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26

确实都偏爱热爱运动的学生。
  “喜欢。”许秋来并不保留,“去年校园全程马拉松跑进了四个小时,拿过信院女子组4×100游泳季军,现在每周会参加阳光长跑,今年打算尝试一下桥牌和击剑项目。”
  她小时候是玩儿过来的,这些项目都有一点底子,最重要的是,获奖都有奖金!明年评奖学金时候也将是评选的大加分项。
  陆离听到那一个比一个危险的运动项目,又瞧贺教授脸上意味不明的微笑,忽然觉得一阵不妙。
  果然,老头儿接着开口:“许秋来同学,老师拜托你一件事儿吧。”
  “教授您说,我有能力一定办到。”
  “你们指导老师呀,体测成绩到现在还没合格,都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毕业。”老人的手抬高,在陆离肩膀轻拍两下。
  “我这老人家说的话呢,他又不怎么听。你们信安竞赛结束不是还有几个月吗,这段时间你运动时候,千万把他给拖上,怎么都得把这个体测过掉。”
  “谁同意了,我不要!”陆离脸上顿时写满拒绝。
  他的体能其实不算很差,只是缺少那种在绝地中爆发的能量的决心。
  陆离生来就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他聪明绝顶,凡想要的东西似乎都唾手可得,好像再没有什么值得他倾力一搏。
  他不喜欢运动,正是讨厌那种身体机能抵达极限时,心如擂鼓、头晕耳鸣、思考能力退化,濒临死境的感觉。
  他怕疼而且惜命,之所以走到哪都带个全国散打冠军的保镖在身边,就是想长长久久地活下去。
  “那行。”贺教授正了正衣冠,收敛笑容,“既然都毕不了业,我也没脸护着你了,收拾收拾东西等你爸接你回去吧。”
  陆离戴上帽子充耳不闻,手插裤兜,把冷冰冰的俊脸扭朝许秋来这一边。
  生在他脸上,连一颗泪痣都显得如此傲气华贵。沉默的时候,天生带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感。
  这是已经妥协了,但还在较劲呢。
  老头心知肚明,又苦口婆心分析,给大孙子一个台阶下:“你说说,你那个游泳成绩,怎么能慢到那个地步呢,连许秋来同学这个女孩子都不如。别人划水是刷水,你是真划水。哎……栗栗呀,你真是太让_wo_cao心了。外公年纪一年比一年大,身体也是一年不如一年……”
  丽丽??
  许秋来差点没噗嗤笑出声,咬着下唇强忍回去。
  陆离发给她一张黄牌眼神警告,然后猛踢了一脚路边的碎石子。
  他心里清楚,这老头在哄他,就凭他上周还去郊外攀岩,就知道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这话根本不可信。
  但听起来到底怎么都不得劲儿,他眉峰皱起,“你别说了。”
  这就是答应了。
  贺教授传递给她一个胜利的眼神,轻咳两声,微笑道:“秋来同学,你还有什么要跟他交代的。”
  许秋来忍笑:“教授我只有一个问题,Lili是美丽的丽吗?还是力量的力?”
  “栗子的栗。”
  许秋来再也忍不住了,她别过头,握着龙头的肩膀传来不可抑制的微颤。
  谁能想象,在外面仿佛中二病患者拽得不可一世的陆神,在家里小名叫栗栗!
  再然后,自行车身后的座椅一沉,陆离沉默不发,报复般重重坐上来。
  “走啊。”他臭着脸催促,“不是邀请我坐你车吗?”
