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29


  店面内没装空调,只有一台悬挂的老风扇在转,闷得不行。
  坐外面能吹着马路上的风,凉快些,其实倒还更舒服。
  人行道上的地砖缝隙有经年冲刷不干净的油污,桌面也擦得不大认真,两翅小动物们站了都要打滑,要不是许秋来眼疾手快占到座,他们甚至没地方落脚。
  怕大神嫌弃,她坐稳之后,还特意抽了张纸巾把桌子再擦一遍。
  好在陆离并没有转身要走的意思,只是咬着奶盒的吸管,专心盯着叫号。隔一会儿又回头看煮馄饨的师父什么时候能把东西送上来。
  隔着中间车来车往的机动车道,许秋来目光落到对面金碧辉煌的大饭店上。
  秋来觉得幸好陆神口味一直很接地气,不然他要想去对面吃,她还真请不起。
  其实仅是一街之隔,马路对面是繁华的摩登大都市,到处立着LED大屏和广告牌,玻璃橱窗里摆满美轮美奂的展览品,精致的上流社会人士乘坐豪车出入其间。
  这一侧却是年久破败的低矮楼房,地板灰暗,各种各样的大排档和烧烤摊遍布,气味混杂在一块,是叽叽喳喳热闹的人间烟火。
  人生很多时候也像这样充满讽刺。
  许秋来喝了口水,正打算收回目光,视野中对面忽然缓缓出现一辆白色欧陆宾利,它打着右转向灯。在前岗亭的摄像头将车牌号录入后,通过门禁栏驶入大厦的地下_che_ku。
  许秋来以她2.0的视力发誓,在车子右拐的第一眼,她就看清楚了那熟悉的车牌。
  直到车子尾翼彻底消失在黑洞洞的_che_ku入口,她掌心的十指还紧攥着,背脊异常僵硬。
  这两年,但凡是网上能查到的资料,那些细节她一个不落记得清清楚楚,脑海里几乎是下意识就浮现出这组车牌号的所有信息。
  白色宾利车主叫冯安妮,启辰科技CFO程峰的第三任妻子,是个画家。
  看刚刚那半掩的玻璃窗内的身型预估,驾驶座上应该是个女人。
  秋来没见过冯安妮,只见过照片,只有打个照面才能确认,倘若开车的真是她本人……那么,她一个人到这地方,没带司机,不管是赴约还是购物,都再没有比这次更好的接近时机了。
  许秋来和冯安妮从未打过交道,无冤无仇,但她的丈夫程峰,却是许秋来父亲的老熟人。
  财务部门是一家企业的重中之重,能在启辰科技担任财务总监的程峰,和老总齐进的关系有多亲密由此可见一斑。
  那关系并非简单的上下级,程峰是齐进心腹,是他的爪牙,是他有着十几年交情的兄弟,那种利益紧密交织在一起的兄弟感情,远比稀释过的血缘亲情来得牢靠。
  还在许秋来小时候,程峰就已经伴随齐进左右,曾数次跟到许家里吃饭,还送给过她一个宝石小马做礼物。
  当然,那件宝石小马早就被她小时候在屋子里打羽毛球拍坏了。
  这个人眉峰浓重,五官大气,一副忠厚之相,却是个外忠内滑的。换了三任妻子,前两个都几近于净身出户,上一任离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便和小他十六岁的冯安妮再次步入婚姻殿堂。
  冯安妮是个小有名气的美女画家,有段时间八卦小报把她的经历人设代入编成小三上位故事,发行量暴涨,一时间传得纷纷扬扬,直到被程峰一纸诉状告到_fa_yuan,报社赔付巨额名誉损失费事情才算终了。
  许秋来很清楚,许父的事有齐进、就肯定有程峰一笔,她只是不知道他在其中到底贡献了多大一份力罢了。
  她不怕对手狠厉毒辣,只怕对方不够坏,坏得还不够明显,让她一点把柄都抓不住。
  因为只要有一点可乘之机,她会毫不犹豫地剪掉齐进这只臂膀!
  老板的馄饨总算端上来,满满两大碗。
  雪白的面皮裹着弹牙的肉馅,大骨汤熬得泛白了,汤头上零星飘着紫菜碎和小虾米,香气把人唤回现实,许秋来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冷静。
  “陆神,你司机呢?”
