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20

祝福卡片送出去。观察几天,确实没发现秋甜有受委屈的样子,这才渐渐放下心。
  =
  日子稍一晃,期中考就来了。
  Q大的大小考试难度众所周知,据说上届计算机系毕业的一百三十多人,只有一半没有过挂科记录。
  这个学校,是个20%的学神血虐剩下80%学霸的地方,但在地狱级的考卷面前,学神也需要复习。
  许秋来肯提前一礼拜看书,已经充分地证明了她对期中考的重视。
  她不能挂科,因为没时间重修。她还得拿最高的绩点,因为需要最高的奖学金。
  上午考完普通物理,铃一响,秋来收拾笔袋交卷,马不停蹄去了图书馆准备下午的复变函数。
  中间有三个小时时间,她原本打算在电子阅览室看两小时书,趴桌上睡半小时觉,剩下时间出发去考场,未曾想被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打破了计划。
  有书包在对面放下,声音挺重,她一抬头,便听来人抱手问她。
  “许秋来,是吧?”
  男生戴副黑框眼镜,背双肩包,宽格衬衫,信院再常见不过的打扮,唯一和旁人区别开的,大概是面上几分外露的傲气,也可能是因为眉尾生得太高强化了那副“天底下没都老子厉害”的面相。
  这位师兄上课一定常被点名回答问题。
  许秋来心想着,面上不由笑出声。她打眼就把人认出来了,这人正是小虎队的替补选手之一,蔡仁。
  另一个她前些天已经在基地见过,眼前这位,据说是因为不服气被个大一师妹击败拿到正选,受到了羞辱,迟迟不肯露面。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这些天除了最开始,就没正经去过几趟基地的原因。
  不过据她观察,队里其他人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反正比赛还在报名阶段,没必要现在就进入备战状态,连陆离这个带队老师都很松弛随性,不见人影。
  “你笑什么?”
  “我是许秋来,早就听闻师兄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了真人了。”
  黄毛师兄说蔡仁是有名的不高兴,果然没毛病。
  那溜圆的脑袋加两根几乎要拎起来的眉毛,随时在鼓气似的脸颊,可不正是活脱脱的不高兴真人版,任谁都能看出他现在不高兴。
  许秋来又想笑了,但还是强行憋住。一般遇到这种对她长相有免疫BUff的人,她总是会多生出几分耐性:“师兄找我有事?”
  “有事,”他动手拉开书包,“打开你的电脑,我们来比一场!”
  正选替补之争?
  许秋来拒绝:“那可能不行,我下午还有考试,得准备复习,没有时间。”
  “那我在这里等你考试回来。”
  哟呵,这位不高兴师兄还挺倔强,许秋来看了一眼时间:“那你说比什么?”
  她觉得如果自己的复变函数没有拿到高分,全是这个人打扰她复习的错。
  “比攻防,就在陆神这周新搭建的靶场上,谁先走出靶场谁获胜,获胜的人才有资格拿到正选位置。”
  陆离搭靶场是训练用的,都是还原某些企业内网的典型场景,给他们尝试攻击找出漏洞,难度高又耗时。
  “那师兄你这不公平啊。”许秋来质疑。
  “有什么不公平的?我是听队长说你那天做的测试里安全应用攻击破解最出众,才选了这个赛题。”他认为自己非常有高手风范,要比就要在对方最擅长的领域打败她!
  许秋来摊手:“我本来就是正选,干嘛还要和你打一场。”
  不高兴师兄瞬间涨红脸,话是这个理没错,他顿了近半分钟才想出另外的办法:“输了我退出小虎队,可以吗?”
  “师兄退出我又有什么好处?”许秋来摇头,“还得麻烦徐师兄另去找新的替补。”
  竞赛允许每队四位正选,一位指导老师,两个替补这是标配。
  这个人怎么这么难搞?
  不高兴的眉心越发皱紧,显得越发不高兴起来,“我原本还以为你有几分本事,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比,懦夫!”
