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23

前来挑衅的不高兴师兄,其他人全员到齐。
  “不高兴怎么还没来呀,群里不是通知了吗,电话也不接,”黄毛师兄抱怨,“这个人怎么都没点团队意识。”
  许秋来有点心虚:“我们今天中午在图书馆遇上了。”
  徐师兄:“然后呢?”
  许秋来:“他说要和我比一场。”
  黄毛:“你答应了?”
  许秋来:“他说不答应会一直缠着我。”
  韩延看着她的神情,说了一个陈述句:“你赢了。”
  许秋来点头。
  “他输得很惨吗?”黄毛问道。
  许秋来没出声,她不好意思地挠头。
  “完蛋了。”三个人面面相觑。
  蔡仁的本事是有的,智商技术也是在线的,但缺点就是他太傲了,遇到挫折就会一蹶不振。这也是徐景盛一直没让他做正选的原因,蔡仁本来就一直看不上名不见经传的许秋来,结果偏偏被他看不上眼的小角色给打败了,而且还输得很惨,那打击有多大,可想而知。
  =
  人联系不上也没办法,大家只能先把他抛开一边,开始做正事。
  能力测评,其实就是白天蔡仁提到的那个陆离新搭建的靶场,给他们提供内网安全监测仿真演练的机会。
  大家都是头一次进,需要独立在靶场中进行探索,搜集信息,绕开所有死胡同,在大脑里把区域地形完善,尝试攻击找出漏洞,才能走出靶场,获得胜利。
  陆离搭建的靶场其实已经非常还原真正的互联网企业了,因为那些地方大部分许秋来十几岁就去溜达过。
  他甚至在环境中引入了某些小的真实业务网站测试,只为了让攻击更真实。
  许秋来忽然意识到,一个人的脑力技术得强悍到什么地步,才能随手就搭建一个这么大规模的靶场来给他们玩。
  这种搭建可不止需要极快的写代码速度、厉害的算法,无论如何,这些都只能算是精兵应有的能力。
  系统架构,这才是能决定程序员能不能走到金字塔顶尖层级,成为将才至关重要的一点。
  它不仅需要逻辑思维、图形化能力,更需要智慧,具备这些所有,才能做一个真正的统筹者,一个人抵许多人搭建这样靶场。
  这些能力,陆离他都有,且很有可能只是他实际中的冰山一角。
  许秋来敢肯定,她去过的那些地方,他肯定也都去过,就是不知道以哪种身份了。
  她在电脑面前悄悄抬眼,望了窗边那人一眼,忽然觉得心头发痒,有股蠢蠢欲动的胜负欲在胸口燃烧,越燃越烈。
  陆离并没有意识到有人在关注他,他还在为自己的擦破皮的手掌神伤,这几天不能用手不能洗澡,简直烦透了。可转念一想,他意识到明天的3000米和引体向上可以以受伤为由延后考试,忽然觉得这点伤受得又值了,总算有个值得欣慰的地方。
  反正处刑到来之前,能拖一天是一天。
  =
  贺教授实在为自己这个唯一的外孙操碎了心,他自己就常鼓励实验室的学生们去运动,甚至主动和大家一起参加马拉松,偏偏这个孙子是个娇气的。
  自从小时候那件事之后,这孩子随便被纸呀、刀呀擦破点口子,都觉得自己将要不久于人世,贺教授当然明白,让孙子难受的不止是身上的伤,更是心里的创口。但就因为怕受伤,什么运动都不愿做,但凡有点危险躲得比谁都远的做法,也实在太堕他贺教授的威名了吧。
  这不,一起常约打网球的那位,负责陆离体能测评的老师刚刚给他打了电话,说陆离的游泳体测不及格,而且还向他申请延后第二天的3000米长跑和引体向上测试,问他怎么办。
  听见孙子受伤,老人第一反应当然是先给陆离打电话,问他伤哪里了,严不严重。
  但不管经历多少次,听见一米八几正值青春年少年壮力强的大孙子用那虚弱的声音告诉自己,手擦破了很深一个口子,需要家里熬红枣莲藕和桂圆猪心汤补血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有种被愚弄得怀疑人生的感觉。
  理智告诉自己应该铁面教育孩子一番,男子汉尽管流血流汗,轻伤不下火线,但感情上,他年近七十只有这么一个外孙,实在下不了决心强迫他任何事,挣扎两分钟,也就放弃了。
