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的其他小说

美人尖-分卷阅读38

道:“你刚在躲谁?”
  许秋来没料到他的触觉这么敏锐,怔了一秒才恢复微笑:“一个熟人。”
  “程峰吗?”陆离说话一向直来直去懒得给人留余地,看着许秋来的笑容逐渐僵硬,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乐趣般,开心了一点。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你知道什么?”许秋来的笑容彻底消失了,她一动不动盯着陆离的眼睛。
  “什么也不知道啊,”陆离摊手,“但我十分钟前想去趟洗手间,发现他保镖被你的泡泡糖锁在了厕所里。”
  他吹出一个粉色泡泡,那泡泡扩张到鸡蛋大小极限时噗嗤炸开,被他指着打比方:“喏,就这样,粉红色新鲜草莓味的。”
  陆离果然很敏锐,就这么一点蛛丝马迹都被他联系在了一起。
  秋来心跳加快一拍,她有一瞬犹豫,但最终没有选择撒谎,“……我们之间有一些旧怨。”
  她知道陆离不会细问,移开话题小心道:“你和程峰认识?”
  “我为什么要认识他?”
  陆离头也没抬,语气轻屑,仿佛对方能被他知晓名字已经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
  还是这一副拽得二万五八的样。
  许秋来心中暗松一口气,陆离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既然他们之间不相识,他很大概率懒得把自己的发现往外说。
  送人走到楼梯间,许秋来正打算到这里就折返,忽然听楼梯口传来一声喊。
  “陆离!”秋来抬头一看,发现出声的正是那位环亚女总裁,她居然追出来了。
  就站在三楼楼梯口,从许秋来的角度往上看,那人约莫年近四十,涂正红色口红,套装、丝巾还有一丝不苟盘起的头发都让她看上去强势而精致,很有气场。
  许秋来应声停下脚步,陆离却恍若没听见的样子,不停朝前走,一连又下三个台阶,感觉人没跟上,才皱眉回头问她:“你还不走?”
  许秋来有点懵,她本来就是要回去工作的呀!
  但在当下的环境,显然她应该坚定与陆离站在一个阵营里,落了他面子回头他记仇可就难办了,于是只好又跟着下了几步。
  “陆离!”女总裁追着又唤了几声,陆离还是没有理她。
  大抵是嫌弃许秋来犹犹豫豫走得太慢,他干脆直接伸手过来,攥紧她胳膊往下带。
  掌心触上她皮肤的一瞬间,两个人皆是一愣。
  陆离手很凉,像他本人的肤色一样,带着点不见天日的冷感,许秋来的肌肤却是温润的,既不会烫得扎手,也不会冰得让人有难以触碰的不适感,是那种空调房里的十八度常温,舒适且柔软,女孩子特有的软。
  没走两步,他又别扭地放开,“你就不能走快点吗?”
  “不能,我穿了高跟鞋。”许秋来指指脚下。
  她告诉自己,看在陆离刚刚救了她一命、而且心情不好的份上,不要跟乱发脾气的他一般计较。
  =
  两人一路走到礼堂对面的超市,许秋来打开门口的冷柜,拿了巧克力牛奶,结账后,她在他对面的椅子坐下来。
  陆离伸手要接,却不想许秋来这次自顾自戳开吸管,放进了嘴里。
  不是给他的。
  陆离张口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憋了回去。
  “啊……”秋来猛吸一大口奶,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原来巧克力的苯乙胺可以让人这么开心。”
  她一直奇怪陆离的口味为什么总是单一执着,现在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某种特定环境里,它确实能让人快速安稳镇定。
  “你为什么不高兴?因为那个女人吗?”她也学着陆离使劲吸牛奶盒底,空盒发出滋滋声,“我刚偷听到程峰老婆说她很讨人厌。”
  “确实讨人厌,”陆离赞同,“但她还配不上让我因为她不高兴。”
  许秋来疑惑:“那你臭着脸是为什么?”
