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25

到现在,像亚璟电子这样金字塔顶端的商业巨擘,他们的网络,早就不是黑客能凭一己之力撼动的了。
  许父当年教给女儿的那些话没错,可他最终如同命运的应验一般,自己栽倒在了这道门槛上。
  在全然未知的情况下,就算是许秋来,想要一个人单挑亚璟电子整个顶尖的安全团队,也实在够呛,所以她很有自知之明这两年来从不肯去给人送菜。
  许秋来对师兄道歉,说自己太年轻不知天高地厚并不是一句谦虚之言。
  十五六岁时候她仗着年轻,艺高人胆大,闯过许多禁地,后来才知道害怕。因为在网络的攻防世界里,根本就没有绝对安全。
  她怕自己步父亲后尘。
  十六岁的许秋来已经有了那样的能力,十九岁的她当然只有更厉害。可她现在无论去什么地方,都畏首畏尾,必须确保自己的能力可以应付,情况万无一失才敢动手,给自己留下足够的后路。
  像篡改Q大论坛数据库,许秋来能做出这么高调的举动,是因为清楚自己即使被查到,也不会被严办,因为Q大学风开放,桀骜不驯的牛人众多,学校足够包容。
  换做其他涉及利益的网站,纵然给她几百个跳板,她也不会这样大胆。
  正如许父所说,如果对方想要追究,找到她的是警察,她无法逃脱法律制裁。
  她已经没有那样一个厉害的父亲了。


第20章
  早上八点半,许秋来一行四人各自带着笔记本,踏进举行线上选拔的学校小礼堂。
  礼堂里已经有了六七支参赛队伍在等候,瞧他们进门,目光纷纷好奇探过来,有认识的还朝徐景盛打了声招呼。
  毕竟小虎队去年拿到了全国比赛第三名,今年不同的是,队伍里唯一大四的师兄毕业了,据说换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大一新生,不知道还能不能保持去年的名次。
  主动打招呼的那人是“四个火_mu_cang手”的队长,叫高振。
  徐师兄并不给他好脸色,因为今年在许秋来之前,他们其实还曾看好另外一个大二学弟,周一做完测试,周二给人打电话准备下手时,发现已经被火_mu_cang手队抢先截胡了。
  这叫徐景盛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当许秋来一通过测试,他迫不及待就把她的名字填在最后,马不停蹄提交了报名表,而且开赛前始终把这消息捂得严严实实,生怕人再来挖角。
  此刻他看见对方阵营里熟悉的师弟,更是一阵一阵不舒服。
  轻哼一声扭过头,心想:有什么了不起,要是他当时来了小虎队,师妹这么厉害还不知道会便宜哪支队呢。
  四人在众人注视中有条不紊摆起电脑,检查设备、接入网络……放在旁人眼中,真是一派冷静淡然的高手风范。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假象其实一戳即破。徐师兄私底下看了好几遍手表,又一次悄声问韩延:“陆神呢?”
  “陆神他怎么还没来啊啊啊……我能帮指导老师填表不能代他签到啊!”
  黄毛:“完蛋了,他不会又没起床成功?”
