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美人尖-分卷阅读35

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
  许秋来胸口余震未过,小鹿乱撞了好几下,然后就听他问:“你是哭了吗?”
  同时伸手过来,疑道,“眼睛上怎么还黑漆漆的。”
  许秋来没来得及躲开,被他的拇指在眼睑上擦了个正着,看着那擦下来漆黑的墨迹,她脸瞬时也黑了。
  “那是眼线,我没哭,红色的是眼影!”
  “哦……”陆离第一次听说这个,涉及全然未知的领域,他有点茫然,隐约觉得自己是闯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祸,小心翼翼把拇指上的墨迹往身后一藏,顺便在黄毛黑T恤上蹭了蹭,开口:“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虽然说带妆培训一整天,是有点妆残了,但也不至于让他露出那副表情吧?
  许秋来当天晚上回家,卸妆前对着镜子左照右照,觉得明明还是很好看,桃花妆眼角含春,这么一张如花似玉的大美女脸,陆离这家伙是没长眼睛吗?
  =
  周末在许秋来漫长而焦急的等待中渡过,她一次次思考布置行动当天会发生的可能和应急方案,这天终于来了。
  校友招待会分三天举办,周一到周三分别是毕业二十周年、三十周年和六十周年校友招待会。
  然而对许秋来来说,只有周一是特别的,因为这一天,程峰会携妻子冯安妮出席。
  齐进的行程她已经确认过,还在国外出席讨论会,应该赶不回来。
  这也正好,他作为启辰一把手,公众人物,警惕性和安保级别都比程峰要高得多,走到哪里都前呼后拥,行动起来风险很大,许秋来打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奔着程峰去的。
  她需要在后台借职务之便,混入程峰休息室,拿到他的私人手机或任何其他电子设备,植入她的程序。
  就算是名校学生,普通人想不违法近距离接触一回大人物有多难?
  难到她两年里硬是没有找到一点点可能。
  错过了这次,下一次,不知道还要再等多久,许秋来已经快要等不下去了。就算明知道危险,她也必须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她只要一想起来那天,掀开白布时,父亲那双怎么也合不上的眼睛,她就觉得整副灵魂都在被架在火上烘烤。
  之前命运阴差阳错把冯安妮送到她面前,秋来觉得,这是连老天都在为她创造机会。
  周一早上不到六点,秋来就睁开了眼睛。
  窗外的天还没亮,小区里几只小鸟叽喳叫,她洗漱完,开灯对着化妆间的镜子开始盘头发化妆。
  学校没有在会场为她们配备更衣室,秋来需要在家里换好衣服,最好能再提前到场确认一遍。
  确认出席的校友提前半个月就确认过名单,上周五放学前,休息室是贴了名牌各自分配好的,许秋来怕周一找不到机会,当时就已经趁机悄悄把收音设备藏在了属于程峰的房间里。
  学校配发的活动耳机,被她一番改造后,切换频道就能听见休息室里的动静。
  东西都收好,确认一切没有遗漏,她拉上自己的书包,回头就看见秋甜起了,小家伙揉着眼睛站在洗手间门口,小卷毛乱哄哄披在肩头,睡眼惺忪看着姐姐。
  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秋来这么隆重的打扮了,香喷喷的而且好漂亮。
  “姐姐,我们今天还骑自行车上学吗?”
  “不了,今天坐公交。”
  时间来不及,在车站等车的空档,许秋来抓紧时间给妹妹扎小辫。
  刚辫好一边,秋甜把发圈递上,她抬头就见Q大_da_shi别墅那路口转出来一辆黑色小轿车。
  车窗里面黑漆漆的,秋来原以为人家应该没看见她,谁料快到跟前时,车竟减速缓缓停下来。
  “姐姐,是谁呀?”秋甜疑惑往后看。
  秋来三下五除二把小辫子绑好,拎上秋甜书包,告诉她,“咱们有车坐了。”


第28章
  秋甜从小很有礼貌,车门一开,她先跟后排哥哥和开车的叔叔打了招呼,然后像模像样道:“麻烦大家了。”
  看到陆离颔首,这才蹬着小短腿爬上车,坐在后排正中间。
  她歪着头方便姐姐扎另外一边的辫子,大眼睛却在悄悄往旁边偷看,谁知正对上陆离的视线,她像只被抓的小老鼠,噌地把目光缩回来,抱紧姐姐的腰。
  她觉得这个哥哥长着一张不耐烦的脸,很不好说话的样子。就像她最近在看的动画片里那个最帅的大反派,动不动就想毁灭世界,操碎她一颗小孩的心。
  但既然肯捎姐姐和她去上学,或许是个面凶心善的好人呢?
