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37


  进度条还剩一半,还有二十秒。
  许秋来来不及反应,她关上文件柜门,抱着电脑一闪身躲进书桌底下。
  下一秒,钥匙_cha_jin锁孔,门把手随即转动。
  冯安妮提前回来了。
  “……眼高于顶的老女人,眼角褶子都可以堆起来了,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傲得不行,不就是个副总,当年还不是靠男人上去的,跟谁不知道似的,平白好像我低她一等,跟她说话爱答不理……”
  冯安妮正打电话,不知在对谁抱怨。能肯定的是,电话那端接听的人不是程峰,她对程峰说话没有那么放肆。
  不过确实能听出她非常生气,气到连一贯的贵妇风度都维持不住了,只听什么东西往茶几上一砸,响声过后,她在沙发上坐下来。
  电脑进度条已经到了末端,窗口自动关闭。
  许秋来把电脑关机,目光透过书桌底层缝隙往外,能清晰看到冯安妮高跟鞋尖精致的花纹。
  一桌之隔,冯安妮随时能走到这边来。
  她喉咙动了动,心跳如擂鼓,把已经黑屏的笔记本轻轻合上。
  10:37。
  再有八分钟,前台的表演中场休息,程峰也可能随时回来。
  到时候被发现,她可以想象等待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
  她得从这里出去。
  秋来脑海里闪过数种办法,却始终没有站得住脚的方案,她唇焦口燥,只得更用力地抓紧电脑边缘。
  终于,冯安妮从沙发上起来了。
  她边打电话,边往门口一站,大抵是没在走廊看到两位保镖,扬声唤了句,半晌才等来其中一个。
  她语气很不善,“还有一个哪去了?人影呢?”
  “他……”
  “我不听解释,现在、马上去给我买杯冰美式,十分钟,要滴漏不要浓缩,动作快点。”
  心情不好的时候,贵妇也是疲于向身边人保持宽容的。
  等冰美式的时间,冯安妮就站在走廊继续打电话,休息室门虚虚掩上。
  秋来起身,以最快的速度将电脑放回文件柜的电脑包里。拎上高跟鞋,从门缝里朝外一看,确定冯安妮正背对她,闪身从门内出来,将高跟鞋穿好。
  再然后,她往后退几步,拉开一个安全距离,轻声唤道:“冯老师。”
  冯安妮回头,被身后的礼仪小姐吓一跳。
  许秋来的脸还是挺有辨识度的,不用怎么想,她记起这个人前段时间才和自己一起共患难,出言回道,“是你呀,真巧,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她本想称呼对方名字,但一时又有些记不起来,唇角荡出一个略显尴尬的弧度,对她摆出个稍等的手势,与电话那端道别后挂断。
  冯安妮不确定自己刚刚的话她听到了多少,只能问:“你过来很久了吗?”
  “刚过来。”女孩的歉疚恰到好处,“真是对不起,太莽撞打扰到您了,我就是刚刚在茶水间看见身型有点像您,想过来确认一下,没想到还真是。”
  尽管此刻冯安妮心情不是那么妙,但在陌生人面前,她一向很善于维持自己的高贵温柔典雅,“没关系,见到你我也很开心。”
  “需要给您倒一杯茶水或饮料吗?”秋来指了指走廊尽头的茶水间,微笑道,“我今天的工作是这个。”
  “不用了,我叫人买了咖啡。”
  ……
  几句寒暄过后,冯安妮推开休息室门,头微往里一偏,邀请道:“要进来坐坐聊会儿吗?”
  刚刚从别人那里受了气,许秋来态度间发自内心的恭敬和尊重让她很受用。
  距离中场休息时间只剩两分钟。
  许秋来刚从那方寸空间里逃生,怎么会傻到又送上门去?
