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美人尖-分卷阅读9

微抬,便和她对上。
  许秋来头微点,强作镇定把视线移开。
  他就坐在门外的视线死角,她刚刚竟然半点没发现。
  秋来心中疯狂祈祷昨夜灯太黑,陆离没把她看清楚。
  坦白说,她真的非常感激陆离和陌生西装男行侠仗义出手相救,但也是真的害怕再遇到这两个人,昨晚给出联系方式以后再作答谢当然只是托词,如果她真的有心报恩,一定会向对方要来联系方式。
  也许常人很难理解,那种触发记忆节点般提醒,会让她重新置身那段可怕又恶心的记忆里每一个细节中,就像此刻,她连后颈的寒毛都竖立起来,手指在发出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颤抖。
  世界那么大,这是什么倒霉到极点的概率,才会把这个人在此时此刻送到她面前。
  贺教授很快打完电话,陆离看上去却并没有要走的样子,许秋来只能收起杂念行礼,欠身太疼,眉稍都跳了一下。
  “教授好,我是计算机系2班许秋来。”
  “哦——”教授似是回忆了一下,“许秋来就是你呀。”
  “很抱歉缺席了您的课,原因主要是来上课的过程中我临时出了一些意外,没来得及申请病假,这是医院开具的诊断书和我的补假条。”
  许秋来把东西递上,贺教授却并没有接过来看,态度比想象中随和:“放桌上吧,身体怎么了?”
  “肋骨骨裂,医院建议卧床休养四周。”
  教授一愣,这才发觉许秋来的动作确实有些不自然的迟缓,“这种程度的话,你可以托人转达就好,我没有那么不近人情。”
  “真的非常抱歉教授,因为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修到您的课,这学期我没有一次缺席请假,在您课上学到许多东西,我实在不愿因为昨天的意外给您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有必要回学校一趟向您解释。”
  她说得非常恳切自然,尽管脸颊烧得泛红,唇瓣苍白发干,湖水般清澈的眼眸中却燃烧起一股赤诚。
  贺教授却深受感动,像他这样的学术地位和这样的年纪,早已听多了腻耳的恭维,然而为人师长,学生的尊重与爱戴,永远是他最为受用的东西,难得这孩子有一片拳拳向学之心。
  胡说八道……明明先在网咖里端了一天盘子。
  陆离的游戏打到关键时刻,分心腹诽,先前只道她是个比常人冷静的女生,这下才发现,原来她还是个撒谎不眨眼的小骗子。
  其实许秋来也是硬着头皮开口的,如果陆离没坐在这个地方,她能表现得更自然十倍。
  她在赌:综合几次见面留下的印象,陆离对不关己的事情十分冷漠疏懒,但却又在关键时刻救过她这么一把,而且既然能答应帮忙把键盘运出店里,想必应该不是这么在意规则的人,不至于多事拆穿她。
  “你很好,许秋来同学,”教授笑起来点头,“蔡教授说得没错,你确实是个优秀的孩子。”
  蔡教授,就是那位教复变函数引论,被许秋来入侵电脑_fu_zhi答案,从此每节课都要点她回答问题的老头,许秋来不知怎地,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坐吧,本来应该让你早点回去养病,但我另外还有些话想问问你。”
  房间里只有一个沙发,许秋来眼观鼻鼻观心,规规矩矩把小手放在膝盖,僵着半边身体,在陆离身侧的位置坐下。
  沙发微陷,同时陷入急促的呼吸牵得她的伤口一抽一抽隐约发疼,她捂着被绷带包起来的胸肋震天动地咳了几声,咳得面色潮红,疼得双眼含泪。
  助教给她倒了一杯水。许秋来忍痛起身双手接过,便听贺教授道:“你们蔡教授的电脑,用的是陆离从前写的安全辅助软件,喏,陆离就是你旁边这位师兄,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难怪她还说,蔡教授的电脑防御一看就是个很有信息安全保护意识的教授,可却连系统定期发布的补丁都没更新,原来还有这茬。
  坦白讲,没有系统的后门,她肯定没办法轻松到十分钟就偷走电脑里的东西,怪不着软件水平低,要怪也只能怪用户懒惰不听话了。
  秋来好不容易才稍微平缓的咳嗽又开始了,忍着大喘气向他点头,“师兄好。”
  师妹的眼泪悬在睫上,病中的脸蛋绯红,好一个波光盈盈梨花带雨,助教暗叹,计算机系可从来没见过这么标致的女孩子。
  陆离眼睛却没动没摇盯着屏幕,游戏的最后关卡,炮火集中,他操纵着坦克腾不开手。
  “陆离,别玩儿了,你师妹跟你说话呢。”贺教授提醒。
  “哦,师妹幸会。”他只疲懒地抬了一下眼皮,很快便重新垂下头去。
  “没点礼貌,不务正业。”教授这么骂,言语间却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带着几分对待小辈的纵容。
  其实这种态度反而让许秋来自在了一些,如果陆离真的跟她握个手,叙叙昨晚的旧,她才会真的受不了,就这样假装彼此不认识再好不过了。
  贺教授很快说到他让许秋来此行的真正目的,“承志证券的代码重构,是你帮他们做的吗?”