  秋甜想到此处,又埋在姐姐怀里偷瞥,谁知陆离还在看着她,而且手很欠地扯了两下姐姐刚刚帮她辫好的棕栗色小辫子。
  讨厌!
  秋甜最不喜欢别人碰她的小辫,她拨回自己的头发,好声好气解释:“会乱哦。”
  她是敢怒不敢言,毕竟姐姐说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自以为隐蔽地瞪了人一眼。
  陆离却越发饶有兴趣起来,整个一缩小版的许秋来。
  他问:“这就是你妹妹?多大了?”
  “嗯,她叫许秋甜。”秋来察觉秋甜有点别扭。
  这孩子平时挺大方的,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她把妹妹抱在腰上的手扒拉下来,叫人坐端正:“告诉哥哥你几岁了。”
  “八岁,我上二年级了。”
  小孩子的声音带着一种天然甜,很自豪的样子,还奶里奶气的,就是有点咬不准字音,因为透风。
  陆离大清早被□□,心情一路都很烦躁,听到这时,才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你妹妹真有意思。”
  秋甜上周刚掉了两颗侧切牙,最近都不好意思说话,陆离的嘲笑正戳到她的痛处,她内心给这个大反派的打分此时已经狂跌到个位数,在零分的边缘疯狂徘徊。
  蹭车的好感度已经没了,干脆连话也懒得说,小辫子一晃,别过头看向窗外。
  直到附小门口,秋来送她下车,系好红领巾后,秋甜亲了姐姐光洁的脸颊一口,悄悄在她掌心塞了一颗巧克力,贴耳叮嘱:“姐姐路上吃。”
  “哪来的?”
  “昨晚上王奶奶给的。”
  巧克力在小孩的口袋里被体温暖一夜,已经化了。秋来摸摸她脑袋,“下次留着你自己吃吧,姐姐不喜欢巧克力,好好上课,知道吗?”
  “知道,我记住了。”
  车已经动了,秋来还在目送小家伙跑进学校的背影。
  陆离:“你们姐妹感情很好啊。”
  “嗯。”
  秋来点头,“我妈妈生秋甜的时候已经是高龄产妇了,她冒着大出血的危险把妹妹生下来,我当年不理解,现在其实很感激她做的这个决定。”
  正因为这个决定,在他们离世之后,才给她留下一个世上最亲的人。
  她是看着秋甜长大的,从第一声啼哭,到回走、会爬,日渐长开,变成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天使。
  秋来小学不懂事时候,也带过她去偷过零食吃,把打碎的摆件和花瓶黑锅扔给懵懂刚学会爬的妹妹。
  她会给她讲故事,教她堆积木,说道理,玩累了就头并头靠在一起睡觉。
  那种血缘的羁绊,是根深蒂固无论如何无法斩断的。
  就像她不管怎么罚怎么骂,秋甜还是会毫无芥蒂抱着她的手道歉,而她不管有多累,也从未想过要扔下妹妹。
  秋来永远忘不了,十七岁人生剧变的当口,她在殡仪馆守灵跪了一整天,整个人浑浑噩噩如坠深海、只想追随父母而去的时候,是秋甜一声哭唤醒了她。
  那一瞬间,她想到的是,如果她也死了,秋甜该怎么办,她还这么小,要怎么活下去。
  在别人看来,秋来为妹妹撑起了一个小家,但事实上,从某种意义来讲,秋甜也是她的心灵支柱。
  陆离是独生子,那种生命相依的感觉他体会不到,但想想如果他爹现在抱回来一个野孩子给他做弟弟,他肯定讨厌到脑仁疼。
  =
  两人在校门口分别,秋来独自抵达礼堂。
  八点,现场开始打扫和布置。
  时间到九点钟,有校友陆续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