  韩延推了推眼镜:“有可能,我们今早上没人可给他打过电话。”
  手机已经交上去了,几个人想发个消息联系下都不成。
  还有二十分钟,许秋来想了想:“要不我出去看看?他可能就是还在路上。”
  上周学校在公告栏通知,这周Q大可能要接待一次重大外交访问,各个校门出入口都进行_jie_yan。她早上进校门就发现,今天居然正式禁止外来人员和车辆进出,连有Q大通行证的车都被同样被管制。
  陆离没得车坐,从最近的校门步行到小礼堂最少要半个钟头,这会儿他说不定正走到半途中,累得生无可恋呢。
  徐师兄赶紧挥手:“快去快去,师妹一定要把人带回来啊。”
  许秋来不知道,她一出门,礼堂里立刻展开了关于她的讨论。
  毕竟她是整个礼堂里唯二的女性,另一位,是台上负责选拔的监考老师。
  隔壁火_mu_cang手队的高振探回头:“师弟,你们瞒得大家好苦呀,系花嘛,有这么漂亮的队友,干嘛非要躲躲藏藏的呢,早介绍大家认识多好。”
  黄毛呛他:“这还不是就怕有的人翘墙角成性。”
  高振故作惊道:“怎么会!我们队伍可不是什么人都收的。”
  他哈哈一笑,“你们刚进这间教室时候,我都以为走错了,还当是白雪公主带三个小矮人要去参加学校周年庆典节目选拔会呢!哈哈哈哈哈……”
  这是讽刺他们入队门栏低,招不到技术好的,只能拉许秋来出来做噱头。
  队长一笑,他周边几个人也跟着笑起来。
  有人道:“说不定评委看她们队颜值高,有的环节给加分呢。”
  “别逗了,再高的颜值,被其他几个人一拽,马上回到水平线了哈哈哈……”
  徐景盛扬声:“诶有的人呐,肚子里就只装着柠檬。”
  黄毛十分配合摇头:“酸不酸呀,你倒是想找个漂亮的,你找得着吗?漂亮点的师妹,怕是连句话都说不上吧?”
  ……
  你来我往间一片刀光剑影。
  凭心而论,四个火_mu_cang手其实算是一支颇有实力的队伍。
  在去年,他们就以两分之差名列全国大赛第五,今年又把小虎队看上的好苗子抢走了,如果这届小虎队没有找到更强的新人,他们的赢面将会无限缩小。
  现在嘛……不出意外的话,两支队伍很有可能还要在决赛中进行殊死一战。
  几个回合下来,小虎队嘴火包也打累了,看着对方一副已经胜券在握的样子,只在心里暗爽。
  笑吧,趁现在多笑一会儿。
  等到比赛开始,大家就会知道,谁才是那个应该笑的人了。
  不得不说,师妹的外表真的非常具有迷惑性,非常能帮助敌方降低警惕。
  扮猪吃老虎,实在让人有格外过瘾的_kuai_gan!
  =
  已经过了上课前的高峰时段,路上没有许多行人。
  校门口和礼堂间有两条路,害怕错过,许秋来骑车过去时走一条,折返时又从另一边回来。
  折到途中,远远在湖畔边看到一个背影。
  黑色连帽卫衣,斜跨的单肩包。
  她一颗心终于落回肚子里。
  陆离个子高,气质也很醒目,很难认错,重点是:正常人没谁会在擦破皮的右手上绑那么厚的绷带。
  此刻,他正不知道和谁并肩走在一块儿,边走边说话,按那慢腾腾的步行速度预估,其实大抵刚好能在比赛开始前跨进礼堂。
  倒显得她多管闲事了,白浪费赛前准备时间出来接人,她累得跟条小黄狗,他竟然还在这儿悠哉跟人聊天。
  好气哦!
  秋来呼出一口郁气,使劲蹬了一下脚踏板,骑到陆离前方猛停,单脚踩地:“陆神,大家在等你签字,自行车坐不坐?”
  一时没等到回应,她边说边回头,“就当谢你上次送我回家——”
  声音到一半戛然而止。
  因为她发现,陆离身侧走的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同学,而是他外公贺教授!
  受到惊吓,秋来赶紧收起吊儿郎当当街撩妹的姿势,从自行车上跳下来,飞快换一副好学生面孔,恭谨行礼:“贺教授好,又和您见面了。”
  一到这时候就假模假样的,陆离不屑挑起下巴。
  偏偏老年人贺教授就吃这一套,他对许秋来还有印象,又听说陆离曾送过她回家,不禁多问两句,这才知道许秋来如今在孙子麾下效力,当即对她进行一番鼓励嘉许。
  “我们边走边说。”
  教授一声令下,秋来只得按下心焦,骑车跟在一边。
  “许秋来同学,你刚刚从湖东骑到南门口,又折回来到这儿用了多长时间?”
  “大概十分钟吧。”许秋来不知道教授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个,但还是如实回答。
  “这么快,体育健儿呀!”贺教授兴致勃勃追问:“喜欢运动吗?学校里的体育项目参不参加吗?成绩怎么样?”
  在这样的校园传统文化熏陶下,体育似乎与毅力划上了等号,很多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