  “以后,不要再做这般傻事了。”待伤口处理得差不多时,李清和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别替我挡,明白吗……”
  他眉眼深邃,目光一直落在虞楚血淋淋的伤口上。
  像是一种自我虐待,也是一种自我惩罚,他强迫自己正眼看着她这伤口。
  将她的伤口牢牢刻在他心上。
  他伤了便伤了,他身上伤口这般多,不在乎再多添一道,可是她这般柔弱的人,脊背这般漂亮无暇的人,这般怕疼的人,竟然在背上留了这么一道骇人伤口。
  是他的错。
  他认了。
  虞楚听到,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却又全部咽了回去。
  他这般落寞自责,似是真的被她这伤吓到了,她也不好再去说些什么话去诓骗他。
  虽然她感觉这病娇是越来越好骗了……
  虞楚沉默了,李清和亦也沉默地小心触碰她伤口。
  他的动作很轻,很柔,指腹似有若无地在她背上游离,虞楚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但是……这却持续了很久。
  太久了,虞楚忍不住催促他。
  “好了没有啊……”
  这初春夜晚本十分寒凉,虞楚被褪去上身衣衫,裸.露后背,本该阵阵凉意,但是,她现在却觉得她全身都在发烫……
  李清和指尖滑过之处似是带起了阵阵烈焰,这火在无声无息地燃烧着她。
  这种感觉很怪异,似是有跟极轻极柔的羽毛在挠她的心尖,痒意丛生。
  虞楚难以忍受,只能催促李清和快些,莫要耽搁。
  “夫人。”
  李清和蓦地喊了她一声,虞楚刚来回他之时,却感觉到后背伤口处忽然覆上了一片柔软,而后一片潮湿。
  她秋水眼瞳不由一怔,很快明白……李清和又在舔她伤口。
  ……
  他是狗吗?!
  “李清和,你在做什么啊!”
  伤口处被他这般亲吻,虞楚没来由的身体颤栗,只能咬牙出声阻止他。
  但李清和并没有停下。
  他的吻自虞楚肩颈处一路向下,近似虔诚地、热烈地吻着,舔着她伤口。
  这里会留疤吗,她以后还会疼吗。
  李清和脑子里不断地重复这两句话。
  而虞楚的背部一片灼热,她无奈,只能骗他,可怜兮兮地说:“我疼……夫君,别亲了……”
  听到她说疼,李清和如梦方醒,一下抬头,神情黯然又自责:“对不起……”他又没控制住自己。
  虞楚的外面所穿的衣服早已浸满鲜血,李清和便将自己的衣衫脱下,给她包扎好伤口后动作温柔地替她穿上。
  只是……在替她穿好衣服后,他的耳垂已红得将要滴血,久久未散。
  而这时,“咕噜咕噜”几声……
  虞楚的肚子响了。
  她饿了。
  这小破屋里此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四下无人,夜里周围一片寂静,咕噜声响彻在两人耳边……
  虞楚脸有些红了,尴尬地冲李清和笑了笑:“夫君……我饿了……我想吃烤蘑菇。”
  她眼神瞥了瞥一旁在烧的火堆,随后又两眼放光地看向李清和。
  火有了,就剩蘑菇了。
  李清和一愣,看着她眼里的明媚笑意也跟着笑了起来:“恩,乖乖待在这里别动,我马上回来,知道吗?”
  “恩!”虞楚应得极快。
  有吃的,她当然不会动了。
  随后,李清和提剑便走了。
  这小破屋里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