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39

发胶怎么了,你干嘛要摸我头发?”
  “你们礼仪队都出的什么奇奇怪怪的破规定,又要穿高跟鞋又要抹发胶,全是摧残人身心的东西。”陆离最讨厌那种黏糊糊的质感,在超市外的水龙头底下冲了半天,心理上总感觉没冲干净。
  “就你毛病多。”许秋来在旁边给她递纸巾,“我只是借调,不属于礼仪队,说‘你们礼仪队’是不准确的,向梦才属于礼仪队。”


第31章
  陆离似是惊讶于为什么会从她口中听到“向梦”这个名字,眼神茫然了一瞬。他正待要说话,许秋来耳机里传来唤声。
  她匆匆起身,“我搭档找我,我要回去了。”
  程峰是下午四点钟离校的,在那之前,许秋来成功避开了所有和他可能的碰面。
  但还是出了一些意外,招待会临近结束,她在整理后续工作时,那位女总裁的助理亲自找到茶水间里来。
  他敲门,礼貌道:“你好同学,介意占用你一些时间吗?我们苏总想和你聊聊。”
  许秋来很快反应过来他口中的苏总是谁。
  估计是那人上午看见陆离走时把她捎上了,以为陆离和她有什么了不得的关系。
  她实在不想掺和这些与自己不相干的事,于是扬了扬手中的抹布:“对不起,我的工作还没有结束。”
  那人站门口,低声对电话里说了句什么之后,又重新道:“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我们苏总就在走廊。”
  这下实在避无可避,许秋来只好扔下抹布,与新闻学院的妹子打声招呼:“我去去就来。”
  要是让冯画家知道上午对她爱答不理的环亚苏总亲自赶来非要和自己见面,她怕是更要气得跳起来。
  早上就觉得这位女总裁有气场,那种气场离近之后,压制全开,更是存在感明显。
  她环臂站在走廊尽头,眉眼间是普通女人不具备的天生自信与威严,下巴与颈间微昂的角度,更是显露出一种凌驾于人上的气势。
  “您好,苏总。”许秋来先打了招呼。
  女人颔首算是应答。
  她在地毯上踱步,片刻后才抬头看向她眼睛:“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
  大概是领导当惯了,总喜欢发问,但这个问句是她的台词呢。
  许秋来只想猛翻白眼,考虑到后果,还是忍住了,她答得很规矩,“今天是我和苏总您第一次见面,我想我们之间除了陆离,应该是找不出其他交集的。”
  “你是个聪明人,我也不兜圈子。”
  她的目光自始至终盯着许秋来的眼睛,不放过她任何一个细微的反应,“我们做笔交易吧。”
  许秋来脑海中一瞬间闪过千百个念头,她想起了中学那些小女生们奇奇怪怪的课外读物,忽然有点想笑了。心想要是女总裁砸出五百万元让她离开陆离,这个交易她一定拒绝不了。
  话虽如此,可不能真这样说,她努力绷住笑容,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些,“但我似乎没什么值得与您交易的东西,我和陆离的关系也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密切——”
  “我知道。”女人打断她的话,手微抬,一旁的助理便将准备好的信封递过来。
  秋来傻眼,还真给钱啊?
  “我只需要你帮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她的语调带着那种领导者独有的、蛊惑人心的能力。助理适时打开信封,让她足以看清楚现金支票填写的金额。
  许秋来只扫了一眼便移开眼睛,她深谙他们这群的人的言语艺术,直接发问,“例如呢?”
  “把陆离的日常状态向我报备。”
  “有什么事不能直接问他?为什么要通过我?”
