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美人尖-分卷阅读6

道哪里抱来一块碗大的石头,全力砸在他头上。这还不够,男人没叫完,她便又把石头捡起来。
  “你告啊!”她沙哑着嗓子,目光冷厉,“到时候我宁愿坐牢也要先把你杀掉!”
  这一次,恐惧绝望的对象掉了个,几分钟前还无所不能的强女干犯开始叫叫嚷嚷带着哭腔乱骂,许秋来充耳不闻,她面无表情砸了一下又一下,像是真的要杀人。
  石头的尖角不知道碰到了哪根血管,飞起来的血珠溅到她眉心。
  “可以了。”
  那狠劲吓人一跳,连西装男都赶紧开口制止,他把人翻过来查看伤口,怕人被她打死。
  就是这一松手的空荡,男人龇着牙拼命翻爬起身,捂头闭着眼睛飞快钻进漆黑的巷子深处,西装男起身要追。
  “不用去追。”许秋来把人叫住。
  她不报警。
  那个人的话提醒了她,如果说故意伤害,他伤得比她重,而_qiang_jian未遂又能判几年?
  这地方没有监控,没有更多的证据,如果对方花钱请个厉害的律师,他甚至连牢都不用坐,很快就能洗清罪名大摇大摆走出拘留所。
  而她无依无靠,没有积蓄,就算能支撑_qi_su费用,上了法庭只能像今天一样任人宰割。
  这种教训,她还没受够吗?
  何况,她发过誓,要让他付出生不如死的代价。这些,老师做不到、学校做不到、警察也做不到。
  能为她主持正义的,只有她自己。
  许秋来收回目光,转身凝视面前两人的眼睛:“今天如果不是二位帮忙,我不敢想象情况会发展成怎样。”
  她从书包找出笔和便签,写完递上,“这是我的名字和号码,我现在心情慌乱,没有更好的方式表达我的谢意,只能改天再和你们联系。”
  欠身深鞠,微裂的肋骨仿佛穿心一般将人五脏六腑撕裂开。
  陆离垂眸,她鬓角的碎发凌乱地搭在白玉耳垂上,眉心凌冽的血迹像颗美人痣。
  “不用去医院?”陆离难得多问一句。
  她脸上没看见伤痕,他们便都先入为主以为她没受伤,现在才觉察端倪。
  “不了,我现在想快点回家。”
  许秋来直起腰,道了声再见后便不再说什么,转身朝反方向的公交站台去。
  那背影很瘦,在路灯下越来越远。
  陆离抬手,西装男人把便签递到他手中,扫一眼,又扔回去,半晌,突然开口问道:“你能看出她心情慌乱吗?”
  “没看出来。”保镖模样的西装男老实回答。


第5章
  房子里黑压压一片沉寂,秋来把防盗锁拧到最后,她几乎用最快的速度走进浴室,直到门咔嚓一声响,如同得到指令般,脚下一软,一头坐倒在浴室冰冷的瓷砖上。
  她摸索着把冲澡的莲蓬头开到最大,一边脱衣服一边找刷子,使劲洗刷身上每一寸皮肤,从头到尾,那个人碰过的地方都恨不得剐掉。
  每一次动作和呼吸都牵连到背部,震颤放得再轻也有种撕裂的痛感,只有扣住浴缸边缘才显得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不分洗头膏还是沐浴液,只要拿到手里都统统往身上抹。
  各种香精混合着氤氲的雾气腾起,温吞的水汽吸进肺腑瞬间变得无比冰凉。
  许秋来所有的克制、所有的心理防线挺到这一刻终于崩溃。
  她恨自己软弱无力,什么蝇营狗苟都能来欺负一下,恨这个世界无情残酷,甚至恨起了那对不负责任扔下秋甜和她的父母。
  门口这时轻轻动了一下。
  她此刻浑身感官都敏锐无比,几乎是声音响起的一瞬间便转头。
  “秋来,你在哭吗?”
