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21

遗漏后,这才头一歪,脑袋压在掌心昏昏欲睡。
  应青这场考试就坐她身后,他有点怀疑是不是题太难了,许秋来这个学期都忙着打工,干脆破罐子破摔?
  正犹豫要不要把她叫醒,提醒她认真点,眼睛忽然瞄到前面那人臂弯底下露出一角的解题过程,又默默把涌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他想起许秋来因为高中奥赛夺牌,入学时候是拿了新生全奖的,比他的奖金还多两千块。
  午后的阳光穿透教室玻璃窗,落在秋来闭起眼睛的侧脸,似是打了一层柔光,滤镜极温柔,像拍电影那样极致细腻的画面,叫人不可自拔多看两眼。
  他一怔,目光移开,抬头就见季时安站在考场门口,若有所思盯着他看。
  应青触电般把视线缩回卷子上,落在稿纸上的碳素笔迹又重了好几分。
  _ling_sheng一响,考场内三三两两的同学对起答案。
  许秋来才交卷子,廖雪便小跑过来问她:“秋来,你最后一题做了没?这题出的也太难了吧,我问了一圈,大家都没怎么做出来。”
  自从上次背PPT的事情过后,她对许秋来的崇拜可谓是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还没答,许秋来听见季时安在门口叫她,没回头。
  不慌不忙收拾笔袋,一边答廖雪:“题超纲了,那是大三才会学的实变函数内容,用勒贝格控制收敛定理实现积分运算,这在蔡教授写的《实变函数导论》上有例题,你可以找来看看。蔡教授有恶趣味,以后知道是他是出卷人,直接把他参编的课本都找来看一遍。”
  廖雪点头受教,压低声音好奇:“秋来,门口那男生是喜欢你吗?老追着你跑,你都不理他他还傻呵呵乐呢。”
  可不是傻呵呵乐吗?许秋来回头,只见季时安穿着球服,白衣黑眸,笑得见牙不见眼。
  她摇头:“不是,是认识很久的人。”
  季时安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她的课程表,隔三差五就来骚扰她,连考场教室都都给他找到了。
  秋来的态度虽然还是恶劣,但好在现在他说十句话,她能回上两三句,已经比从前好了可不止零星半点,季时安心里已经非常满足了。
  他刚踢完球回来,到处都是汗,身上脏抱着球,位置换来换去,怕蹭到她身上。
  “我们去吃饭吧秋来,去哪个食堂?你要吃菠萝咕咾肉还是麻辣香锅?”
  “三明治。”
  “怎么能吃三明治呢,整天吃这个多没营养,又不顶饿……”
  许秋来皱眉,“我等下还有事,你到底吃不吃。”
  “吃。”
  季时安老老实实跟到超市,在秋来停自行车的时候,飞快进店拿了最贵的三明治套餐和牛奶去结账。
  递给秋来的时候,他有一瞬紧张,手指头都绷紧了。
  总算这次她没再把钱数了扔还给他,不要他的臭钱。
  超市朝外的方向是堵玻璃落地窗,摆着长排座位供学生泡面休息,许秋来咬着三明治坐下,把第二天要考试的课本拿出来看。
  季时安又发现了一点秋来和从前的不一样,她以前考前从不看书的。
  被晾在边上有点无聊,但他又没带课本,只能往窗外张望。
  正在放学高峰,自行车潮是Q大一大景观,瞧着瞧着,他忽然见有个路人径直过来,隔着玻璃窗敲了几下。
  是秋来认识的人。
  季时安心中警铃大作,因为秋来抬头,对外面笑了一下之后,就开始收拾书包了,拿上牛奶准备出门。
  他赶紧把秋来拦住,仔细对窗外的人一阵打量,觉得那人长得是有那么一点帅,但身材瘦削肯定没他强壮,心这才落回去一点。
  “秋来你不去看我踢球了!”
  “我答应过去了吗?”许秋来疑道,“整天在球场上,你念的到底是管理学院还是体育学院?”
