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美人尖-分卷阅读11

艺术。
  但说句不好听的,谁知道买了高清版这些男生,在背后究竟是作什么用途。
  许秋来脸上倒是平静无波。
  她当晚回去就把帖子删得干干净净,还省了注册向版主申请的时间,顺便黑掉了那位卖资源的楼主留下的账号。
  不黑不知道,这家伙居然把买资源的各位买家拉了一个小群,几天来讨论得兴致勃勃热火朝天,从她的腿长说到三围,从五官比例分析到骨相……这也就罢了,最让许秋来火大的是,他们居然煞有其事地讨论起了她穿_si_wa好不好看。
  ……
  KiKi:我感觉还是黑色的有距离感,渔网穿起来更销魂_huo_la。
  Rubot:可是白色清纯忧郁一点,看起来和她的性格很配搭呀。
  Abel:许秋来根本不是清纯挂的,稍微接触一点就知道,她根本就是那种性子里野、很有韧劲的人好吗?
  这一次,隔了许久才有人回复。
  Bill:这样的人床上玩儿起来应该会很带感。
  Chandler:想试。
  KiKi:附议。
  ……
  越说越过,许秋来一掌差点击穿了桌子,桌面上杯里的水都在摇晃。
  秋甜正趴着写数学作业,以为是自己哪里算错了,头也不敢抬,赶紧拿起橡皮擦,小心翼翼把刚刚写出来的等式擦掉。
  她觉得自己很笨,数学上完全没有遗传到妈妈的天赋,秋来8岁时候就已经是区奥赛少年组冠军了。她苦恼地挥开橡皮擦残屑,又重新读一遍题目。
  如果没有那天的经历,许秋来或许不会这么动怒。这群人对待女性身体评头论足,字里行间的不尊重,简直让她恶心透了。
  ===
  Q大校内BBS很快出来一个新热帖,匿名发帖人首楼就晒出十几页社交群的聊天截图。
  可能怕大家的手机清晰度不支持点开大图观看,楼主甚至帮忙整理了文字版,几百条聊天记录全是对一位不知名女性同学的恶意幻想与猥亵。
  截图最后,楼主更是贴出了几位言行尤其过分的账号所对应的同学班级姓名,这简直相当于贴大字报公开处刑了。
  Bill,外语学院德语系1班,章天禹。
  Chandler,建筑系2班,利风。
  ……
  楼主在尾楼慷慨陈词:难以想象,在我们Q大学子群体中,竟还藏着这样人面兽心的斯文败类,相信每一位有道德底线的同学都不屑与之为伍,故特此贴出名单。网络的隐蔽常使人放纵,忘乎所以,然而匿名马甲并非尔等最后一层面具。
  望各位同学引以为鉴,克己复礼,莫再助长此等不正之风。
  他最后一楼的ID一栏写道:侠义无双黄衫客。
  黄衫客,那句“如何嫁与黄衫客,白马芳郊共踏春”里,为女性伸张正义,长安人人想嫁的平权大侠。


第9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帖子只用一晚上便发酵飘红在首页,毕竟它比起那些“哪家食堂包子好吃”“哪栋教学楼失物招领”的琐事可劲爆多了。
  等几位主角们反应过来去申请删帖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删不掉?什么叫删不掉?”
  “版主他删过,但帖子又被重新恢复了。对方篡改后台数据后进行了加密设置,现在连他也没有删帖权限,我们需要时间解锁,才能手动修改恢复。”
  “Q大的论坛就这么不堪一击,那我泄露的私人信息谁来负责?”
  “恕我直言,您的信息是在第三方社交平台被人盗取,和BBS无关。”客服言下之意是他自己买照片加群,是他自己的责任。
  “那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删帖?”
  “我们这边不确定呢,那得先解锁了。”
  “You are a sucker……”利风气急败坏骂了句脏话,话音未落,对面人居然毫不客气直接挂了电话。
  “我艹,Mother _f_u_c_ker!”只听那边传来嘟嘟挂断声,气得利风直接把手机从床上砸下去。他恐怕是被公布出来的人中最冤的一位了,他不过就是在别人描绘出的情境中说了一句“想试”而已!
