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34

处弥漫。
  她有点想笑,因为两个大美女聊天的场景,让她联想起小时候看电视,正反派魔仙变身巅峰对决的紧张时刻!
  =
  从紫檀学堂出来,廖雪约许秋来去食堂吃饭,因为基地里还有事,许秋来只能委婉拒绝。
  穿上球鞋之后,大概因为和袜子间的摩擦,创口贴很容易又松了。
  秋来脚后跟磨破的地方混着组织液和布料粘连在一起,疼得她直皱眉,想起童话里的小美人,只能踮着脚尖走路,每一步都疼心坎上,不禁为自己叹气。
  好不容易回到基地,她立刻迫不及待陷入自己座位,弯腰查看伤口。
  “怎么磨成这样!”韩延惊呼,“师妹你快把鞋脱下来吧,我去给你找药膏。”
  徐景盛看着那斑斑血迹也呆了:“女孩子穿高跟鞋原来这么受罪吗?”
  黄毛:“现代女性的高跟鞋跟封建社会女子裹足真的有相通之处……”
  受到关注的伤口好似更疼了呢。
  许秋来捧着鞋浑身不自在,正想要不要把这几个无聊的围观群众驱散,韩延不知道哪里拿来一双干净的男士新棉拖鞋,摆在她面前。
  高级的面料,灰白相间的格纹,看上去就很柔软,许秋来心动了,这才是她需要的东西。
  她抿了抿唇角,奇道:“教室里还有这种东西呢?”
  “嗯,陆神带来睡觉的,反正他不在,隔空借你穿一穿。”


第27章
  擦完酒精和药膏,袜子是不能往上套了。
  许秋来看着脚边的拖鞋,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半趿上自己的鞋子。
  虽说徐师兄一再强调陆神出差了,他没洁癖,穿了也没关系,但秋来还是没有未经同意用人物品的习惯。说起来,陆离许多天没在学校里出现了,据徐师兄讲是出差去了。这也难怪,基地里这么一点点小事,以他的能力整天呆学校确实浪费生命。
  基地教室里四大块绿底黑板上久违地擦得很干净,上面只写了一道算法题,这也是今天师兄叫她过来的原因。
  这道题据说亚璟电子这个招聘季所出面试题里最变态的一道,有位和徐景盛相熟的研究生院师兄从千军万马中杀出重围,进入面试最终环节,结果在这道题上铩羽而归,回来后百思不得其解,耿耿于怀好几天,最后把题透露给了他们。
  亚璟电子是这次赛事最大的赞助商,了解金主爸爸的思路,或许也是决赛能否取胜的一环。
  徐师兄今早拿到题前还夸下海口,结果见到题目后琢磨了一天,却始终摸不到思路,想出来的几种解题办法都是死循环,只能把师妹叫过来看看。
  虽然是个女孩子,但几个人里数许秋来数学最好,是从小经过系统训练的,不是有句话这么说吗:“一流工程师靠数学,二流靠算法,三流靠逻辑。”说不定她就有其他思路呢。
  许秋来环臂站到黑板正前方,她盯着那道白粉笔写的题目,大脑飞速地运转。
  她之所以喜欢参加竞赛,就是喜欢这种能让她肾上腺素爆发、屏息凝神的难题。
  许秋来其实鲜少有全神贯注的时候,厉害的大脑对她来说像把双刃剑,她可以同时思考几件事,但脑容量也经常被繁杂琐碎的信息充斥,所以她会尽量减少对无关紧要的人或事的思考和关注,这也是身边同学常觉得她高冷、不好接近的原因。
  天气太热,秋来的鼻尖是刚骑车过来还没擦掉的小汗珠,打湿的鬓角贴在_bai_nen饱满的额头。
  她的眼神沉静而专注,半晌没有挪过位置,要不是还有呼吸声,众人大概要以为她已经石化了。
  又隔了很久,秋来终于动了,她走到黑板前拿了粉笔,想把上面那块黑板放下来写题解,大概是机关坏了迟迟扳不动,着急回头喊了一声:“师兄!帮我搬个凳子过来。”
  黄毛立刻把凳子送上,许秋来够到题目,唰唰唰就开始往下写。
  粉笔写断了,韩延又赶紧送上一只新的,地上到处落的是粉笔灰。
  写完左边满满两大黑板,又拖着凳子去了右边,踩上去,继续往下写,不过这次写到一半时,思路却有点卡住了。
  ……这个步骤分组个数不确定的话,出现极端大的数该怎么叠加?