  简直暴击……
  季时安心里哭唧唧,他是他爸捐了六千万多塞进学校的。论学习,水平和这些顶级学霸不在一个层级,也只有和球场上那群体育学院的人待着,他才能感受到自己也是个天赋出众的人。
  他换个话题,“秋来你不觉得男人身上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八块腹肌吗?”
  “不,我认为是脑子,赶紧让开。”
  “……不是,秋来,他谁啊?”他不甘心指着窗外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
  搞得许秋来活像个负心汉。
  四下的视线一时集中,她赶紧把季时安的手按下,心虚地瞧了窗外一眼,确定陆离在低头看手机,没在看她,这才松口气,“你自己去吧,我有急事先走了。”
  她三言两语把人打发掉,把东西一股脑塞进包小跑出门,不敢让大神久等。
  群里通知了今天下午陆离回学校,顺便给他们做个赛前全方位的能力测评。
  许秋来正打算吃完东西过去,没想到在这儿先碰上了。
  进队这么久,她其实没见过陆离几次。
  据韩延说,是因为他在Q大科技园那边有个工作室,时间都花在那边,不大有时间回来。这话许秋来有点不信,因为她从小不信邪,越厉害的人越想挑战下。她这段时间听够了陆离的传说,总觉得这帮人把他神化了,做什么都是对的。
  比如说他时间都花在工作室,可许秋来之前明明就常在网吧见到他;说他多厉害多厉害,可这人写篇论文都让贺教授连扯带拉都还难产几个月。她欣赏陆离,但那是在性情和品格方面的欣赏,不包括失去了质疑他技术和能力的勇气。
  陆离不知道从哪过来的,头发湿淋淋的,穿着宽松的黑卫衣,单肩包斜跨。
  许秋来总觉得他神情虚弱,菱唇两侧明显往下垮,半垂的眉眼间那副厌世感更严重了。
  要是换身古装去演林妹妹,不仅气质相符,还绝对是整部剧的颜值担当。
  思及此,她跨出超市的步子到底又折回来一段,在门口冰箱拿了瓶巧克力奶结账。
  “陆神……你从哪儿来的?”许秋来问他。
  这天气短发不超过五分钟就会变干,附近没有宿舍楼没有澡堂,只有一座游泳馆。
  说话的时候,她把奶递过去。这招一开始是歪打正着,后来是跟韩延学的。
  陆离:“游泳馆。”
  果然。这个人一喝奶,像是吸了根能量棒,终于提起一点精神气。
  大概是看在她献奶有功的份上,多问了一句:“许秋来,你吃过饭没有?”
  “吃过了。”
  他点头:“那我们现在去13号楼,其他人到齐了。”
  许秋来推自行车的时左右张望,奇道:“陆神你没骑车?”
  陆离吸光的奶盒扔进垃圾桶,面不改色答:“我不会。”
  不是“我没骑”,而是“我不会”。
  许秋来震惊了。Q大的校园非常大,也因此衍生出Q大独有的校园文化——自行车潮。从大一入学起,几乎人手一辆自行车,上课下课回寝室,听讲座开会参加社团交作业……整天靠步行大概要在这校园里累死。
  “那你大学四年怎么过来的?赶课来得及吗?”
  “赶课?”陆离显然没听过这个词,皱眉,“我没怎么在上午上过课。”
  ……好吧。
  你厉害。
  能在这个地方逃那么多课顺利毕业的,都是神中上神。
  骑车到十三号楼大约要十五分钟,步行的话,时间就两倍不止了,许秋来有点为难,大神主动跟她打的招呼,总不能把人扔下自己一个人骑车走,可要是推着车陪他走路,那她也很累呀。
  左右都不好,她干脆直接问,“陆神你……你要不坐我后座?”
  不坐她就先走一步了。
  谁知陆离毫不犹豫答应了,“好啊,谢谢你。”
  仿佛根本不在意男孩子坐女同学自行车后座是件多丢面子的事情。
  因为秋来常常接送妹妹上下学,后座还绑了小垫子,坐起来挺舒服。
  直到人靠上来,许秋来都还有些恍恍惚惚的不真实感。
  上次坐了他的车五分钟,这次居然要蹬十五分钟还回来,陆神再怎么瘦,个子在那摆着,至少也比她重二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