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美人尖-分卷阅读22

斤,上坡该有多累?
  好在许秋来体力不错,她的车也不是小巧的女士车,车架大,还能承载两个人的重量。
  接下来的时间,许秋来哼哧哼哧在前面蹬脚踏板,陆离乘在后面享受夏日校园里翩翩习来的凉风。
  路过湖边,风里有股栀子花的味道,他心情忽然畅快多了,连带着在游泳馆来回游一下午的郁闷都一扫而空。
  途中许秋来擦了把汗,为了掩饰自行车下降的速度,找个话题道:“陆神你常来这边游泳吗?”
  “不常来,今天体测。”
  她随口问:“难怪你刚看起来这么累,体测肯定通过了吧?”
  陆离:“……”
  沉默代替了回答。
  “明天还有3000米长跑,引体向上,”他改口提起其他,只是数着数着,忽然叹了一口气:“唉……早知道我去B大了。”
  许秋来:“……”
  这就要说到Q大的另一项传统校园文化了,叫“无体育、不Q大”。
  早在百年前建校之际,体育就是五门各学系公共必修科之一,每年整4个学分。现在更不必说,本科四年体育课,20公里野营拉练、每日下午四点半强迫运动、校园马拉松、体育冬令营……
  新生第一课就是体育课,连隔壁大学女生800米的体测,放在Q大都是1500米,下午时期各个操场的拥堵程度堪比高峰时期的景园食堂,足以想象得到这项传统有多强大。除去特殊情况,在Q大体测不及格无法毕业。
  许秋来想要拿到全项奖学金,所有体测成绩都必须保持在优秀以上,所以她只要有空,每周参加两次3000米的校园阳光长跑是固定项目。
  由此可见,体测及格对Q大人来说是多么低的一项标准,居然能把他伤成这样。
  这就是大家心目中的神,一个被体测难到生无可恋的菜鸡。
  所以说,刚才在超市,他主动跟她打招呼的原因,很有可能只是累得不想再走几十分钟路,单纯想蹭她自行车而已。
  许秋来想明白这个关节,忽然后悔自费花钱给他买牛奶了。
  自行车跨过减速带,颠簸一来,生怕掉下去,陆离赶紧把扶在后座的手换到前面,攥紧她腰侧衣摆。
  这个座位除了秋甜还没有其他人坐过,秋来满头是汗,脸都憋红了,半晌憋出来一句:“陆神,你怎么不学车呢?”
  “怕摔,怕把牙磕掉。”
  许秋来千思万想,没料到会是这个答案,陆离长手长脚,按道理骑车和游泳都有着天然优势,都怪这个懒孩子活活糟蹋了资本。
  车身正在下坡,一抬头,恰逢对面有车骑过来,吓得她自行车龙头一歪,差点没把持住。
  许秋来险险把车头扶正,心中正庆幸完美闪避的时候,忽然感觉车身一轻,回头一看。
  陆离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去了!
  他就坐地上,黑发凌乱搭在眉眼间,眼眸茫然朝许秋来看过来,手中还拽着一截从她T恤上撕下去的装饰带,似乎不明白刚刚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啊天哪陆神,对不起对不起!”许秋来又是鞠躬又是作揖,赶紧把车子一扔,回来扶人。
  交通一堵塞,后面的自行车流停下来,边上甚至还有了围观群众捂嘴偷笑。
  “大家别拍照,麻烦了别拍照。”许秋来伸手帮先大神挡住脸,她最近在论坛正当红,都能想象到今晚的新贴要出什么标题了。
  换位思考,要是她是坐地上的陆离,摔了一跤被路人耻笑不说,还传上BBS供人取乐,作为一个男人,那也太过分太没尊严了!
  可陆离自己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觉得自己按在地上的手有点疼。
  被许秋来扶起来之后,抬手一看,蹭破的油皮和着零星血丝映入眼帘,他……他他受伤了!
