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食肆-分卷阅读11

。”烦躁的狠狠的揉了揉猫头。
  “喵~”小猫咪乖巧的不敢反抗,还伸出小舌头舔了下颜末的手。
  “宿主你可别插一脚啊,别到时候惹了天道把我两赶出去,我的能量不足以抵抗时空洪流啊。况且,他们未来的发展是他们自己决定的,天道是很公平的。”知道颜末想法的系统可吓坏了,心好可以,但可别搭上他们自己啊,安安稳稳在洪荒开食肆是系统最大的期望。
  哎。
  有心想改变的颜末目前只能努力提高修为才能有机会去做想做的事情,
  “快多来点客人吧。”这样才能提高修为啊,就靠食肆里的一只试吃员远远不够啊。
  话说,自己降落的地点到底是什么穷乡僻壤里啊,感觉这周围连来往的生灵都没有,之前出门还打算喂个鸟看看能不能涨涨修为,谁知道连鸟都没有。
  莫名心酸。
  颜末和系统两人的对话其实就发生在一瞬间,这不,那边吃着蛋炒饭的阳一已经把盘子舔的干干净净了,完全不需要颜末来洗盘子了。
  虽然本来就不需要颜末洗,食肆里本就自带餐具清洗装备。
  “颜道友,咱们什么时候吃下一餐呀?”又吃到一种食物的阳一很是兴奋,典型的吃完这顿还想要下顿的心理。
  颜末若有所思的打量着阳一,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个好主意。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反正基础装备可以随时随地投放,为了增大营业额,她完全可以把食肆开在闹市区啊,这样的话,她的修为肯定会“蹭蹭蹭”的往上涨的。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新店员就有很大的用处了啊。
  “阳一啊,咱们食肆的营业额就看你啦。”
  阳一小小的身体突然打了个寒颤。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颜道友如此和蔼的神情,他有种被饿狼盯着的感觉。等等,他完全不怕狼啊。
  “阳一道友。”颜末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突然一本正经的乌鸦,“你知道哪个地方生灵最多吗?我初来乍到的对洪荒不太熟。开食肆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洪荒生灵都能了解到美食的魅力,所以来食肆的人多了,才有做饭的欲望啊。要不然每天就咱们几个人尝,也太无趣了。”
  阳一顺着颜末的话仔细的想了想。
  人多=做饭=他可以试吃=伤快速痊愈。
  人少=无趣=颜末不想做饭=他没有饭吃=他伤一时半会好不了。
  这么一想,很好选啊。
  随后开始在脑子里搜索起来了洪荒各地分布。
  西方肯定第一时间pass掉的,毕竟西方生灵太少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洪荒各地的灵气分布都一样,但西方却没几个化形的,大家也都不喜欢往西方走,就导致西方一直都是地广人稀的。
  东方嘛,几个著名的地方分别是昆仑山、不周山和万寿山。
  昆仑山封闭性太强了,闲杂人等去不了,三清也一般不出门。哦,除了他的好友通天,同样都是被兄长欺负压迫的同道中人,一心想往外跑,但少有几次跑出来的。
  而且昆仑山的三清是_pan_gu正统,有一身的_pan_gu开天功德庇护,就连昆仑山此山都被庇护,乱闯的昆仑山人都直接死无全尸了。于是大家也不怎么去昆仑山,就连路过都不路过,宁可绕路走。
  也因此,昆仑山连其附近都十分僻静。
  不周山虽然生灵挺多的,但那是巫族的地盘。巫族的十大祖巫是_pan_gu的精血所化,自诩_pan_gu正统,就连道体模样都与_pan_gu类似,一个个都是身高两米以上的魁梧汉子,就连其中唯一的女性后土也是身高两米,身形只略微比兄长们瘦弱一点。
  也因为后土的“瘦弱”,其他祖巫都非常心疼她,就算后土想学些别的东西祖巫们也努力集齐其所需要的,这也导致后土是祖巫中最为博学的。
  而且巫族具备排外性,不欢迎其他人去巫族地盘,一般不小心闯入他们地盘的人都被打残扔出去,这也导致他们恶名在外。
  所以,不周山也去不得。
  最后就剩下万寿山了。
  万寿山是镇元子的地盘,里面有个五庄观,那里是闲杂人等勿进,毕竟人家的镇观之宝人参果树在里头呢,那可是十大先天灵根之一,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方得成熟,只结得三十个。功效呢也是非常神奇,闻一闻,就灵气十足,尝一尝,可增长修为,还能把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也因为有人参果树,万寿山的开了灵智的动植物也挺多的,他们也很自觉的干起了万寿山的清洁环保工作,聪慧的则被镇元子选取当童子了。
  所以,去万寿山是最合适的。
  阳一把几个可以去的地点给颜末一分析,颜末果然蠢蠢欲动。
  万寿山,镇元子,人参果,那可以《西游记》的著名场景的,看上一眼也很满足了啊。而且万寿山那么多生灵,肯定可以让她修为“蹭蹭蹭”的上涨的。
  想想就很开心啊。
  说走就是,颜末抱着猫儿让阳一带路,系统则收起了基础装备,几个人朝着万寿山出发。


第11章 迷路了
  徒步从降落地走到万寿山要多久?
  颜末不知道距离有多长,但可以告诉你,她从下定决心收拾东西出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了。虽然他们是不急着赶路,每到晚上的时候都会放出装备到食肆里过夜,但白天还是在赶路的。
  然而,到现在为止,她们,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哦,这么说也不太对,也不是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中途还是看到一个有着黄色尖尖耳朵和毛茸茸大尾巴的化形不完全的妖族松鼠妹子,不过人家胆子太小,一看到她们就从树上一跳一跳的跑了,颜末那句“这是哪里?”还没有问出口就消失在嘴边了。
  原来,松鼠这么怕人的吗?
  手上还抓着一把坚果的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可爱的小松鼠逐渐离开自己的视线。
  怀里抱着一只猫,肩上站着一只鸟,颜末以一种无比哀怨的心态继续走着。
  参天啊,大地啊,这到底是哪里啊?洪荒怎么这么大啊。
  眼前是一片很大的湖泊,上头还有绿意盎然的荷叶,似是还没有到莲花完全开放的时候,花苞如同美人般害羞,躲在莲叶中若隐若现。
  旁边有一棵巨大的似乎直插云霄的大树,对颜末这个洪荒万事不通的人而言,只有“惊艳”二字可以形容这棵树的美貌。每一根树枝都带着生命力的美感,每一片绿叶仿佛是新生的希望,让人一见便生机勃勃焕然一新。
  而最为神奇的是,在颜末被大树吸引情不自禁的上前摸了一把后,突然发现这棵貌美无比的大树的枝丫上似乎停留了一朵云,那朵红色的云彩似是倚靠在枝丫上,又似乎漂浮在树杈之间,好生神奇。
  “道友,快别摸了,他快害羞的跑了。”
  ?哪里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