  她觉得像陆离这样,几乎是咸鱼一般躺赢的人生,日子简直舒适至极,实在想不通他每天为什么还一副厌世脸。
  陆离没答,只是在桌子上趴下来,眼睛盯着她那个空奶盒,漆黑的长睫颤了颤,“可能主要因为低血糖,眼花头晕。”
  许秋来翻个白眼:“我真是服了你了。”
  她变戏法般右手从桌底下又掏出一盒奶,推到他面前,“你知道,我很穷的,给你记账本上了,以后要记得还我。”
  “好。”他乖巧地点头,把吸管咬在嘴里。
  “还晕吗?”
  陆离摇头。
  “低血糖解决了,次要原因呢,是什么?”
  陆离沉吟半晌,一本正经答:“学习不好只能回家继承百亿家产?”
  唬得许秋来一愣一愣,又气又惊:“百亿家产让你这么不开心吗?”
  “如果可以,你介不介意别人替你承担这份痛苦?”
  陆离瞧她那认真样差点没笑得呛奶,“你居然真信了,你是不是傻哈哈哈……”
  印象中陆离鲜少有笑得这么厉害的时候,他前俯后仰,就差断气了。
  一想到把他娱乐成这样的人是她自己,许秋来就一脸黑线。
  她平时没有这么好骗的。仔细想,其实陆离的生活轨迹、习性观念,也并不与她认识的那些传统富家子弟相似,要不是因为他平时的样子拽得太具欺骗性,这个当她根本不可能上!
  生气!
  陆离笑够,大概瞧她真的快抑郁了,这才收声:“这样,你想问什么,你再问一次,这回我保证认真回答你。”
  “真的?”
  “真的,巧克力奶作证。”
  “那个环亚的副总,她是你什么人?亲戚吗?”许秋来思来想去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那个人,看起来对程峰当下的项目很重要的样子。陆离和她的长相没有半点相似之处,而且从他的态度看,首先就排除了母子关系。
  陆离把喝光的奶盒扔远,一道抛物线过后,响声落进垃圾桶。
  “不是,她是我妈从前的朋友。”
  “从前,那就是说现在已经不是了?”
  “这是第二个问题。”陆离指了指她身后的冷柜,坐地起价,“再来一盒。”
  许秋来拿着零钱和巧克力奶小跑回到他跟前,“现在能说了吧?”
  陆离屈尊降贵地点点头,戳开牛奶之前,又想到什么似的,抬头问她,“这盒记账吗?”
  “不记。”许秋来咬牙切齿吐出两个字。
  果然越有钱的人越抠,抠死他。
  然而陆离接下来的猛料,确实没有辜负那盒奶的价钱,让她猝不及防大吃一惊。
  他说:“我妈不在了,她想做我后妈。”
  听听这惊人的信息量,饶是秋来能言善辩,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好,唯有比惨可破了。
  “没事,你还挺好的,还有爸爸,”她主动帮人戳开牛奶盒推过去,“我爸妈都不在了。”
  陆离也是第一次听秋来说这个,其实他之前就隐约有过猜测,但猜测和当事人亲口承认还是有区别的。
  被比下去了,他胸口有点闷:“我宁愿没有爸爸。”
  “但你还有爷爷奶奶,贺教授多好啊,这么不离不弃拉扯你。”
  陆离有点介意她的用词,觉得秋来没大没小,好像自己是什么动物幼崽似的,但又想想这句话确实没毛病,便没有挑刺,“你没有其他亲戚了吗?”
  “我接那么多_jian_zhi,像是有亲戚肯收留的样子?”
  “那你也太惨了。”陆离不忍。
  许秋来赞同,正要附和,忽而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她现在是反转成被安慰那个了?
  “但你妹妹很幸福。”他补充。
  前一句还叫人生气,后一句就叫人重新愉快起来。
  提到秋甜,秋来手撑着圆巧的下巴,目光不自觉地变得温柔而由衷满足。
  这样的许秋来,让人很想伸手,在她圆弧形状的脑袋上摸一摸。
  说不定像撸猫一样,会很舒服。
  陆离这么想也这么做了,再然后,他一脸嫌弃地收回手,“你怎么抹了那么多发胶?”
  秋来不敢相信陆神居然还有这种倒打一耙的恶劣品质,“礼仪队规定,再说,我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