  “血……”陆离意识到这点,忽然觉得体力不支,头晕眼花往身侧的人肩上一倒,“我们去医务室,我手流血了,好疼,快点,我们去找医生。”
  许秋来以为他真的摔到了哪里,又是愧疚又是着急,赶紧把人扶后座,“你抱紧我的腰,医务室不远马上就到了。”
  一路上,陆离的脑袋都扎她背上小声哼哼。
  许秋来更是害怕,完蛋了,不会摔到哪里了吧?
  吓得她又加快速度,两腿蹬得都快抽筋了,终于抵达医务室。


第18章
  “老师,你确定我师兄没摔着其他地方吗?”许秋来追着医生问。
  “没有没有,自行车上摔下来能有什么事。”
  她又去抱校医的手,“但我总感觉他很难受,应该摔得挺严重的,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和平时不一样了。”
  “没事,说了没事。”
  校医老师把许秋来挥开,将治疗的白帘子扯朝一边,对后面的陆离道:“快管管你女朋友,带她走吧,缠我半天了都。就磕破点皮能有什么事,幸亏你们这是来得早,还能消消毒处理一下,要是再晚一点,伤口它自己就愈合了……”
  医生话说到一半愣住了:“诶,你怎么还躺在床上。”
  陆离磕破掌心,手却包得里三层外三层搭在床头,活像骨折了一般,许秋来肋骨裂开发炎的时候,都没有那么夸张。
  医生眼神指责小护士浪费纱布,小护士一脸无辜,指着床上的人道:“是他让我给这么包的。”
  陆离娇弱地把被子拉到胸口,挺直的鼻梁两侧,那睫毛眨了眨后又无力地闭上,问医生:“我觉得头好晕、天旋地转的,医生,我要不要拍个片子确认一下?不然给我打个针也行,我现在气也喘不过来,是不是要死了……”
  许秋来内心不知怎地,忽然冒出了一个词——“碰瓷”。
  校医虚弱地扶着脑袋,觉得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回头给了许秋来一个“你赶快把他带走”的眼神。
  许秋来只能硬着头皮上:“陆神,医生说没事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我们走吧,大家还在等着做能力评定呢。”
  陆离抱紧枕头,无声拒绝。
  “快点的,后面还有人等着进来处理伤口,你抱着的那个枕头可是昨天就没洗了啊。”医生提醒。
  陆离身体一僵,许秋来赶紧趁机上前扶他。
  就着她的手,这个人总算不情不愿地坐起来,然后认真跟许秋来说:“我们换家医院吧。”
  摔。
  许秋来差点没徒手把人拎起来扔出去。
  她刚刚还脑补了一出,陆离可能是本来就生了什么病,身体娇弱才会连体测都过不了,这么一跤可能让他旧病复发了,急得不得了,可医生说他根本没事,弄得她先前那么紧张跟傻子似的。
  偏偏还不能跟他生气,只能好声好气商量:“我们先去基地观察一下,如果还是不舒服,我们就直接去Q大附属医院,好吗?”
  这是什么什么绝症,还需要去Q大附属医院?
  校医就是Q大附院调过来常驻的,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边全国各地来的病人排队都排不过来,简直浪费医疗资源。
  好在这次陆离似乎是觉得有道理,终于屈尊降贵地点了点头。
  总算哄好了,许秋来内心长叹一口气。
  这下出门也不好再骑车,她敢骑,陆离也未必敢坐。两个人并肩走人行道,在去往13号楼的路上,刚才用力太猛,她精疲力竭好像跑了一场马拉松,现在还得推着这么重的自行车走路,只觉得连心都累了。
  好在陆离从医务室出来,平静下来之后,画风也恢复了不少,余光瞟到她T恤上被扯掉的丝带,难得有点不好意思,“抱歉,我平时……”
  陆离想说自己平时不这样,可又一想,下次再受伤还得这样,于是,他找了个比较折衷的说法:“我只是比较晕血。”
  “看出来了,”许秋来尬笑,“难怪学不会自行车,陆神你得保护好身体,不能受伤啊。”
  她想说以后你可别这样了,容易崩人设。
  因为陆离手心磕破皮之后的减血Buff,磨磨蹭蹭走到13号楼之后,众人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除了中午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