  她摇头婉拒:“不了老师,马上前台中场休息,我一会儿还得工作,真是太遗憾了。”
  冯安妮点头表示理解,忽地想起什么道:“你等等。”
  她说罢折身返回房间,许秋来一颗心提紧。
  因为冯安妮捡起了她刚刚生气时砸在地上那个包,那包原本靠近茶几,被许秋来出门一时不防踢到了沙发旁。
  如果她是冯安妮,此时应该早就发现房间内被动过的痕迹了。
  好在冯安妮自己并没有察觉,她从中抽了一张邀请函出来,交到许秋来手上。
  “我最近办了一场慈善画展,这张邀请函送给你,我上次听你对新印象派的见解很有境地。”
  许秋来受宠若惊,连摆手,“这太贵重了,我不是美院的学生,恐怕暴殄天物了。”
  主要她这个穷鬼也捐不起钱。
  “收着吧。”冯安妮挑了挑下巴,“我和你一见如故,这张邀请函给你,总比送给那些不懂装懂的人有意义。”
  许秋来暗中一枪。
  事实上,她的见解,也全都是临时搜索速记的。
  这一磨蹭耽搁了许多时间,许秋来把邀请函攥在掌心,打算离开时,只见冯安妮望向远处的眼神一动,她说:“我丈夫来了。”
  许秋来的脖颈瞬间僵硬,她知道此刻必须想办法尽快脱身,但人已经快到跟前,她这时连声招呼都不打,头也不回走开,怎么看都不礼貌而且容易叫人起疑。
  “他学财务出身,跟他说画就像对牛弹琴,连莫奈和毕沙罗都分不清……”
  冯安妮拉着她的手,还在小声抱怨,许秋来的心弦已经绷紧了。
  她听着那脚步声越走越近,连背后寒毛都开始倒竖。
  就在此时,走廊前侧来微响。
  许秋来一抬头,就看见前方一扇门打开,走出一个人熟悉的人影来。
  她几乎要喜极而泣了,她大喊一声把人叫住:“陆神!”
  陆离回头,他依旧穿着一身连帽卫衣,手插兜里,神情冷峻得有点吓人。
  壮汉司机大哥就跟在离他几尺远的地方,一起停下来。
  他早上也心情不好,但那时更像是没睡醒耍小孩子脾气,不像此刻,是真的冷,冷到许秋来隔着这么远,都感受到了那股冰封般的寒气。
  “对不起冯老师,我朋友好像出了点事,我过去看看。”就这么一句,终于顺理成章脱身。
  许秋来背对程峰越走越快,内心无比雀跃,她几乎是小跑着到陆离身侧。
  “喂,你怎么了?”
  气氛不太对,秋来抬眸偷偷打量。因为穿了高跟鞋,她个子比平日高一些,已经能勉强到他的鼻尖了,也能更清晰看清楚他眼睛。她说不清楚那是怎么一种感觉,像是他所有的情绪被裹在黑漆漆一团雾里,浓重得拨不开。
  目光落到一旁的房间名牌上,秋来想起来,这似乎就是冯安妮讨厌的那位环亚女总裁的休息室,陆离刚刚是从里面出来的。


第30章
  陆离并没有回答她的问候,只是臭着脸反问:“你现在可以休息了?”
  言下之意大概是她很闲,打扰到他了的意思。
  陆离心情糟糕时候,不喜欢有人在一旁围观。
  秋来却假装并没有看懂眼色的样子,仍然在笑,她秋波眉舒展,杏眼弯弯仿佛泓着一汪湖水,涂了浆果色唇釉的嘴巴唇齿微启,M形饱满的圆唇好像在Buling闪闪发光。
  有点刺眼睛。
  “给你这个。”
  她往他手心里神神秘秘塞了什么,陆离摊开手掌一看,却是颗粉红色泡泡糖。
  那是许秋来刚刚买来塞锁眼剩下的。
  他嘴角一撇,轻嗤:“我像是需要吃糖哄的年纪吗?你觉不觉得自己很幼稚,一颗糖能改变什么?”
  “别误会,我没有想哄你的意思。”许秋来摆手,赶紧摇头:“我就是现在心情真的很好,需要有人分享喜悦。”
  陆离的脸色肉眼可见更臭了,连眉眼都塌拉下来,只用眼角斜睨她。
  秋来把剩下那颗包装撕开,当着他的面放进自己嘴巴里嚼动。
  “你高兴什么?”
  “就是很高兴。”
  “我不喜欢草莓,换个味道。”陆离皱眉。
  “你手上是最后一颗,不要就还给我。”她说着伸手去拿,却不想有人抢,陆离反而往后一退。
  他飞速剥了壳把糖放嘴里,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