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13

么?”秋来佯装不知。
  “一个曝光帖,今早很热的,现在被申删了,不过我看有人在私底下传截图……”
  “我没有在论坛上注册过账号。”
  陆离心中又轻嗤,这姑娘还不知道,她假笑的时候,除了唇角整张脸是一动不动的,说谎的时候,就算语速、腔调表情控制得再纯熟,还是会止不住眨下眼睛。
  “别、别说这个了。”韩延赶紧打断。
  “诶呀也对,又不是什么好事,师妹你不看也罢。”徐景盛原本以为女孩子应该会对八卦比较感兴趣才说起这个,还能顺道亮亮他们俩BBS管理员的身份,拔高在师妹心目中的形象,没想到师妹不接茬,韩延也害羞,完全努力错方向。
  “今年信安大赛初赛又快开始了,师兄你们组好队了吗?”许秋来主动换了个话题。她记得去年的队伍里,有一位是大四的学生,今年已经毕业了,也就是说,他们还需要一位队员填补空缺。
  果然,说到这个话题,徐景盛的眉眼一下子塌拉了:“没呢,左右都没有合适的。”
  许秋来又笑了,只是这一回,嘴角连着眉眼都是弯的,梨涡也陷下去了,仿佛宋明仕女图被着墨点上眼睛的刹那,整个人都鲜活起来。
  “你们看我怎么样?”
  韩延和徐景盛起初都没意识许秋来在说什么,景园有光线从食堂落地玻璃窗里照进来,打在许秋来侧脸,那明媚的春光伴随着她的笑容明明灭灭。
  女孩微挑的秋波眉尾似乎是燕子在天空划过的微弧,嫣红柔软的嘴唇微启轻翘,只觉得似是一阵风拂过心头,然后开始七十迈的加速度,扑通扑通不受控要往外跳。
  许秋来这副长相,再配上这个笑容,真真是直男斩,她了解自己的杀伤力,于是又耐心重述一遍:“你们看我怎么样?”
  这次徐景盛终于听进去了,他努力收起自己的痴汉笑,搜肠刮肚想着词汇,只是话一出口倒像韩延一样成了个小结巴,“这个……这个,这个当然是很好的,非常好。”
  “只是需要一次测试才能进组。”这回是韩延接上补充,说起专业的时候,他神色比平常格外认真一些。
  “那是自然的。”许秋来点头,“你们平时都在哪儿测试?”
  Q大在对人才培养方面一向很大方,像韩延他们是有专门划拨的活动室的,交换联系方式后,她心满意足地拿到了地址,“我今天还有事,改天有时间再约吧。”
  两人当然是忙不迭点头,韩延傻乎乎捧着手机,还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得到了师妹的号码。
  “秋来,你也在这儿吃饭呀!”
  身后传来女声唤她,许秋来一回头,是那天上七号信令系统课碰到的女同学,她端着空餐盘正准备走。正好许秋来也想走了,顺势起身朝几人道别,刚刚打饭买的盒装巧克力牛奶还没喝,她干脆推到陆离那边:“送给你了。”
  “谢谢。”想想她又小声补充一句。
  一是谢他那天的帮忙。
  二是谢他自始至终没向任何人提过这件事,从未以她救命恩人的身份自诩。
  人已经走远了,韩延突然放下筷子,不高兴发问:“师兄,她为什么知道你喜欢喝巧克力牛奶。”
  徐景盛关注的重点反而不是这个,“她为什么要送给你?座是我们占的呀,谢谢也应该对我们说。”
  陆离把吸管拔下来,扑哧一声扎进锡箔孔,猛吸了一口,认真想了会才出声,“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帅吧。”


第11章
  女孩子结伴走路喜欢把手挽进对方的臂弯,对别人来说挺自然的一件事,对许秋来而言非常不自在。她从小就没什么亲密的同龄朋友,主要是智商不匹配,等闲人跟不上她的思路。季时安会成为例外,是因为等闲人脸皮没他厚。
  许秋来的僵硬廖雪是没有察觉到,她正在为自己能挽到秋来的臂弯开心不已。事实证明,长得好看的人不一定会成为女性公敌,有的女孩颜控根本不分男女,她努力想着话题和许秋来说话,兜里的手机群聊消息却总是响个不停。
  不耐地拿出手机一看,廖雪忽然小声惊呼,飞快撇了她一眼。
  “怎么了?”许秋来善解人意地问,如果对方有事的话,她们能在这个路口分开就最好不过了。
  “秋来……咱们系群里有人说,学校有人因为你,都快打起来了,就在西操。”
  “因为我、打架?为什么?”这转折来得猝不及防,秋来脱口问道:“谁?”