  “你之前看到了,陆离对我有一些误会,但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很关心他。”女人三言两语带过,换个方向攻克:“我知道你年纪轻轻养家很不容易,还有个半大的妹妹要照顾,我也从你那个年纪过来,接受了我的提议,你整个学生生涯都将会过得很轻松,可以参加社团,谈谈恋爱,如果你愿意,毕业后我可以保荐你进入环亚旗下的亚璟电子工作。”
  对普通人来说,支票上的一连串数字零其实已经非常具备说服力,更别提亚璟电子,那恐怕是国内每一位计算机系学生心目中的圣地。
  只要答应这个无关痛痒的小要求,瞬间就能得到这一切,确实是极具诱惑力、非常划算的交易。
  可惜她不是别人,她是许秋来。
  曾经她也是存款后面零多到能轻松给Q大捐楼的人,亚璟电子对别人来说是圣地,对她来说却是一门心思想搞垮的地方。
  这个人查了她的户口,却没深查她的身世才会出现这种差错。
  许秋来也不意外。
  父母刚去世时候她还未成年,不能成为妹妹的法定监护人,是许父的助理帮忙收领,在法律上走了一道程序,成年后,她上大学时又自己把户口迁出来,一来二去,就比较难查了。
  而且现如今,知道她们姐妹下落的故人找都找不出来几个。
  “我恐怕不能答应您的交易,”许秋来拒绝她的信封,“我确实缺钱,但我更习惯把命运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寄托在别人身上。”
  “我跟您说了,我和陆离的关系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信安竞赛一结束,我们就是不常见面的普通校友,关系甚至比不上我们基地那几位师兄,您或许可以到别人那去试试。”
  如果有比许秋来更合适的人选,她不可能来找她。
  女人有些恼了,但并没有在面上显露:“你知道自己刚刚拒绝了什么吗?”
  “承蒙您看得起我。”许秋来微笑。
  =
  当天一结束,许秋来晚上回到家,迫不及待给电脑开机。
  她收到那家教育公司的定金后,除了给秋来买礼物,也给自己添置了台新的26寸显示器,毕竟是吃饭的家伙。
  几台电脑合摆在一起,看起来也像模像样,这些就是她最贵的家当了。
  灯光接连亮起,她敲打几下键盘,屏幕随即跳出命令提示窗口,接着,她开始连接早上在程峰电脑亲自植入的远程后门。
  房间里只剩风扇和呼吸声发出的细响。
  那个植入程峰电脑的地雷程序,许秋来其实准备很久了,她生怕出意外,一遍遍优化代码,一遍遍修改。
  直改到她笃定那道后门的隐蔽性,已经到了连启程技术一把手江哲不特意一寸一寸去搜索查探,都发现不了的程度。
  后门存续期间,她不仅可以远程操控程峰电脑浏览文件,还能打开他的摄像头,监控对方电话会议和往来邮件。
  启辰本就是光赫破产时,两个踩着她爸爸心血的创始人另起炉灶搭建的草台班子,首轮分赃不均,公司从一开始就留下了隐患。
  现如今启辰主分为两大派系,一派是以齐进为首的掌权派,齐进手腕强硬,心狠手辣无出其右,还有以季时安父亲为首的元老派,季父身为启辰第二大股东,世家子弟出身,人脉雄厚,当年为启辰拉来首轮融资,功不可没,在公司内部势利根深蒂固。
  他们内斗有多激烈,许秋来从平日的媒体报纸信息边角料里都能窥见一斑。尤其最近启辰高层动荡,一连几大高管离职,虽说都是相对边缘的职业经理人,但几位老臣无一不是季父的人马,这种程度的挑衅,想必季父已经怒火中烧了。
  启辰去年的年报披露虽然结束,但董监高私下里一直对年报真实性存疑,这点外界没风声,也没媒体报道,是许秋来前段时间从几个启辰管理层私下交流的邮件往来里截获的信息。
  年报出事,脱不了干系的第一个就是程峰齐进,等她找到了证据,找个合适的人递到季父手上,为公司声誉和股价考虑,齐进固然不会轻易被扳倒,但卸掉程峰权柄,调离核心岗,肯定能除季父心中一口恶气。
  这招叫借刀杀人,也是许秋来从兵法上学的。
  她刚进入程峰电脑,就发现他在进行一场电话会议,她不是学财会出身,只能一边录音,一边支起耳朵使劲理解,然后就见秋甜又跑进书房来问她题。
  许秋来一巴掌把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