  她捏着粉笔举棋不定好久,却听身后忽然传来声音。
  “剩余数里的最大值加到前三个数最小值上,重新排序继续叠加,直到数组个数只剩下最后三个为止。”
  这猝不及防的提醒吓得秋来一跳,她心中一动,下意识往后看去,却没料凳子晃了一下,她鞋子本就半趿着,重心一个不稳,直挺挺朝后倒去。千钧一发之际,许秋来只想到:玩完了,要是摔到胳膊腿什么的,她岂不是白受三天罪?脚后跟还伤着呢!
  再然后——
  她掉进了一个怀抱里,触目就是陆离那张高贵无死角的俊脸。
  只见他神情吃痛,一副手马上就要断、受了重伤的倒霉样,许秋来心都没来得及扑通两下,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
  “陆神,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站你背后半天了,”陆离甩着小臂,他眉心紧皱,抽空指黑板,“往下写。”
  “哦。”许秋来赶紧重新爬上凳子,却又被陆离叫住,“你脚怎么了?”
  糊着层药膏还又红又肿,陆离看到这种血腥的伤口就头皮发麻,生理性寒毛直竖,好像伤在自己脚后跟一样。
  “礼仪队穿高跟鞋练的呗,”徐景盛插口,“刚进来时候血淋淋的更严重,现在擦了药才好点,我们想把陆神你拖鞋借给她穿,师妹还嫌弃。”
  嫌弃???
  许秋来惊恐地回头盯徐师兄,师兄害我!哪里有这回事?
  陆离眉头微皱,许秋来直觉他浑身都散发着不悦的气息,赶紧两手一起摆动否认三连:“不是的,哪里敢,我没有,我就是觉得没征过你同意,不好动你私人物品。”
  “送你了,穿吧。”
  “也不用那么麻烦……”她正礼貌性推拒两句,只见陆离眼皮一翻,那副中二少年的厌世感又上来了,不耐烦道:“我不想再接你第二次,手都要断了,到底穿_bu_chuan?”
  “穿!”
  陆神屈尊降贵的施舍,秋来竟然觉得有一丝感动。
  她把饱受折磨一整天的脚丫子放进那双看起来就很贵很柔软的拖鞋里,感受到棉花的包裹,好似踩在云端,飘乎乎直到把代码写完。
  “哇!”徐师兄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发出一声惊叹,征得许秋来同意后就赶紧用手机拍下来,传给那位研究生院的师兄看。
  “师妹真的厉害!”韩延是全程看她写完的,沿着她的笔迹,自然知道这过程需要多么清晰的思路支撑。
  “哪有哪有,都不算我一个人做出来的,”许秋来心虚,“多亏陆神点拨。”
  陆离可不是会客气的人,许秋来没听到声,回头一看,发现陆离在修改她刚刚解题过程中写到的函数。
  也没直接擦,他单手插裤兜里,左手拿着红色粉笔往上写,将她白色粉笔的部分压下去。
  他动作很快,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黑板上白花花的代码公式里已经有相当一大片被红色覆盖。
  是的,就在几分钟前,许秋来刚写出、还觉得引以为傲的部分,现而被红色更高端,更简洁漂亮的函数取代。
  陆离收完最后一笔,轻轻把粉笔头扔回灰盒里,拍干净掌心,不带走一粒粉尘。
  负手抬头打量时,端的是一派举重若轻的天下第一高手风范。
  所以说这位才是神呐。
  尽管大家都已经见惯了,但每每到这时候,都还是有点呆。
  许秋来从未有过这样的挫败感,她一面打心底觉得陆离改的是真对,一面又不忍生出一番“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瞧着那宽肩窄腰、颀长的背影,她有些五味陈杂的感觉涌上心头,同时血流却又开始不自觉加速,不知道一股什么滋味携卷着骚动从四肢百骸里涌出来,汇聚在胸口,顶在心尖上,又痒又热。
  棋逢对手,战意澎湃。
  陆离就在这时候回过头,他漆黑的眼眸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