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分卷阅读40

会议画面的笔记本显示屏合上,转过椅子问她:“又有哪道不会?”
  秋甜被秋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觉得自己太笨,把姐姐都喊不耐烦了,怯生生把背在后面的作业本拿出来,小手指给她看,“计算蜂窝煤的面积……”
  “圆周率不是五年级才学吗,你们老师作业布置这个?”
  一下就被戳穿了,秋甜惴惴不安把手背在身后,“……我今天的作业已经写完了,在床下面的箱子里翻到了你从前的课本,就想试一下。”
  其实平时她都是自己睡前看的,今天是因为秋来给她买了新裙子和小皮鞋,她换上想多到姐姐面前溜达转两圈,也就没有管秋来还在工作。
  原本以为姐姐要生气了,谁知道她皱了皱眉,却摘下耳机,拉过来一个高脚凳子,“把课本拿过来,我教你。”
  “嗯!”秋甜的声音清脆又响亮,欢欢喜喜去拿回自己的文具盒和课本。
  秋来的书桌比较高,秋甜的_pi_gu艰难蹭上高脚凳,坐直刚好可以够到桌面。
  她半趴在作业本上,笨拙地用铅笔在算术本上画蜂窝煤,秋来想起了什么,叮嘱她:“许秋甜,你要保持卫生哦,写完作业脏手不能往裙子上蹭,白裙子穿起来虽然好看,脏了很难搓的。”
  “知道了!”终于夸了她的小裙子,秋甜嘴角止不住扬起来,“我以后可以帮姐姐洗衣服。”
  “嗯,”秋来赞许点头,“你能学会梳头姐姐就更开心了。”
  这个有点难度……
  她的头发每天早上起来都打结,秋甜握紧铅笔纠结,不敢吱声,半天才想到其他话题,“姐姐,你和今天早上那个哥哥是好朋友吗?”
  “问这个干嘛?”
  “我不欢喜他,他笑话我换牙,还揪我的头发。”秋甜告状。
  最重要的是,王川晨说女孩子长大了就会谈恋爱结婚,她最害怕那种姐姐会被人抢走的危机感。


第32章
  校庆最后一天,恰逢小虎队下午在食堂聚餐,分区赛在即,吃饭的同时顺便鼓舞士气,主要系里拨的经费,能随便放开了吃。
  所以当天接待会一闭幕,许秋来便直接把礼服换下来。
  时间有些晚了,她看了看表,心想不知道等会结束之后,时间从紫檀礼堂赶到景园食堂还来不来得及。
  谁知交还礼服给礼仪队的时候,又出了些岔子。
  收礼服和那天发给她的是同一个女生,她把登记的笔一扔,直接把许秋来叠好的裙子在桌子上拉开,指给她看:“谁让你改大的,之前交给你什么样子,现在就什么样改回来,都跟你一样我怎么交上去?”
  当时她给秋来的是S码,这个号小到在队里根本没人穿,是独一件。秋来再瘦,到底是近一米七的个子,其他地方还合身,就是肩膀和衣袖连接的那块有点紧,怕要干的活太多给崩坏了,她只能自己动手加固了针脚,并没有改大。
  向梦她们这拨大部分是刚入学就入选队里的,已经在礼仪队呆了两三年,很得老师信任,这些小事领队老师一般都全权交给她们全权负责。
  像这种时候这个女生拒收,许秋来还真没什么办法,老师不在现场,想也知道,就算找到她那边去,她也只能维护帮自己做事的人。
  “我没有改大,只加了固针脚。”秋来翻出礼服内衬强调。
  “你说没改就没改,谁信,你当时还说自己能穿S号呢,还不是自己动了针线……”
  许秋来听了半晌,气涌上来把礼服往桌上一扔,居高临下俯视她:“你是不是很来劲?”
  女生站起来:“你说什么?”
  “我说你年纪不大官瘾挺大,对师妹耍官威是、不、是、很、来、劲?”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我听你的?我是复读机吗?”