  “我本来就是女孩子啊。”
  秋来被人一骂,忽然觉得无理取闹的不高兴师兄没有那么可爱了,改口:“你的办法太浪费时间,我忙着考试,规则改改,我们给这栋楼的网络系统做个渗透测试,谁做完谁获胜。”
  许秋来说着就打开面前的电脑显示屏,蔡仁不明白她怎么忽然又改变主意,但来不及多想,他唯恐落后,赶紧开机在对面坐下。
  渗透测试和入侵的区别在于,前者出于保护目的,为找出测试对象的安全隐患,后者则是不择手段或具破坏性的拿到系统权限。
  这是在学校,许秋来不敢乱来,更何况Q大牛人无数,她也怕翻船。
  这个时段没什么人,管理员估计也吃饭去了,正好方便他们操作。
  图书馆使用的是内网,许秋来确定完IP、域名,收集完信息,很快找到漏洞,拿着准备好的漏洞exp实施精准打击,先绕过防火墙,又绕过检测机制,然后攻击代码。
  成了。
  她唇边一翘,获取完想要的东西,顺手给这间阅览室所有的电脑换掉了那个极丑、她早就看不顺眼的绿色桌面。
  退出清理痕迹,途中听到对面师兄的键盘还在敲得震天响,显然正在争分夺秒、异常紧张的关键时刻。
  许秋来顿了顿,目光落在对面的饮料自动贩卖机上,忽然心血来潮,停下准备发送的信息整理报告,先去下载了一个自动售卖机的管理终端。
  =
  等蔡仁做完一切抬头的时候,发现对面的女孩还低着头。顿时心神一扬,嘴巴下撇压下喜意:“韩延说你有多厉害,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师兄也做完了呀。”许秋来闻声抬头,关掉看题页面。
  也做完了?什么叫也做完了?蔡仁傻眼。
  她说着,扔过来一支黑色U盘:“我整理的渗透过程中用到的代码、POC、exp都存在这里了,打开看看?”
  许秋来的速度居然比他快?
  怎么可能?
  他去年在系里的比赛是拨了头筹的!
  “就是报告写得简短了一点。”她面露遗憾。
  炫耀!她在炫耀自己连报告都写好了!
  蔡仁的手茫然从键盘上挪开,瞧着那新换的粉红色桌面,呆怔着半晌说不出话,他始终不敢相信,居然是自己输了。
  许秋来打了个哈欠,看一眼时间,开始收拾书包,低声嘀咕:“我本来还想睡个午觉,都没睡成现在又得去考试了。”
  怪他不自量力自取其辱打扰了她午休吗?
  蔡仁只觉得内心惶惶,脸上无光,那种耻辱感叫他当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许秋来人一走,他便捶胸顿足、头埋进键盘一阵乱砸,活像只受挫的猩猩。
  谁知许秋来走到门外,又忽地折身看回来,蔡仁的动作整个在半空僵住。
  只听她道:“对了师兄,那边左起第二个饮料售卖机,里面有瓶饮料,请你喝的。”
  这次说罢,人总算彻底消失在阅览室门外。
  恍惚起身走到她指的那台贩卖机跟前,然后——蔡仁从出口拿出了一瓶绿色的O泡果奶。
  他脸上跟着一绿,蔡仁很清楚,在刚过去的那段时间里,许秋来根本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位子,能令她特意回头提醒的理由,只能用她远程控制了那台自动贩卖机来解释。
  那就是说,在他做渗透测试的时候,她不仅写完了报告,还取出沙盒破解了一台自动贩卖机终端!
  仅仅为了告诉他,他们之间的差距!
  这瓶O泡果奶,不是请他喝的,这是羞辱他的证据!
  他忽然意识到,这个师妹只是外表看似温柔无害,真正行事却是狠厉不留一点余地。
  蔡仁抑郁了,他摇摇欲坠的自尊心彻底坍塌,他忽然觉得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再见人。


第17章
  大抵因为中午没休息影响了状态,许秋来下午做题时候精神一直不是很集中,老打哈欠。
  题做完还有四十分钟,也没直接交卷,她托着下巴检查了两遍,确认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