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31

会相信我?”他手足无措,又结结巴巴:“你……你为什么不澄清我们两个人比试过我输了的事?说出来,你就不用被那群人骂了。”
  “怎么说澄清?说我们俩摸进图书馆的系统里,我还偷了一罐自动贩卖机的饮料?”许秋来歪头微笑。
  上次比试,尽管许秋来说不用他退出小虎队做赌注,但他确实失去了再参赛的欲望,没面子。
  蔡仁是自尊心大过一切的人,引以为傲的技术被自己看不起的人打败,那段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在和自我厌弃对抗,连电脑都不想碰了。
  最初看到论坛上有人骂许秋来,他是暗自庆幸的,因为许秋来明明有更温和的办法,却还是故意击溃他的自尊心,可这种庆幸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成了更深的羞耻感,因为他连这样的许秋来都不如,却被推上了她的对立面。
  许秋来会怎么看待他?会不会以为他打不过,所以使了这种卑鄙的手段?
  他蔡仁就算败了,也不能输掉气节,他一定要找许秋来解释清楚。可他却没有想到,那个在赛场上不留余手的许秋来私底下居然这么善解人意,好说话。
  “我自己发帖,我会帮你解释清楚的。”他握紧拳头,“我蔡仁绝不是输不起的人。”
  他说这话时眉毛竖起,眼神凝重,整张脸都肃杀起来,寒气逼人,看上去更不高兴了,一副随时要_da_ren的样子。
  连远远偷瞄围观的人群都倒退了几步,心中拟好了第二天的论坛热帖标题:震惊!大神蔡仁暴起伤人,辣手摧花原因为哪般!
  许秋来正想劝劝他不用这么在意,白费劲挺累的时候,旁边忽然听人大喝一声:“蔡仁!你在做什么!”
  来不及反应,一个人影飞扑过来,紧紧把不高兴师兄制伏在地:“师兄,你千万冷静!”
  大喊的是徐师兄,飞扑的是韩延,被猝不及防扑倒的蔡仁不知所措、一头雾水。
  “师妹,你没事吧?”黄毛紧跟其后开口。
  “我没事啊,”许秋来摇头,观察了一下气氛。反应过来瞬间,她哭笑不得,“你们以为蔡仁师兄要_da_ren吗?想什么呢?”
  不高兴师兄的情绪是极端了一点,但还不至于打女生吧。
  徐师兄讪讪抓了抓头,韩延窘迫地把人扶起来,连连道歉,然后遣散一众看热闹的人。
  黄毛也很窘,他皱眉,压低声音告诉她:“还不是怪陆神,他刚看见你在这边,说肯定是你比赛没留手,把蔡仁得罪惨了他才找上门来揍人,叫我们赶紧过来救你,他今天没带保镖……”他嘀咕着回头找了一圈,“诶,人呢,躲哪里去了。”
  这,算是来自陆神的关心?
  许秋来仰倒。


第25章
  因为这次阴差阳错的误会,反倒是了却徐师兄的一翻心事,蔡仁答应回到小虎队,替补队员不用他另找了。
  不高兴师兄虽然轴了一点,但为人还算正派,承诺过的事情,很快就在论坛另外发贴澄清,他首楼就阐明许秋来确实是通过测试入队,自己在和她的比试中败落成为替补,并且心服口服。
  蔡仁说话从不拐弯抹角,直来直去,另一贴中那些为他伸冤打抱不平的人们顿时被啪啪打脸。
  似乎是觉得还不够解气,徐师兄稍后便在楼下附赠了一份入组测试,顺带贴出许秋来的解题时间和解题报告,最后总结,如果谁能在比许秋来更短的时间内,提供更完整更厉害的解题报告,随时欢迎他们入组,让许秋来成为替补。
  一开始还有人猜测,会不会是蔡仁抹不掉情面,被师兄推出来解释,怀疑了十几楼,直到有个懂行的计算机系师兄打开测试题一看,当场举旗道歉。
  “参加过上上届信安竞赛,带领的团队排行全国第十六名,应该算有发言权。这份解题报告技术含量很高,师妹的水平在咱们系应该算是翘楚,最难得的是她解题只用了四个小时。我愿为自己在此之前狭隘的性别歧视进行道歉,收回在上一贴中质疑的言论,同时再送给大家一句话——”