  谁脑子被驴踢了?
  “呃……群里没说原因,也没说是谁,但我听说场面挺激烈的,好多人拉架,不然咱俩过去看看?不知道是不是认识的人。”
  她们离西操就一百多米,许秋来被人搀着臂弯半牵半带来到操场外围,球场那边已经围了一拨人,只听见闹哄哄的,看不清楚里面在发生什么。
  许秋来瞧那里三层外三层的模样就只想退散了,看了眼时间,把妹子的手从臂弯里拿下来,“我一点钟还有事,不凑这个热闹了。”
  她说罢与人道别,转身便朝外走。
  都快要走出十几米的时候,人群中不知道哪个傻缺眼尖瞧见了她的背影,扬声高喊了一句,“秋来,你怎么在这儿?”
  场面有一瞬寂静,无数双眼睛朝女主角的方向齐刷刷移过来,甚至有人自发为她让出了一条通往中心的路。
  又一次成为焦点,可她此时此刻真的只想说一句:你们继续,我路过。
  许秋来极不情愿转身,一眼认出叫她名字那个缺心眼的家伙,雷子,是季时安的铁瓷。
  因果关系瞬间就理清楚了,季时安这个多事的傻子,拿着她贴出来的名单来找人麻烦了。
  正午的太阳亮得有些刺眼,许秋来戴了帽子,远远看去压低的帽檐只露出一个精巧细小的下巴。
  别人看不清她的眼睛,也辨不出她的喜怒,只觉得她周身拢着一种遥不可及的孤高冷漠,似乎根本不知道这场争执为她而发生。
  季时安是被按住才停手的,他听见雷子在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别打了,秋来在对面呢。”
  满到就要溢出的怒气,忽然像大坝闸口,突然松泄了。
  秋来。
  下巴是刚刚留下的青紫,眉稍上有带血的刮痕,他松开拳头茫然四顾。
  “蠢货。”
  季时安看到她的嘴角动了动,距离很远,但他依旧无比精确地辨认出这两个字。忽然觉得眼眶一涩,然后无限的心酸瞬间涌上心头。
  秋来从前,就是这么骂他的。
  利风被人扶稳,吐一口唾沫,只觉得晦气、晦气、妈的晦气死了!
  季时安这个疯子,居然就为这么个破理由找上门,整这么一出叫别人瞧热闹,他几乎可以想象未来多长一段时间,自己都要成为别人的笑柄了。
  眼看季时安人就要走,他大喊一声,“有胆你给我滚回来,来啊,继续啊!”
  对方没听见似的,越走越快,径自朝前去追许秋来。
  “秋来,你怎么会来这儿?”
  英雄变狗熊,季时安刚打架都没觉得自己有这么紧张,无处安放的手攥紧球服下摆,手足无措,“我不是故意招你生气的,我就是气不过。你不高兴了吗?可是小时候我也是这么帮你出气的……”他絮絮叨叨讲了一堆,始终没得到回应,声音越来越小。
  一直跟到出了球场,转过马路拐角,许秋来终于回身,站定。
  那面容沉静无波,冷得像块冰。
  季时安脚步顿住,以为又要听到那些叫他滚蛋的狠话,没料许秋来只是默不作声给他扔了一方帕子。
  没来得及狂喜,便听见她轻声发问,“你图什么呢?”
  季时安愣住,是啊,他图什么呢?
  他一帆风顺活了二十年,从来没在一个人身上受过这么多冷遇和委屈,就像个偏执的受虐狂。可是再认真想想,他早已经习惯了以秋来为中心,习惯了她的事就是他的事,旁人欺负秋来就是欺负他自己。那是从幼时起就根植于潜意识的念头,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那么做了。
  “图我心里能好受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