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美人尖-分卷阅读12

厉害,也很谨慎,谨慎到连进入这么一个小站都要费时费力做得滴水不漏。先是数据加密,又来log清理,又是跳板,又是堡垒主机。
  界内能力顶尖的白帽黑帽,他心里都大概有一个清单,毕竟高手都难免会和其他高手对上,或交流、或合作,毕竟一次复杂的攻击需要太多的功底和技术支持。
  这个范围缩小到Q大校内,数得出来的人就更少了。但这个黄衫客,倒有点像是凭空冒出来的。陆离也曾从Hacker这个身份转换而来,自然比谁都更擅长追踪和寻根溯源。
  如果是半个小时前,陆离在他来访时就与他正面对上,或许还能有机会取胜,但现在,人家都跑到天涯海角了,他才开始追,傻子才会浪费时间满世界跟在人_pi_gu后面团团转。
  或者还有一个办法,蹲在主机前守株待兔,等待他再次来袭。但陆离不喜欢兔子肉,有那时间帮别人忙,还不如多打两局游戏。
  这边利风刚刚等到Ares的拒绝,他的室友便慌慌张张跑进门来:“利哥,你跟季时安有仇吗?他刚刚沿路到处找人问你在哪间寝室,气势汹汹就朝咱们这来了,看样子是要打架啊!”
  利风所在的建院上学期刚和季时安学院他们踢过校内足球赛,惨败,当时两支队伍闹得不太愉快,时隔这么久,倒也没人提了,但他们个个都记住了季时安的名字。
  “他在哪!”利风怒从心起,当即起身把外套一脱,简直晦气,今天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找他麻烦了!


第10章
  论坛上发的聊天记录虽说把女主角名字码住了,但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还是有人传出了风声,说截图里谈论的女生正是计算机系许秋来。毕竟她的神颜在Q大理工科宅男群体中一向有着很高的知名度。
  至于那个把群聊公之于众的黄衫客是谁,倒压根没人往许秋来身上联想过。
  一是大家从未听说许秋来在这方面有什么过人之处,二是人类对美丽的女性自古以来就有偏见,智商和美貌不可兼得,思考之前,潜意识就把这种可能排除掉了。
  反正女神嘛,背后多得是对她爱而不得、愿意赴汤蹈火的傻子,估计也就是一起买照片加了群之后,瞧见别的男人说了些不尊重的话,冲冠一怒为红颜。
  归根结底,祸端还是那个群主,吃饱了没事儿干拉什么讨论群。
  但旁人不了解秋来,季时安是最了解的,就那BBS贴大字报的事儿,他一听就知道是秋来的手笔,这举动直接验证了他听来的小道消息:那些人嘴上不干不净的对象,还真是秋来!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季时安从来就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儿,名单上连系部班级都写了,他不找上门还算个爷们?
  建院离他的学院最近,利风当然首当其冲被找麻烦。因为早有足球赛的恩怨在先,两拨人一见面更是分外眼红。
  “很好,你还有胆子来,正省了我上门找你了。”季时安把表脱了直接开始卷袖子。
  “不管你抽的哪门子风,要打架老子随时奉陪,但是开始之前,你给我把理由讲清楚。”
  “打你就打你,还要什么理由!看你这只獐头鼠目的四眼田鸡不爽行不行?”
  “季时安,你欺人太甚!”利风额头上青筋暴起。
  大战一触即发,只听一声尖锐的哨响,宿管大妈察觉风吹草动,咋咋呼呼跑过来横在中间把人隔开:“大家冷静冷静,快点分开,影响不好,再这样我叫保安了啊!”
  她把呼唤保安的对讲机紧紧攥在手上,恪尽职守在一旁盯梢,一群均身高一米七八的汉子三番几次你推我搡,硬是没能打起来,窝火得不得了。
  “有本事换个地方。”
  “正合我意,球场上见!”
