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美人尖-分卷阅读24

就去过一次,就是好奇,随便转转。”
  黄毛:“随便转转,然后顺手拿了权限,改了数据库,还顺手加个密?”
  Q大技术排得上号的高手,几人心里大概都有名单,通常徐景盛一通电话问下来,排除法也就做得差不多了。
  但上次明察暗访找了许久,愣是没摸着痕迹。就像许秋来这样的独行客一样,如果不是她自己送到跟前,他们还真不可能知道学校里还藏着这号人物。
  这话只是诈一下自己,许秋来清楚,她固然可以不承认,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里包不住火,与其撒谎,还不如现在就——
  “我错了。”
  秋来道歉像秋甜一样从善如流,她态度十分诚恳,举起两支手指发誓:“我之前太年轻不知天高地厚,我要是知道师兄们是管理员,雕虫小技哪里敢在师兄面前献丑!”
  “那倒也没有这么严重。”忽然这么严肃徐景盛还蛮不习惯的。
  韩延:“其实他们也是活该,谁让他们这么对待我们计算机系的师妹。”
  徐景盛:“不知道悔过,居然还敢打电话来骂管理员!”
  ……
  是的,在男女比例7:1的计算机系,每一个女孩都是珍贵的资源,男生们无条件护短。话题引到这里,几个人异口同声讨伐起了那几个出言不逊的_hun_dan。
  许秋来收拾书包回家。
  几个人在楼下分别,见她拐向另一个路口,韩延反应过来:“师妹你没住寝室?”
  “嗯,我回家里住。”
  徐景盛:“唉,早知道你不在学校住,我们就不弄到这么晚了。”这么晚了让一个女孩子单独回家还挺过意不去的。
  秋来微笑:“没事儿,我家离学校不远。”
  =
  话是这么说,一个人骑车出校门后,那股萧索劲儿才涌上来。路灯下树影摇晃,阴暗的角落,总感觉哪里就要走出一个人。
  纵然许秋来胆大,但自从上次的事情过后,就再也没晚归过了。那是任何一个女孩可能一生都挥之不去的阴影,以许秋来的记忆力更不可能忘。
  她努力结束回想运程,把全部的CPU用来运算白天交上去的考卷,同时思考陆离的测评里还有哪些被她忽略的细节。
  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被尾随被窥视的触感始终如影随形,许秋来后颈寒毛倒竖,自行车越蹬越快,前方就在这时,忽然蹦出一道影子!
  “啊!”
  她紧急刹车,差点没摔倒,连握着车把的手都开始发颤。睁开眼才发现是只野猫,摇着尾巴轻巧跳进道路另一边的草丛里。
  “许秋来你个胆小鬼!没用死了!”
  她靠辱骂自己壮胆,只是那种胆战心惊的恐惧,一时却怎么也过不去,她听见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连同那段医生明明说恢复得很好的肋骨都隐隐涨疼起来。
  “别骂了。”身后有声音传来,“非机动车道自行车限速十五,你真行,骑得机动车都快追不上了。”
  尽管是嘲笑,但在那冷寂可怕的环境中,那熟悉的音调响起的一瞬间,许秋来还是生出一种溺水之人抓住浮木,劫后余生般的庆幸。
  她从未觉得一个人懒散调侃的声线能这么好听,咬音字正腔圆,仿佛从全身包裹过来,叫人生出无限的安全感。
  回头,还是那辆黑色轿车,陆离在后座,车窗降下,露出半张白净的俊脸,眉峰微挑,菱角分明。
  “上车吗?”他问。
  昏黄的路灯柔化了陆离的轮廓,几乎快给许秋来生出一种温柔的错觉,她抠着手指,“那怎么好意思呢……”
  “顺路,这么多废话,不坐我就先走了。”
  “坐!”