  =
  耽误了几分钟,赶到考场的时候,离线上选拔开始只有不到一分半钟了。
  见他们两人进门,小虎队皆是如获大赦,赶紧把签字表递到陆离面前,帮两人拉开椅子。
  选拔分为两个环节,一个是知识问答,一个是场景实操。要求排名靠前的潜在入围队伍必须在八小时内提交解题报告。
  知识问答采用在线考试模式,每个人用独立账号登录回答,最后取赛队四人的平均得分。线上选拔相对来说还是挺简单的,如果他们Q大出来的队伍,连这种基础问答都不过合格,恐怕会被人嗤笑。
  但题量摆在那儿,能得多高的分,多少是实力的一种证明。
  说实话,这是许秋来的强项,比赛前陆离从外公他老人家那抱来一大堆书和资料,其中很多部分还有贺教授的亲自注解。
  别人翻书记住多少,她不知道,反正许秋来记住多少,别人就看她翻了多少书。
  她看了一眼底下讲台那个懒洋洋撑着下巴等比赛结束的人,深吸一口气,十指交叉_an_mo关节,登录自己的账号。


第21章
  从安全意识形态到密码学知识,从政策法规到安全运维,整个知识问答环节许秋来只花了四十分钟,就率先做完全部题目。
  她点击提交,活动了一下肩颈,举目四眺,发现大家都还在埋头看题。
  韩延就坐隔壁,发现她动作,口型无声动了动,问道:“好了?”
  她点头。
  在平常训练的时候,许秋来就是这个环节最快的,韩延并不吃惊,只是小声告诉她:“你先往后,我再过十分钟就能答完,过来和你一起看。”
  第二模块场景实操在比赛中分值占比65%,团队合作解题。
  由于这一环节采用动态积分方式,题目分值会随着接触的队伍数量增多而呈递减状态。也就是说,越早解出来越能抢占先机获得最高分。只要拿到第一名,就有5%的动态分值奖励。
  许秋来才大一,不过因为从小耳濡目染,她的知识面涵盖远超很多同龄的优秀学生,但比起韩延他们来,她其实算不得一个正儿八经的学院派,有点儿更偏向野路子的意思。
  许秋来能把知识记死塞脑子里,并不代表她也会规规矩矩地、按记住的那些条框来进行运用。
  一个人的个性注定了她的思维方式与行事风格,在最短的时间内,她解题肯定按自己的第一思路来,但基础实操环节,这样的做法其实并不讨审核技术委员喜欢。
  就像代数卷子上考察代数学基本定理证明,而她却用了复变函数的刘维尔定理,但那毕竟是代数课的卷子,不是复变函数课。所以尽管答案正确、速度最快、证明过程最简洁,这题却还是不得分。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队友的重要性了,他们能将她天马行空般出格的思路转化,用最安全的步骤,写出得分最高的报告。
  许秋来粗略扫了一眼题,心里大致有谱之后,决定把自己一个人能解决地方的先解决。
  休息了两分钟,笔记本的键盘开始噼噼啪啪被敲响,整间教室的人闻声都忍不住回头看。
  但每个人的脑袋都埋在电脑背后,一时间,竟不知道这个率先把题做完的人是谁。
  许秋来写到二进制漏洞挖掘利用时,教室里已经陆续传来其他组讨论的声音,她喝了口水,忽然感觉周身一静,扭头一看,原来是贺教授来了。
  只要学的是计算机,这个国家恐怕没人不认识这老头,几位台上的老师反应过来纷纷起身,轮流和老人寒暄招呼。
  这样一个小型线上选拔,不知道是谁通知了他,竟还能吸引贺老到现场巡视,简直叫人受宠若惊。
  老人背着手在场内绕了一圈,观察大家的电脑屏幕,在场的几支队伍,被那鼓励的目光_ci_ji,一个比一个热血沸腾,一时间,键盘声都敲得更响亮了。
  只有陆离,贺教授那不争气的孙子。他桌底下的长腿摊开,手撑着歪到一侧的脑袋,眼眸微垂,神情格外认真,似乎对场内的一切毫无所觉。
  旁人远远看着,怕都以为他在认真阅读组委会发下来的教学指导文件,只有靠近的老师清楚,这小伙早就梦会周公去了。
  那姿势保持了半个多小时愣是没动过,由此可见,这孩子上学时候肯定是个课堂深度睡眠资深体验用户。
  Q大果然是什么神人都有,组委会派来的女老师暗叹。
  但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小伙肯定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不靠谱。他有张在教师队伍中独树一帜的年轻面孔,能在这个年纪出任Q大队伍的指导员,那至少是Q大硕士或以上学历。
  女老师好心,咳了好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