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18

,起身到走廊外接电话。
  “你好,是许秋甜家长吗?麻烦你现在尽快来趟学校,许秋甜和班里同学打架,把人推倒摔伤了。”
  话筒那边许多杂音,她隐约听到秋甜特别生气喊了句什么。许秋来心下一紧,赶紧问道;“老师,我家孩子伤到了吗?”
  “你现在要先担心的不是这个,是这孩子主动出手打了人,这件事不是小事儿,才二年级的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调皮暴力,我看你们家长平时的教育就很有问题……”
  秋甜不是无缘无故惹事的人,她比普通孩子早慧听话,平时一点麻烦都舍不得给她添。
  许秋来一听别人说妹妹的不是,眉头就直皱,这个班主任是上二年级之后新换的,她没怎么和对方打过交道,但听着话筒里的声音不善,第一印象就很难搞。
  她匆匆挂了电话,回桌边拿包,一边与众人告歉,“家里出了点急事,实在对不起各位师兄,周一再见了。”
  “事情很急吗?陆神也正好要走,他有车,不然叫他送送你?”徐师兄提议。
  附小离这边就三条街,现在不论回学校骑车,还是直接步行过去都至少要半个小时,坐车不会超过五分钟。
  考虑到秋甜的情绪,许秋来有一瞬犹豫,但还是摇头拒绝,“不用麻烦师兄。”
  还是出去打车算了。
  “师妹别见外呀,反正陆神巴不得找个借口逃掉回学校写论文呢,对吧?”
  陆离已经把外套穿好了,闻言,得到提示般转身问她:“去哪儿?”
  “附小。”
  他不太满意地皱眉,“这么近?”
  “就是这么近,我妹妹在学校出了点事。”
  他扣好外套跟剩下三个人说,“听清楚了吗?你们回去跟贺教授说一声,就说新来的队员家里出了急事,我去帮忙了。”
  喝掉最后一口巧克力奶,他放下杯子,回头看她,“还不走?”
  餐厅的走廊和楼梯很长,两侧点着方棱的雕花宫灯,微暗的空间里,只有一前一后的脚步声。
  这是自那晚上之后他们第三次见面,陆离依旧对救她的事只字不提,好像那次见义勇为从未发生过一样。
  许秋来却没脸这样下去了,她几次想鼓起勇气,话到嘴边却又嗫嚅,跟着走到餐厅门口,室外傍晚的霞光这一刻正巧落在眼睛上,她眼前一刺,一时看不清前面晃动的身影,终于顺利开口,“陆师兄,真的很抱歉,我至今都没能正式向你表达谢意,报答你、反倒让你请我吃饭……”
  秋来话音没落,前面的人停下来,她毫无意识猛地撞上去,然后又弹跳般退开,“抱歉。”
  她的眼睛里不禁流下因阳光太刺眼和撞击生理反应涌出的眼泪。
  “有这么感动吗?”
  “我……”许秋来正要说话,对方打断她:“不必了。”
  什么不必了?
  “对我来说,那天晚上的事情,也就差不多——”他伸出手,拇指和食指张开一小段比了比,似乎觉得还不够准确,干脆指了指马路对面路过的那只小黄猫,“跟喂了那只流浪猫一个小黄鱼罐头一样的程度,你觉得我需要它的报答吗?”
  许秋来静默了片刻,“话是这样说,但……”
  “并不是什么好记忆,我已经忘掉了,你也最好忘掉吧。”
  他的语气并不怎么好,神色中完全是不耐烦,手插在裤兜里冷冰冰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她们算不上熟,说今天刚正式认识也不为过,可不知怎地,许秋来莫名就觉得他这别扭的样子很是让人感动。
  对待陌生人尚且如此,对待他放在眼睛里的人,那不知道是怎么样地纯粹。


第15章
  徐师兄说陆离有车,许秋来还以为他是自己开,没料到停在路边那辆平凡无奇的黑色小轿车还自带司机,就是那晚上三下五除二把歹徒打趴的壮汉。
  男人手臂上都是腱子肉,却十分称职寡言,连见到有女孩跟着陆离上车,都没有多问,只是从后视镜里多看了她一眼。
  许秋来不知道他有没有把自己认出来,本想说点什么,但一想起秋甜的事,顿时又没了心情,车子行驶了五六分钟,她心急如焚换了好几个坐姿,车终于在附小校门外停靠。
  正赶上小学生放学,许秋来匆匆道了谢,逆着人流,朝二年级的老师办公室一路跑。
  还在走廊里,就听见隔墙内里传来一阵小孩震天响地的哭声。
  秋来省下了找门的时间,因为王川晨那小胖子正扒办公室门口偷看。
  一见她,小胖飞快小跑到她身边告状:“秋来姐!蒋臣臣踩坏秋甜的文具盒,还把她的头打破了,秋甜才推他,赵老师就知道骂秋甜!”