  “那等你伤口养好,一定要马上补测,不然我也不能昧着良心给你综合评定全优了。”
  陆离哪有不答应,反正等他伤口结痂痊愈,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
  等许秋来从靶场走出来,时间已经又过去了四个多小时,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她将发现的漏洞按照指定的报告格式上传提交审核,然后以最高分斩获了队内首战第一。
  刚刚实在太全神贯注,到这个点她才猛地想起妹妹,赶紧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好在秋甜的作业已经写完了,《小美人鱼》也看完了,正打算睡觉,把作业本都留在茶几上给她签字,这总算让她这个不称职的姐姐安心了一些。
  电话打完回来,韩延也已经以很微弱的分差拿了第二名,就在她出门之后不久。
  黄毛师兄第三,徐师兄第四,替补的那位胖子师兄延迟了五六分钟,拿了第五。
  这让许秋来挺意外的,她习惯以压倒性优势战胜别人,忽然油然升起一种危机感。
  虽说她比赛经验很少,但有些东西,不是光靠经验就能填补,其他人能这么快,底子也肯定差不到哪里去。而且赛场上瞬息万变,但凡下次她被什么细节绊住时间,第一名就很有可能易主。
  这个靶场除了测试,陆离还附带写了一个综合评分系统,就是根据他们表现的水平,在过程中每个步骤给出能力评分,自动筛选信息,分析每个人的优势和短板,而且现在包括未来每次训练都会根据成长轨迹生出雷达图像,为他这个指导老师的针对性训练大大提高效率,缩短时间。
  说实话,为了省事写出这么一个高级智能的程序,他也是有够懒的,但就是这种不经意间的炫技,才叫他的这些崇拜者们心悦诚服,只想跪地喊爸爸。
  比如:许秋来斜眼看过去,就只瞧见几个小弟争先恐后给他倒水拿点心,慰问大神受伤的手。
  韩延:“包这么厚,应该挺严重的。”
  徐景盛:“陆神这几天千万要注意休息,电脑就先别碰了,论文也先搁搁。”
  黄毛扭头责备:“秋来也太不小心了,骑车要小心点嘛,怎么能摔到我们陆神呢?”
  陆离想想,觉得还是用不着女生背这样的黑锅,于是道:“我自己掉下去的。”
  许秋来没出声。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把纱布拆开,拎着他们的脑袋一个个排队凑近去好好看看,那道现在很可能已经结痂的伤口半点事都没有。
  胖子师兄那厢正在学校BBS里溜达,鼠标一滑,就看到了他们计算机系常驻版块新飘红的热贴,然后念出标题——“系花自行车后座学长摔跤太尴尬,摔出花样摔出风格……诶,这说的是不就是陆神你俩呀。”
  许秋来:“……”
  果然不出她所料,不幸中的万幸,还好她极力伸手帮人把脸挡住了。
  尽管没有露脸,但让此贴飘红在首页供人嘲笑,他们陆神的神格何在,韩延和徐景盛两个小弟当即表示,要为陆神鞍前马后尽快删除此帖。
  许秋来心想这事应她而起,都是她的错,没道理让别人做自己的事,主动请缨,“还是我来吧,论坛的渗透流程我很熟的,马上就能处理好。”
  希望把帖子删了之后大神能彻底对她消除芥蒂。
  谁知几人疑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徐景盛出声道:“师妹你在说什么啊……我和延儿是论坛管理员啊。”


第19章
  气氛一度很尴尬。
  绕是许秋来机敏过人此刻也想不到什么完美的法子为自己辩解,她只能干笑两声:“哈哈,师兄我开玩笑的。”
  “哈哈哈师妹说实话你常来吗?”徐景盛也笑,他抱手眯起眼睛。
  “那倒没有,”许秋来赶紧申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