  众人哄堂大笑,女生脸涨的通红,许秋来几乎能肉眼可见她头顶的怒气值一路飙升到爆表。
  她抬手一扬,眼看就要给她一耳光。
  还好秋来早有预感,眼疾手快把那巴掌截在半空中。
  她手劲儿大,像这种娇滴滴的女孩子根本不是对手,对方扭了好几下都没扭动。
  “恼羞成怒很失体面的,师姐。”
  许秋来提醒完,又回头与众人唉声叹气:“大家应该都看见了吧,我在活动之前和这位师姐根本就不认识,礼服故意给我发不合适的号也就算了,加固针脚非说我改大拒收,争论两句就想_da_ren,我们做师妹真的好为难。”
  “看见了!”廖雪很配合地在一旁喊。
  秋来朝她笑了笑。
  再回头,她扔开女生的手腕,“师姐你再好好看看针脚,我到底有没有改大,如果没有,可以马上登记吗?我赶时间,没功夫耽误。”
  女生握紧了拳头,眼睛开始噙了泪花,依旧怒瞪她不肯动弹。
  许秋来又道:“别瞪了,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你哪条有理,我哪条讲错了,你可以说。”
  “你勾引我男朋友!”她指着周围人群,失声含泪指控,“如果不是你,我们就不会分手,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讨人厌,这里有几个人会喜欢你——”
  许秋来摇头,打断她;“恕我直言,你男朋友哪位我不认识,也完全不感兴趣。如果这就是你从头到尾针对我的理由,我觉得很可笑,也为你感到可悲。学校把整个国家最难以企及的优质资源向你倾泻,却培养出你这样没有自我,纠结于情爱的学生,你不觉得羞愧吗?”
  她的眼睛从女生指过的人群环绕一圈,最后收回来,“我不像你,我心灵充沛、人格完整、思想独立,就算没有人喜欢我、认可我,All these I don'tcare,因为我懂得自己的价值。”
  她把礼服归还登记册移过来,写上自己名字。
  横平竖直,许秋来。
  再而后,她神清气爽大步流星在众人目送下走出礼堂。
  其实撕破脸也没什么,反正今后她也不会再来礼仪队了。
  许秋来从来很看不起那些又蠢又坏的人,如果那人足够聪明,想整治她就不会用这些显而易见的手段。
  但看到她这么容易就被气哭,秋来忽然又意识到,这么不堪一击的女孩子,和她计较其实是在浪费自己生命。
  =
  到了食堂,秋来在二楼一家出名的小火锅店找到了大家,师兄们果然已经点好菜了。
  店内人满为患,连蔡仁和胖子师兄两位替补都在,陆神坐在最外一排低头玩他的坦克游戏。
  她来得最迟,主动告罪去买冷饮。
  韩延本打算跟她一起去买,但因为坐在下菜和烤肉的地方,被不想动手的黄毛师兄按下去,“陆神帮一下师妹好了,你今天都没什么运动量,大家都为你的御体担忧啊……”
  陆离忽然被点中,抬头,一副“你居然有胆子使唤我”的臭脸一摆,黄毛的声音就渐渐暗下去,余光使劲朝秋来使眼色。
  许秋来意会,正好他的游戏机发出通关结束提示音,她伸手半哄半骗把人拉起来,给他画大饼:“走吧陆神,火锅和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奶奶最搭配。”
  陆离莫名其妙就被秋来拽到半路上。
  最奇怪的是,他全程居然没有生出什么自主反抗意识,而且收起游戏机,满心开始期待喝奶。
  徐师兄瞧着两人背影:“是我的错觉吗?我总感觉师妹好像掌握一招制神的技巧了。”
  蔡仁和胖子师兄也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这群认识久了的人都清楚,陆离是最讨厌别人强迫他做事的。
  中二少年的通病,别人越想要他做什么,他越喜欢反其道而行。比如当初,其实火_mu_cang手队高振的后台更硬,系里把最厉害的陆离征来,本是想给他们队做指导老师的,但谁料逼得太紧,陆离不愿意不耐烦,头一扭自己来了他们队。
  师妹能这么轻易说动他,真是一招了不得的技能。
  当然,许秋来的技能也不是一朝一夕练就的,为了让陆离顺利通过体测,她可真是使光哄孩子的十八般武艺,好在家里就有个秋甜,对待两者的技巧间互通一下有无,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