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病娇后我跑路了-分卷阅读37

,只觉自己又-----控制不住地想吻她。
  好似,吻已经不够了。
  对她,他无法自控地想要更多。
  “那现在醒了吗?我的夫人。”李清和语带笑音,忽就靠近她耳边,几要吻上她耳垂。
  声音沙哑撩人,李清和这句话说得很是动情,虞楚也是听得面红耳热,却有些心不在焉。
  按理说……李清和情动至此,这好感值应该会涨涨,但是,虞楚清楚地感知到,好感值仍是待在99,纹丝不动。
  没有任何要涨的迹象。
  难道说……我……
  为了好感值,思来想去,虞楚心一横,决定试一试。
  于是,在李清和的唇还试探性地流连于她耳际时,她侧了侧脸,闭眼,而后……小小两片唇瓣覆上了李清和的唇。
  第一次,虞楚主动吻了他。
  笨拙地、青涩地、清浅地吻了他。
  她只快速地在他唇上碰了一下,便很快低下了头。
  不争气地,她脸又红了。
  潮红一片,白皙的脸上清晰可见。
  李清和似是没反应过来,陡然怔住。
  虞楚低头喘|息时,好像还听到了李清和擂鼓般的心跳声。
  一下一下地在房间回响,在她耳边回荡,很清晰。
  这是虞楚第一次听到他如此剧烈的心跳。
  她余光偷偷瞟了他一眼,心道……难道只是因为我主动吻了他吗?……
  不仅如此,虞楚还发现,脑子里的好感值已经开始波动,上下起伏,闪着红灯。
  行吧……
  虞楚开始相信系统的话。
  李清和怔了许久,而后待他从这个吻里回过神时,他的理智和自控力在汹涌的占有欲和情|欲下尽数崩塌。
  他将她摁在床上,回吻了过去。
  这吻比起她刚才的浅尝辄止明显暴戾许多,绵长且湿润。
  或许是因为被他粗暴地吻得昏了头,又或许是想要获得这最后的一点好感值,总而言之,虞楚没有推开他,任由他吻着。
  后不知吻了多久,虞楚迷迷糊糊的,而李清和清醒又沉沦。
  他细长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将她身上衣物剥落,最后,指尖一挑,虞楚的最后一件里衣也被他扯下。
  周围冰冷的空气悄无声息地漫上她肌肤,又冷又麻,虞楚忽地怔住,后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
  是冷的。
  也是因为害怕。
  她有点害怕。
  她其实还不想走到这一步。
  她还不够爱他。
  十指相扣,感受到她指尖的颤抖,李清和覆到她胸前的唇猛地停住,随后他缓缓抬头,手撑在她两边,与她四目相对。


第26章 手心传来她异样的颤抖,……
  手心传来她异样的颤抖, 李清和从一片雪白里抬头,漆黑深邃的眼眸对上了她水汪汪的眼睛。
  秋水蒙蒙,水雾茫茫。
  李清和看到她的明亮双眸里没有情愫, 没有娇羞,没有翻涌的情|欲, 有的只是……
  害怕?
  恐惧?
  反感?
  似是一盆冰凉的水从他头顶浇下,李清和的意识陡然之间清醒, 他眼里的迷离消失, 染了几分悲伤和难以置信。
  “与我圆房, 你便这般痛苦?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舍生忘死地替我挡刀?”
  李清和说这话时似哭似笑,手探到了虞楚背后已然愈合的伤口。
  那日犹如他噩梦般的淋漓伤口消失了, 但却留下了一条可怖的伤疤。
  他抚摸着,虞楚咬唇。
  “若不爱我,为什么要替我挡刀?”
  她差点死了,她流了这么多血,她白皙的背部有了伤疤, 全都是因为他。
  鲜血淋漓的伤口横亘于他心上, 他直要肝肠寸断。
  这对他而言是一种折磨。
  但纵使如此,她仍然不爱他, 抗拒与他圆房。
  这于李清和, 无疑是一种更大的挫败和痛苦。
  被他抚摸着后背的伤疤, 细细密密的痒意顿时爬上她心头。
  虞楚心里很乱,被他看得心悸, 又无法回答他的质问,只好扭过头去。
  大有冷战之势。
  看到身下之人别过侧脸,李清和似笑非笑, 声音飘渺若风,自嘲道:“你当真在骗我。”
  “不……”虞楚下意识般急忙否认,但斩钉截铁地否认之后,她又说不出什么解释的话。
  于是只能沉默,缄口不言,气氛极度寒冷。
  李清和见状轻哼一声,将垂下的青丝扬至肩后,起身。
  唇齿间还全是她残存的味道,李清和心神恍惚地盯着地面,长睫垂下,一眨不眨,表情像一个被遗弃的小孩。
  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背脊僵直地坐在床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这长久的煎熬后,他心里竟生出了一丝可笑的期望。
  本冷酷残忍,心狠手辣,习惯了黑暗孤独的他竟然生出了这般软弱的期望。
  期望她能挽留他。
  但李清和坐在床边许久,身后之人都未有任何表示。
  没有拽他衣袖,也没有出声留他。
  呵。
  “不?”李清和冷笑,出声,打破了这难捱的沉默。
  “你的嘴很甜,擅长撒谎,擅长说甜言蜜语来骗人,但你的身体……却过分诚实。”
  他侧身,骨节分明的手指自她腰间抚过,一路往上,握住了她纤细莹白的脖颈,指尖触摸她脆弱的脖子,只短短一瞬,他便又捏着她尖细秀巧的下巴抚弄。
  最后停在了她唇边。
  这他亲过,也咬过的唇鲜润饱满,他不禁细细摩挲着她的红唇,后待他双眸渐渐迷离,盛满欲|望之时,他却看到了她眼中的抗拒,看到了那带着惧意的目光。
  倏然之间冲动全无,心里滚痰的火焰全数被冰雪覆盖,他的手缓缓垂下,终于起身下榻。
  “你放心,我堂堂皇子还不至于下作到去强迫你。”
  李清和眸光黯淡,垂眸冷冷呼了口气:“即便……我无数次这样想过。”
  话落,他便拂袖离开了。
  李清和落寞离开后,虞楚以为这好感值会下降,他定不会像从前这般喜欢她了。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好感值还是99.
  不增不减。
  虞楚有些出神,想不明白。
  她好像伤到他了。
  但好感值却没降。
  不过,也升不上去了。
  他真的生气了吧。
  会不会以后都不理她了?
  虞楚思绪杂乱,心情愈发低落,她穿好衣服,抬眸看向窗外。
  天色一点点地黑了下来,屋内不知什么时候亮起了烛火。
  小花也没进来,会是谁……
  就在虞楚心里念叨着小花时,小花冲了进来……
  小花看到她家王爷从夫人房里出来时脸色极是不好,她怕两人吵架夫人受了委屈,便赶忙进了房。
  “夫人,您和王爷吵架了吗?”小花立在床边,小心翼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