  许秋来不知道教授怎么会关注这种小事,微怔点头,“是我和几个师兄一起做的。”
  承志证券创办者也是一群Q大校友,前段时间刚入驻了Q大科技园,企业扩张后,他们的系统因为开发活动越发频繁,代码库的数量加巨,很小的规范问题都会阻塞后续流程行进,积累长了,乌七八糟一大堆问题,很是浪费时间。为了提高开发效率,他们的管理者干脆就近回学校找人手,做个能实现代码结构和流程重构的方法去检测和修复不规范的代码。
  许秋来是从本系师兄那接到这活儿的。
  师兄本来先是找两三个同学一起做,但捣鼓了半天没理清楚,脑子一团乱,有人想到秋来这个好看的小师妹也在接活,干脆把她叫过来一块做,打打下手顺便养养眼。
  当时谁也没料到,打下手的后来竟然会变成他们自己。
  教授赞许地点头,“我看过了,主要还是你的开发思路好,很敏捷。这样,许秋来,你有兴趣来我的实验室吗?”
  许秋来愣住了。
  说实话,这样的机会对她们本科生来讲,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贺教授的实验室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是界内大腕,有这么一段经历,加上教授的指导、关照,今后可以说已经一片坦途,保研出国都是信手拈来,找个好工作也不费吹灰之力。
  可是许秋来不一样,她还得赚钱,还有妹妹要顾,实验室势必会分走她大半的时间和精力,她不能答应。
  心里是这样想,可话到嘴边徘徊了很久,才艰难吐出口:“谢谢教授好意,我现在还在念本科,去了实验室恐怕没有办法兼顾学业。”
  “这样啊,”贺教授点头,“也是,你们本科生还是学业要紧。”
  “真的很遗憾。”许秋来心在滴血。
  贺教授想了想,又抛出另一枚重磅炸弹,“有读研的意向吗?或者你毕业以后可以到我这里来读研。”
  做贺教授的入室_di_zi!
  许秋来转而反应过来贺教授已经很多年没带过研究生了。尽管她从前并没有读研的意向,但这种时候怎能再不知好歹地直接拒绝?
  “如果到那时候有条件的话,我真的非常荣幸。”这一次她是真心诚意的。
  ===
  许秋来回家时候,顺道去附小接秋甜放学。
  秋来早上不舒服,今天没给她扎辫子,秋甜棕色的小卷发披下来的样子有点像洋娃娃。放学铃响了一会儿,秋来站校门口,很快就在黑压压一片小脑袋中把妹妹找到了。
  “秋甜!”
  “姐姐!”小孩见到她,眼睛顿时就亮成小星星,呼啦啦朝她跑过来,留下楼下王奶奶的儿子在后面叫唤。
  她头上渗着晶莹的细汗,临到跟前又有点胆怯:“姐姐你今天不用去打工了吗?”
  “请了假,这个月都不用打工了。”存款还够她休息一阵子,秋来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她抓着袖口帮妹妹把汗擦干净,想了想,朝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