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36


  时间越临近,其实秋来心里越紧张,在她把那颗巧克力剥开吃下肚后,才感觉冰冷的手心有了一丝温度。
  长长的走廊里大概有几十间休息室,这一楼由许秋来和另外一位新闻学院的女生负责。
  她俩起到一个引路、听候来宾差遣的作用,除了最开始在引人进入包厢时端茶倒水,其余时间,若非特别事由,她们是不能无故进入来宾休息室的。
  就算程峰不在房间里,走廊那么多休息室,进出难免人多眼杂被人撞见,只有全部人在会场观看演出和颁奖的时候,才最保险。
  那一环节虽然长达两个小时,但中间有十五分钟休息时间。
  下半场大部分内容是领导讲话和颁发荣誉证书,许多来宾可能提前离场,也就是说,为确保万无一失,她的机会其实只有上半场表演最精彩的半个小时。
  最最重要的是,程峰认识她。虽然许多年未见,许秋来眉眼长开许多,但依旧不能确保他会不会看出自己和父母眉眼间的相似之处,出声询问。
  所以,为避免麻烦,她不能和程峰打照面。
  九点四十五分,当秋来远远在走廊看见电梯里走出穿套裙的冯安妮时,当机立断转身,寻了个借口,把迎宾工作让给自己的搭档,自己接过茶壶,拐进包间倒茶。
  时间又过去三四分钟,她回到走廊,切换耳机频道,一阵微弱的杂音过后,只听里面传来了冯安妮的声音。
  “……我不是那个意思,爸的寿辰肯定是我最重视的,我一定办得风风光光让爸开心,但画展也得办,到时候就办成慈善艺术作品展,把我这次准备展出的24副画拿出来进行慈善拍卖,用”关怀失学儿童“为主题筹善款。”
  冯安妮正极力正试图劝服的人,显然正是程峰。
  果然,那声音之后就弱下来,撒了一声娇:“老公,咱们就趁画展这次机会,联系几家媒体宣传宣传,对改善风评也有好处,扩大你的影响力,事情百利而无一害。”
  “行了行了,以后你自己看着办,只是别再让妈把状告到我这里来,说你整天忙得不见人影就好。”
  虽是轻描淡写,但许秋来确实听出了几分其中暗含的敲打,看来,冒大不韪结婚不到两年的程峰夫妇,感情也不是如外界所想的情比金坚啊。
  冯安妮显然也听出了内里威慑,当下又是一番保证和小意温存,总算把人哄顺了几分。
  豪门媳妇儿不好当,尤其是程峰这种富一代起家的。他愚孝的老母亲大字不识几个,整日只知道对养尊处优的儿媳指手画脚。这种人,若不是程峰的母亲,在路上遇到,冯安妮连眼角都不会施舍人一个。
  在之后,两人的声音便小了,许秋来支起耳朵使劲听,半拼半凑,才勉强听清楚,大概是环亚一个女副总今天也要出席校友会,程峰叫冯安妮去和人套近乎,约莫是启辰最近一个项目与环亚旗下的亚璟电子有往来,提前打探消息。
  那个女总裁和环亚董事长关系不一般,据说早年两人曾有过情人关系。
  ……
  听了半个小时的商场辛密后,程峰大概开始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按照秋来之前查到的行程,程峰今早应该是在郊外开完会议后顺路直接过来Q大的。
  休息室里安静下来,许秋来能听到一些敲键盘的声响。
  这很好,说明他带来了有用的电子设备。
  噩耗是:程峰还随身携带了两个保镖。
  两人正站在走廊尽头的吸烟区吸烟,他们的状态比正常的工作状态松弛。可以确定的是,两人不是为校庆准备的,可能是因为怕早上的会议出差错,结束后,顺带把保镖也带了过来。
  无论什么原因,结果是殊途同归的,因为很明显,程峰在观看表演的时候并不会把保镖一起带到前面去。
  许秋来心中一跳,胸腔随即被不甘填满。
  要放弃吗?
  不!