  小胖子的归纳表达能力不错,寥寥几句话,就把事发经过都总结了。
  “先跟你奶奶回去。”她扔下话,快步进门。
  乱糟糟的办公室里,她只一眼就找到了妹妹。
  那孩子孤零零站在办公桌对面,早上梳的小辫子已经在打斗中被扯成鸟窝,但依然倔强地梗着脑袋不肯低头。一双大眼睛气鼓鼓往上瞪,任老师怎么骂她,眼圈都憋得通红了,两只小拳头攥紧,眼泪硬是没掉下来。
  “……你还瞪,你还敢瞪老师!我跟你说半天你一句都听不进去是不是,许秋甜,我命令你向蒋臣臣同学道歉。”
  “赵老师。”许秋来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站在她身后唤她。
  女人回头,明显一愣:“你是?”
  “我是许秋甜同学的姐姐。”
  少女一看就只有十_ba_jiu岁,赵老师不悦皱起眉,“你父母怎么不来?”
  “不需要,我就是她户口本上的监护人。”她的模样格外漂亮,一字一句冷肃沉着,气势倒又和普通年轻女孩区别开来。
  许秋来对这个新班主任的了解仅来自两个孩子平日的只言片语,结合平日几次接送孩子留下的印象,不难拼凑出一个大致的人物侧写。
  二十_ba_jiu,未婚,妆容精致,衣着入时,工资平日估计都花在了穿戴上,靠打扮堆砌出几分姿色。至于她为什么偏袒那个明显个头更大的蒋臣臣,秋来把目光移到对方家长那边的时候就明白了。
  那男人三十岁出头,样貌中上,身上是价格不菲的名牌西装,皮鞋锃亮,手上没戴婚戒,反而是小指套了银环,是个离异单身汉。
  秋来招手把秋甜叫到身边,近了才发现她脑门上有块蹭破的油皮在渗血,淤青肿了一大块,小孩子皮肤又白又嫩,格外刺目。
  她顿时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火气蹭地冒上头。
  “姐姐……”
  秋甜又是委屈又是小心地唤了她一声,抱住她的腰,把头埋进她怀里。
  “怎么弄的?”许秋来把人推开。
  秋甜察觉姐姐在生气,但又不知道是不是生自己的,抠着手指小声答,“蒋臣臣用文具盒打的。”
  “说大声点儿,我听不见!”
  “蒋臣臣用文具盒打的!”秋甜闭着眼睛大喊出声。
  这下足够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听到了。
  那叫蒋臣臣的男孩比秋来还高一个头,一只裤腿卷上去几道,皮都没破,膝盖上红红紫紫涂了些药水,闻言,哭声竟又大了几分。
  对比鲜明,事情发生到现在,还没有人帮秋甜处理过伤口。
  许秋来回头就是一声怒吼:“哭哭哭,烦死人了,你哭够了没有!”
  熊孩子大概被她的气势吓到,声音在空中停住半秒钟,打了个嗝之后,上气不接下气地抽噎起来。
  许秋来发火的时候眉梢挑起,菱唇紧闭,雪白的皮肤比平日更添几分绯色,格外有生气。
  男人不管在什么年纪,都喜欢二十岁的女孩子,那单身汉一时没挪开眼,毕竟这是一张在大银幕上无限放大都能叫人心悸的脸。反应过来时,刚才的气也消了大半,拍了两下自己孩子:“你怎么还不如个女孩子,别哭了。”
  赵老师口中的事发经过和她从王川晨那听到的截然不一样,说是亲眼看见秋甜先动手推了对方。
  许秋来叫秋甜自己说,这孩子这次却紧闭着嘴,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