  ===
  这边秋来刚上完课,从教室到食堂,一路上总感觉有人悄悄打量她。就算名字打了马赛克,帖子一发酵早晚会有人猜到,这是预料之中的事。
  反正许秋来天生这样一张脸,从来就不允许她低调,犯错的人不是她,被议论两句她也不会少二两肉。
  这么看来,帖子关注度挺高,可惜她用的手机是直板绿屏诺基亚,不支持上网功能,不然她倒是很想去帖子下面看看那几个_ren_zha的热闹。
  感受着四下投来的视线,她面无表情一个人取了餐盘,打菜,刷卡,最后排队等座位。
  正是用餐的高峰时段,景园食堂菜做得好吃,周一到周五向来是人满为患。
  她一点钟还有事。
  嘈杂熙攘的声音里,秋来不耐地看了眼时间,忽然感觉有人在背后唤她:“许、许秋来同、同学……你、你你要不要、要坐这儿。”
  这结巴好生耳熟,许秋来转身的瞬间记起来,是那位光顾过网吧生意和她搭讪的格子衫。
  转身定睛一看,那天的绿格子换了红格子,他的朋友还是穿白T恤,两人并排坐一边,对面是空的,桌面上还放了本书占座。
  “不是已经有人了?”
  “没、没……”他还是在结巴,白净的脸颊像烫红的虾子,白T恤只能插嘴替他解释,“我们只剩一个人了,另一个座空的没人坐。”
  许秋来看了眼前面还在等座的长队,很识时务把餐盘放下。
  “谢谢,又见面了。”她扬唇礼貌微笑。
  “我、我我……”
  “我们前几天看了校园网才知道,原来你也是我们Q大的,还是计算机系的师妹!真巧,难怪你那天说咱们以后会常见呢。”白T恤比格子衫稍微善谈,队友关键时刻卡机结巴了,只能由他救场:“我的名字叫徐景盛,他是韩延,我俩都是计算机系大三的。”
  Q大太宽敞了,两个宅男足不出户,许秋来入学近一年,他们是真的第一次在校园里碰见她,甚至还邀请她坐在了他对面。
  “我是许秋来,久仰两位师兄大名,我其实在学校官网上看过你们去年参加信安大赛的照片。”
  “真的?”两人不敢置信,天底下竟有这等美事,搭讪的小师妹居然已经认识他们诶!转而又想到,自己毕竟没拿冠军,官网的报道提到他们的篇幅少得可怜。
  “那版面比豆腐块儿还不如呢,师妹你居然都能记得。”
  “你们表现得不错。”她微笑着点头。这句当然是客套话。Q大和B大都参加的比赛,居然被一个TOP10尾巴上的学校把桂冠摘走了。
  韩延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都可以去买彩票了,连食堂阿姨打错他平时最讨厌的茄子都一口一口往嘴里塞,吃得格外香甜。
  没多时,有阴影投落许秋来身上,她身侧的桌面有人放下一个新餐盘。
  心知他们说的同伴来了,许秋来抬头望去:“你好——”招呼打到一半,微笑便僵在了嘴角。
  没有人告诉她,这个座位是陆离的。
  如果两分钟前知道他们认识,她无论如何不会在这地方落座。
  男人还是穿着黑色连帽衫,纯黑与白玉色的皮肤对比越发分明。这次离得近,许秋来甚至在他的卧蚕上瞧见了一颗昳丽的红色泪痣,眼下还残留着网瘾少年特有的微青色。
  他打了个哈欠,掀起眼皮瞧她一眼,眉尾意味不明地撇了一下,不知道是嫌弃还是觉得晦气,好在这次终于没用别人催促,他施恩般开口回了一个字,“嗨。”
  “陆神,你等半天就是为了点个现炒的蛋包饭呀。”徐景盛惊诧。
  “有问题?”陆离抬头呛他。
  “那倒没问题,就是你帮了韩延我俩这么大的忙,就请个蛋炒饭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
  怎么办?要趁现在他们说话起来走吗?
  会不会太刻意了?
  这顿饭花了许秋来十二块巨款,本该珍惜每一粒米的,她却如坐针毡,那种能自如将节奏掌控的能力好像瞬间消失了。
  她这时候只想拼命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偏偏白T恤还一个劲把话题往她身上扯:“今早BBS上有个帖子师妹你看了吗?真是大快人心,你们说,咱们学校怎么还有那些个_ren_zha,居然还扎堆聚一块儿了……”
  “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