  自行车绑在后面,车厢盖就合不上了。
  好在路程不远,路口也没什么抓拍摄像头。就是原本舒舒服服的小汽车,一个劲儿从后面漏风,吹得陆离头发晃动,许秋来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听她报了地址,陆离微愣,他见过许秋来背妹妹回家,猜到她应该住得不远,却没想到还真这么顺路。
  秋来见他听到小区名的反应,并不意外。
  她们家属于附小的学区房,年头很久了,又老又破旧,但价格还是居高不下,_chai_qian公司都拆不动,原因就是地段太好了。附近一整片都是Q大和B大的教职工小区,下楼买菜随便遇个老头老太太,可能都是什么院士,什么学术巨著撰写人。
  古时候就有孟母三迁的说法,现如今想带孩子搬来这边住的人更是不少。像楼下王奶奶,看起来朴朴素素一户人家,儿子在外面开公司,也是不菲的家产起底。
  她家属于例外。
  房子是秋甜出生那年买的,当初许父就是考虑到孩子以后上学需要个学区名额,并没有真想搬过来住的想法,房子挂靠在许父的助理名下,一直借给他们一家住,也正因如此,这套房产才能从清算中幸存,传到许秋来手中。
  旁人一听住这儿,第一反应就跟听到曼哈顿上东区似的觉得应该是有钱人,但她们姐妹俩可真属于一穷二白的赤贫户。
  许秋来也曾很多次想:要不就把房子卖了换个便宜的地方住,至少她不会再有那么大压力。可临到关头,想起这是许父给她们留下的最后的遗产,忽然又觉得自己还可以撑下去。
  到了小区外头,许秋来跳下车,先给自己捆在后备箱的小特斯拉解绑。
  礼貌问候完路上小心,她忽然想起问一句:“你们回去远吗?”
  保镖男指指她背后。
  住后面?
  许秋来反应了一秒,她们小区背靠Q大校园的教职工_da_shi别墅,陆离住后面,那就是住在他外公贺教授家里。
  居然真的那么顺路!
  许秋来家在十三楼,常常她电脑面前坐累了,起身站窗口就能看到对面的瑶林琼树、湖光塔影。
  城市里寸土寸金,也只有百年名校能这么大手笔,在城市间开辟那么大块绿茵给人洗眼睛。
  她进门后也没开灯,径直跑到窗边探头一看,黑色小轿车已经从保安亭开进去了。
  路灯下,隐约能瞧见郁郁葱葱的林间,通往各栋别墅的鹅卵石小路。跟公园似的,氛围、情调无一不好,住在那儿的教授们,是许秋来每日羡慕努力的源泉。
  平日没觉得什么,如今住了认识的同龄人,许秋来忽然第一次真实地仇富了。
  唰!
  她拉起窗帘。
  =
  信安竞赛从开始到决赛结束足有三个半月,随着互联网安全在当下越来越被重视,竞赛的规模也逐年增大,光是从官网最后那一溜赞助商名单就可见一斑,都是声名显赫的大企业。
  比赛第一步,是在线上先进行分赛区选拔。
  徐景盛在浏览赛事官网,鼠标下滑,惊道:“我的天,今年单线上初赛队伍名单就列了快四十页了,怎么会那么多人?怎么想的,承办方服务器经得住这么操吗?”
  黄毛摇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今年亚璟电子赞助决赛奖金,大企业的手笔不一般,冠军队伍拿到手有八万美金,除去杂七杂八的费用,分分每位队员到手也有七八万人民币,这对普通在校学生来说算是一笔巨款。
  许秋来会毛遂自荐参加比赛,奖金当然是一大原因,但光是那还不知能不能拿到手的奖金,并不足以让她如此高调,将自己放入众人视野里参赛,冒着暴露的风险。
  真正让她动心的,是决赛中的“有信众测”环节。
  这一环节顾名思义,前提条件是需要所有人的姓名登记,签字保证,倘若赛后泄密,随时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比赛结束,所有的数据不会储存在靶场服务器上,他们挖掘的漏洞都经过亚璟电子的SRC提交,整个过程,只有亚璟电子的负责人,才知道有些什么漏洞。
  如此谨慎严密的原因,正是因为,亚璟电子会拿出真实的互联网应用给决赛队伍进行众测。
  也就是说,只要进入决赛,许秋来就可以光明正大从他们家后门进去溜一圈了解地形概况,即使被发现,也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
  互联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