  “对不了解的人与事保持静默,不评价、不议论、不诋毁,我们身为Q大人,这应该是最起码的素养。”
  这楼过后,陆续又有几个懂行的计算机系人出面佐证,飘红已久的撕人帖总算沉寂下去,再没有人拿许秋来的实力说事,论坛恢复以往的平静,热点也转移到校庆的事情上。
  少了从前的关注度,上下课过程中也再没人在背后说她小话,许秋来连续几天都心情高涨。
  =
  五月中旬,随着校庆周接近,Q大开始分散陆续举行各个校庆活动。
  因为是整十的校庆年份,活动比往年办得都更加盛大隆重。由于中途大学校长峰会抽调了太多的人,后面要举行的校友招待会,礼仪队人手不够,只能把名额分摊到各个系。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外语学院,女孩子被调走了大半,信院就有点可怜了,计算机系女孩子加起来还不到一百人,集整系之力也挑不出几个身高长相过关,而且还愿意花课余时间为返校校友做志愿服务的。
  应青接到班导的游说任务后就开始发愁。
  许秋来倒是够漂亮,可她平时忙着在校外赚钱,只要不强制参加、没有学分的活动,她根本连问都不会问,更别提这种类似端茶倒水的志愿服务。而且大家上岗前,都要花几天由礼仪老师集中做紧急礼仪培训,更是浪费时间。
  应青万万没料到的是:这一次,居然是许秋来主动找他报名,还表示愿意参加校友招待活动。
  “你不是还参加了信安竞赛吗,又要准备比赛又要参加活动,会不会太累了?”应青担心。
  “班长,从前你总劝我多参加活动,现在我来报名了,你又怕我太累,”许秋来笑起来,“别矛盾了,赶紧把我名写上。”
  应青犹豫了一瞬,落笔把许秋来的名字填在表格里,“周三早上八点起到紫檀学堂培训。”
  “记住了。”
  说完事,她正打算要走,又被应青叫住:“秋来,你最近接到活了吗?我看你有一段时间没做_jian_zhi了。”
  “没有,哪能随时有这么好运气呢。”许秋来提起这个就失落。
  师兄们介绍一次活给她多不容易,但她每次和负责人一见面,人家对她的信任度就大打折扣,又一听她才大一,大部分干脆就不敢要了,怎么解释都不听,说免费先试用都怕她瞎忙活。
  许秋来真的讨厌这个以貌取人的世界!
  “那你存款还撑得住吗?”
  “没事,从前攒的还剩一点,只能先找着看了。”
  “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是个补习机构的办公系统开发,报酬挺丰厚的,你要不要去试试看?”
  “真的?太谢谢你了班长,”许秋来一喜,转而又想到,“你自己不接吗?”
  “我手上还有活,接不了。”再然后,应青把地址和电话都抄给她,“我已经和人提过了,你直接去就好。”
  应青大概是班里最了解她经济情况的人,他是国内最贫困之一的山区走出来的大学生,家里没办法给他任何经济上的帮助,应青除了申请奖学金,和许秋来一样,还要课外_jian_zhi或接活,偶尔往家里寄一点贴补家用。
  大抵两人境地相同,颇有点惺惺相惜之感,比普通同学关系好一点,应青也格外关照她一些。有什么通知和活动,怕许秋来忙着没接到,都会另外跟她说一遍。
  他其实真的佩服许秋来,记得大一刚开学还没发奖学金时候,处处是交钱和花钱的地方,日子捉襟见肘,许秋来只能和他一样在食堂买几毛钱的包子加素菜,每天上完课还要辛辛苦苦去做课外_jian_zhi,但她硬是没有一次申请过助学贷款和贫困补助。直到后来能接到项目了,日子才算好过一些。
  最重要的是,她的强大和自信不是伪装出来的,骨子里自始至终没有穷人的畏缩与自卑,她的精神层次甚至比许多家庭优越的同学更富裕、更高阶。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和自己吃一样的东西,应青根本不会相信她是个穷人。
  =
  许秋来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