  小女孩的声音隔着一道门传来,怕打扰了她一样小心翼翼。
  秋甜本来已经睡了,可浴室的水声响了很久,她听到有人哭才爬起来看看,她不敢确定,因为秋来从来不哭的。
  许秋来被提醒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嗓子在发出哽咽,甚至因为抽泣太狠呼吸失去规律,每喘一下都牵扯着背部神经钻心地疼。
  洗澡水和眼泪混在一起分不清,她抬手抹脸狠狠开口:“哭什么,我没哭!我为什么要哭?许秋甜,叫你九点钟必须上床你为什么总是不听话?现在马上回去睡觉,别再烦我了!”
  浴室外半晌才传来回答。
  “我现在就去睡了,”秋甜小声说:“姐姐,对不起。”
  脚步声走远,许秋来关了水龙头。
  她浑身皮肤冰凉,湿漉漉往地上滴着水,打开浴室门。
  一只棕色小熊倒下来靠在她脚背。许秋来默不作声站了很久,弯腰捡起来放在茶几上,旁边是许秋甜写完需要签字的作业,她一本本艰难地签完放回书包里。
  这个可怕的夜晚并没有结束,脱下来的裙子要洗净还给店里,可能裂开的肋骨需要东西固定。
  她在抽屉里找了几颗消炎药和水吞下,等洗衣机把裙子甩干,在灯光下穿针,把被扯破线的衣领补好。
  手套还半湿,辨不出早上拿点心的油印有没有洗干净,重新打了肥皂搓两遍,冲水拧干,动作迟缓,几乎花了平时两倍的时间。
  晚风把手套吹拂起来,水迹落在她脸上。
  再然后,许秋来打开储藏室,搬走一个又一个纸箱,在最后的柜子底层找到一个尘封的铁盒。
  定了两三秒,她用袖子擦掉灰尘拨动密码打开它。盒子里仅有几张照片,还有两三支黑色U盘,那是她从前写出来玩的病毒和代码。
  许父17岁赴美留学普林斯顿,许母是Q大数学科学系高材生,家学渊源,许秋来会走路时就学会了握鼠标,在国内第一代家用PC初现,会打字就能做计算机老师的年代,她已经知道了怎么写密钥破解爸爸设置的开机锁。
  16岁跟随国家集训队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杀入前三,许秋来青春期曾一度想为数学奉献终身,如果没有发生后来这一切的话。
  互联网绝对是世上更迭最快的地方之一。
  就在十年前的今天,她爸爸写出了光赫驱逐,这款国内曾经最好的杀毒软件。和他四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立了后来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安全公司,他们坚固的友情和不可思议的创业史家喻户晓。
  光赫的杀毒卫士更是风靡一时,它的防御高垒深堑,坚不可摧。公司甚至曾自信到设立上万美元的漏洞奖励计划等待那些有能力将他们攻破的人。
  可是到今天,一切都被人遗忘了。
  她父亲的公司,她父亲的软件,也包括她的父亲。
  笔记本开机放在膝盖,许秋来将USB接入电脑端口,数据很快被读取,硬盘转速陡然增快起来,共振与风扇的噪声混合,半秒钟的黑屏过后,桌面跳出一个熟悉的标记。
  就在两年多前,许秋来用这个U盘里的代码成功入侵过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公司,把不计其数的小网站后台当做自己的后花园……当然,做这些事情的出发点只是因为她有兴趣。那时候的她衣食无忧吃穿不愁,除了端掉几家国外非法网站,几乎没做过什么出格举动,而且自始至终从未为自己牟利。
  唯一一次被发现不是因为她的技术问题,而是因为队友太菜鸡。
  那是高一下学期,她从前的朋友季时安期末考成绩跌破历史新低,求她帮忙修改校内系统的成绩单。
  季时安老爹凶得很,不忍朋友回家挨一顿暴揍,秋来同意了。
  学校期末考试卷是直接订起卷头批阅的,之后由教务老师核对后直接把分数上传系统,系统自动编辑排名后发送短信到各位家长手机。就是说,许秋来将上传的分数修改成功,只要陆时安及时截住学校寄往家里的卷子,就完全没人会发现。
  谁知陆时安这不靠谱的家伙在拿了家里给的期末考奖金后,居然直接飞挪威去滑雪了,玩得乐不思蜀,更不靠谱的是,在小保姆从信箱取出学校的邮件交到季父手里后,经不住拷问,把她给供了出来。
  许爸当晚回家,虽然没像季时安他爸那样揍她一顿,但也难得黑了脸,问她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秋来记得她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