  不可能,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十点整,招待会的表演正式开始。
  许秋来在听见耳机里的关门声后,又等了十分钟,才从洗手间出来。
  路过吸烟区,她给两位黑衣保镖分别倒了水。
  对方点头示意,但并没有喝。
  许秋来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叫我。”
  她的笑容杀伤力很少有人能顶得住,再加上身后的名校光环,两人虽然不会真的麻烦她什么,但还是心生好感,认真道了谢。


第29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茶水间里,秋来表面上还能维持平静无波,嚼了块口香糖,有一搭没一搭和那新闻学院的妹子说着话,其实已经坐立不安。
  离上半场演出结束还有二十分钟,在这期间,两位保镖始终没有离开过走廊窗边的休息区,从他们的角度,一眼就能看清程峰门口的进出状况。
  好在又过了五分钟,保镖里块头较壮的那一位从沙发上起身,他原地站了几秒,然后朝走廊洗手间指示牌的方向走去。
  许秋来余光始终盯着那边动静,终于等到机会,她立刻用准备好的理由脱身,手搭在小腹上,跟新闻学院的妹子笑道:“我去趟洗手间。”
  “那个来了?要不我给你倒杯红糖水?”女孩挺热心。
  许秋来摇头,“我一紧张就胃不舒服,老毛病了。”
  整层休息室架构是狭长的L字形,她所在的茶水间和洗手间都位于两条走廊的最顶端,而吸烟和休息区则在中间的折点。
  就是说,想去洗手间就一定会被留守的保镖看见,留下印象,所以许秋来并没有直接过去,而是转身下楼,绕了一圈从二楼洗手间旁的楼梯回到三楼,直接抵达洗手间门口。
  走廊没有监控录像,她用最快的速度将男厕门从外面反锁,吐出嚼开的泡泡糖塞进锁眼,将那人彻底锁在里面。
  然后重新下楼,拎着裙摆小跑,沿着来时的路返回三楼另一端。
  她只等了两分钟,果然,吸烟区的保镖在接到一通电话后,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他去帮人开锁了。
  这招叫做围魏救赵,是秋来刚上三年级时候,从兵法上学的。
  几乎人一消失在折角,她立刻从楼梯间现身,把高跟鞋拎在手上,悄无声息踩着地毯到了程峰休息室门口,用早就配好的钥匙将门打开。
  许秋来不知道那锁在他们这些专业人士手下能撑多久,只能赌,在Q大校园里,他们的戒备心没有这么强,把被反锁的门当做某些人的恶作剧。
  书桌上没有摆放任何东西,但她确定程峰离开时,并没有随身携带电脑。
  休息室统一配备两个柜子,一个文件柜一个茶几柜,许秋来一一开找,果然在文件柜最底层找到了笔记本。
  不出意料,开机就是一道锁。
  像程峰这样的商界人士、尤其还是互联网科技公司的重要人物,他的电脑自然有特别的加密手段。
  可能许秋来打开一台普通电脑只需要不到三十秒,但要想不触发任何报警机制在一分钟内打开程峰的电脑,却非常有难度。
  她的心脏跳得很快,因为随时可能有人开门进来。
  或许是紧张,也或许是因为戴手套影响了她敲击键盘的速度和准确度,秋来只能深呼吸让自己冷静,让大脑沉浸到一种飞速运转的状态中,给身体发出每一道准确的指令。
  分针跳到10:35。
  在一声开机提示音后,屏幕变成了桌面状态,许秋来插上自己的U盘开始读秒等待。
  把程序安装好只需要四十秒。
  如果再算上关机和把电脑放回柜子的时间,还需要一分半钟。
  快了,她心中安慰自己,然后,就听走廊在这时传来高跟鞋踩在地毯的脚步声。
  越来越近。
  她的心脏有一瞬间的停跳。
  怎么办?
  来人可以肯定不是她的搭档,学校统一配发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声音要比这个更低更稳沉一些。
  许秋来记得,今天上午三楼休息室接待的校友中只有五位女宾,穿高跟鞋的更是才两位,其中一个就是冯安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