  这根本就是每一个男人都可能会欠的一句嘴,有什么错?
  想他堂堂一个公子哥,高富帅,要什么样的女朋友找不到,现在居然成了人人喊打的猥琐男!
  黄杉客、黄杉客!他倒是会逞英雄,利风咬牙切齿,去他妈的,让他知道在整他,他非得把人弄死不可。
  Q大BBS管理员水平肯定不会低,连他们解决都需要时间的事情,更别提普通人了,利风想来想去,忽然想到一个人。
  一咕噜翻爬起身下床捡手机,发现手机已经在刚刚被他砸得稀巴碎,只能把卡_ba_chu_lai,找室友借了手机,电话簿里拨通个号码。
  “喂,政哥,我是利风,有个事儿我得麻烦你一下……那个Ares,咱们从前有次喝酒,你不是说你认识他真人吗?帮我介绍一下行不?我有件特重要的事儿想找他帮忙。”
  “别的忙都好说,就这个——”电话那端没了声。
  “政哥,你该不是跟我吹牛的吧?”
  “滚蛋,认识就认识,我有什么好吹的。你到底什么事儿啊,违法乱纪的事你找Ares也没用,他不会帮的。”
  “绝对不是违法乱纪的事儿,”利风赶紧伸出指头保证,“我们学校BBS不是给人黑了吗,我就想找他帮忙,把那个小贼逮出来。”
  他解释半晌政哥才犹豫着松口,“……那行吧,我就帮你问问,他答不答应就看心情了。”
  陆离一早上还没睡醒,就被两拨人打扰了,巧的是,他们都为同一件事求他帮忙。
  一边是他直系师弟韩延,找他恢复BBS被篡改的数据,一边是个远房堂哥,求他找到网站被入侵源头。
  昨晚睡前应该把手机关机的。
  陆离打了一夜游戏没睡够,整个人都发散着一股挥不开的郁气。他闭着眼睛冲澡,半梦半醒间把头发吹干,坐在电脑面前获取完主机权限,总算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动手之前,陆离先转到被锁定的版块溜达了一圈,那个要删不掉的帖子还正红彤彤飘在置顶的地方,回帖已经留了二十多页。
  鼠标滑动看完热闹,他疲懒地打了个哈欠,深深觉得,这东西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不知道的人也会从别人嘴巴里知道,现在才浪费他的睡觉时间去删,作用不大。
  入侵者使用了典型的对称式算法加密,SessionKey长度足有56bits,屁大一个BBS,也亏对方有这闲工夫折腾,难怪师弟给他打电话,如果不是叫陆离出马,这东西弄起来还挺浪费时间的。
  陆离成年后专攻安全系统建设这一块,论技术,他还没遇到过人比他更过硬。
  他很快把数据恢复,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在冰箱里找了半天,只有半块冷掉的披萨。眼巴巴蹲在烤箱前等着披萨热起来芝士发涨,也顾不得烫,咬在嘴巴里回到电脑跟前。
  好了,现在只剩抓住那只无聊的小老鼠了。
  访问日志里的信息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这不出所料,黑客只要稍微入行,都知道事后应该隐藏自己嗅探和入侵的踪迹,区别无非是手法低劣或高明而已。能难倒韩延,对方的逃匿手段当然已经算不错,但是隐藏痕迹容易,隐藏目的却很难。毕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毫无诉求地去做一件事。沿着目的途径追踪,往往便能有所斩获。
  在网络攻防中,只要来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黑客想要一一抹干净这些信息,是十分繁复的,对方半个小时前才篡改完网站数据,陆离猜他肯定会选择通过别的终端或虚拟机进行入侵,伪造和更改真实信息。
  就像白T恤上落了墨迹,要想叫人辨不出颜色,最快的办法不是搓洗,而是用其他颜色覆盖。
  侠义无双黄衫客。
  陆离十指飞快地敲了十几分钟键盘,忽然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困了,他轻声念了一遍这人留下的ID,觉得他怪有意思。
  他的反追踪技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