  “学校等着。”
  “要不等会你打个电话,叫他来把你接回去好了,我想起来,我忽然还有点事儿。”
  陆离咬到一半的馄饨烫疼了舌头,匆忙吐回勺子里,被汤润湿的红唇泛着微亮的光泽。
  这地方明明是她自己要来,到了之后却又一直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他一点没有感受到被邀请用餐应有的尊重。
  陆离放下筷子,思忖半晌,找出个理由:“接你妹妹?”
  “不是,”许秋来摇头,“只是一点私事。”
  “随便你。”
  陆离见她一副不愿说的样子,也不再问。
  面上恢复一派的冷漠疏淡,答应后就不再说什么,低头专心吃东西。
  许秋来却是一点胃口再没有了,她的余光始终盯着对面前岗亭,东西稀里哗啦扒下肚,烫也没什么知觉,吃完就搁了筷子匆匆与陆离道别。
  她推着自行车过人行道去,很快便随着人流不见踪影。
  =
  商场的范围太宽了,这么大的人流量,想要找到冯安妮,无异于大海捞针,好在许秋来有个好习惯,那就是随身携带电脑。
  这种大商场的监控系统安全保护意识当然要比秋甜学校高得高。
  她首先确认了商场监控室的位置所在,然后拉开直线距离最近的应急通道门闪身入内,摸索着跺了一下脚,伴着浮起的烟尘,声控灯亮起来。
  昏黄的灯光里,楼梯间灰尘很厚,几乎没有人迹,应该不可能有人突然出现,确认过周边没有摄像头,她才把书包往地上一扔,盘膝坐下来。
  这家商场的安保系统采用了物理隔绝防止网络连接,但在许秋来费了一番功夫,找到附近所有的无线局域网一一破解后,很快发现了这家商场不止一位工作人员在用工作电脑使用网络。
  线上甚至还有两位疑似监控室的安保用本地无线连接,接入了隔壁那家电影院的无线局域网蹭网。
  他们也许在看视频,也许在打游戏,许秋来不管这些,这些人_wan_hu_zhi_shou,却正好为她提供了最大的便利。
  她几乎毫不费力地搜集到了登入网络的账户名和密码,沿着局域网摸到服务器,一路获取主机权限,一番查找后,终于挖到摄像头监控系统。
  时间已经过去近十五分钟,快要来不及了。
  密码有十四位,她生怕冯安妮在这期间离开,看了好几次手表,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使用更复杂的算法破解密码,直接用爆破方式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开了监控系统最后的门禁。
  且不说这群蠢货能不能察觉,就算发现了,想必那群在岗划水的人也会为系统这一点点异常守口如瓶。
  找到底下_che_kuA入口二十分钟前的监控录像。
  进度条精确到秒时,许秋来终于瞧见那辆缓缓驶入_che_ku的白色欧陆,她紧盯着驾驶座上下来的女人,将画面放大、锐化,没错,就是她——
  冯安妮!
  秋来记住停车方位,记下她走过的路线和在每家店停留的时间。
  她没有吃饭、没有喝茶看电影,看上去就是单纯的闲逛和购物。
  期间,冯安妮曾接到过一个电话,挂了不久后,很快有个男人和她在奢侈品牌店会合。男人是从楼上来的,西装革履,也许在隔壁双子楼的金融公司或事务所工作。
  她买了两对袖扣,一对送给了男人,一对塞回了随身携带的坤包里。
  两人并肩逛街,举手投足虽然很放松熟悉,但始终保持着安全距离,直到二十分钟后,两人在没有监控的监控死角道别,男人重新搭乘上楼的电梯,而女人则又掏出手机来百无聊赖地点了几下,看样子,大抵是要回去的意思了。
  就是现在!
  许秋来用最快的速度拎着起书包跑下一层楼,推门而出,一路小跑,终于在最后一秒,飞快挤进电梯和冯安妮同乘。
  “不好意思。”秋来挤进门后,喘着急促的呼息率先抱歉。
  那张单纯美丽的学生面孔双颊有着跑动过后的绯红,在瞧清她的气质妆容与穿戴后,眼睛里立刻浮出一片敬仰与艳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