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1

  《情郎是皇帝》作者:碧云天
  文案:
  和离之后,搬到新宅子里的林瑶发现,对面住着一个鳏夫,生的倒是不错,一次误打误撞居然就在一起了。
  皇帝子嗣艰难,年过三十,膝下却只有一个公主,新皇后好容易怀了龙胎,却又遇上难产,一尸两命,心灰意冷之下决定到郊外别院里散心,结果他发现对面住着一个,生的寻常,身材婀娜清丽的妇人。
  两个人过了一段神仙眷侣(荒唐)日子,直到林瑶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皇帝:生下来,我家里颇有几分家产,需要儿子来继承。
  林瑶:那我……
  皇帝:孩子总不能没娘,一起回去。
  后来林瑶发现,好家伙,何止是几分家产?
  一句话简介:一段风流韵事带来的姻缘
  立意:女人要学会自强不息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林瑶嫁给夫君王正泽之后辛苦操持了十年,结果等着丈夫功成名就就嫌弃她年老色衰并纳妾羞辱她,林瑶一气之下写了和离书,离家出走,后来林瑶遇到了出宫散心的皇帝,并和他陷入了爱河,两个人琴瑟和鸣,恩爱的过了一生。本文剧情紧凑,文笔通俗易懂,展示了女子为争取自己的幸福和自由而努力的故事。文章内容积极,立意新颖,值得一读。

第1章
  京城的冬日,寒冷刺骨,触目所及都是一片萧索,林瑶只穿着一件素面的锦缎褙坐在太师椅上,脸上表情渐渐的凝固。
  新姨娘青葱鲜嫩的容貌像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娇美至极,她手里端着茶杯,却腰背挺直,傲骨自显,身后站着十几个丫鬟婆子,和孤身一人的林瑶相比,倒更像是这里的主母。
  钱淑秀端着茶水半天,也不见林瑶接,心中颇为不喜,正是僵持间,忽然听到林瑶问道,“你出身高门,如此委身为妾,不委屈吗?”
  钱淑秀想起王正泽的龙章凤姿之来,只觉得满心的欢喜,道,“妾身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曾经林瑶也是无怨无悔的,在王正泽是一个乡下小的秀才开始,全力的扶持他,直到他成了户部尚书,入了内阁,是为最年轻的内阁大人,自然是尊贵无比,前途无限,当真是几百年也出不了这样一个人物,不知道多少京中闺秀的梦中情郎。
  但是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厌倦了。
  “不用敬我。”
  钱淑秀一惊,抬头去看林瑶,却见她神色淡淡的,心中生出几分怨恨来,谁都知道首辅大人王正泽俊秀无双,学富五车,胸有乾坤,是为世间少见的英才,却有个不甚出众的乡下娘子,且入门十年无子,要不是糟糠之妻不下堂,早就已经休弃了,她居然却这般不贤不惠,刁难妾侍入门服伺丈夫,为家里开枝散叶?气道,“夫人,恕我直言,您这容貌身段,早就过了花开时分,已经是昨日黄花,还当有骄横资本不成?”
  昨日黄花?
  林瑶一阵恍惚,犹记得她曾经也是容颜清丽,被无数人倾慕,只是十年来操持,为了做绣活儿补贴夫君读书,眼睛早就熬坏了,虽然还能看见东西,但平日里不敢睁大,显得无精打采,没有曾经顾盼生辉。
  至于原本白皙的肌肤,因着想要省银子,和奶母一同在院子种菜,那天日头太大,又或者要赶制绣品太过劳累,一不小心就踩空了一脚,等着留了血才知道小产了,那还是她入门三年之后第一次有了身孕,她又急又自责,加上没有银两,小月子都没过好,那之后脸上长了斑点,无论如何敷药也退不下去了。
  林瑶转身出去,刚到走廊就看到虽然已经年近中年,但是依然风姿卓越的夫君王正泽,大步流星的走来。
  和这样意气风发的人站在一起,林瑶发现,自己不像是他的娘子,倒像是他的母亲,也怪不得那妾侍嚣张的嘲弄她。
  王正泽皱眉,道,“看到新人入门了?还不去接茶水,跑这里来作甚?”
  林瑶忽然就觉得心力憔悴,道,“夫君可是知道,家里来信说父亲发病了。”
  王正泽一时语塞,但还是说道,“岳父身子不适,做子女的自然是担忧,但是他一年里有半年在床上躺着,你总不能日日为此操心吧?你须得记得你是我们王家人,莫要总是惦记娘家的事情。”
  “我爹是怎么生的病?”
  林瑶是家中独女,当初出嫁的时候几乎带走了家中大半的家产,这才能扶持一贫如洗的王正泽一路走到如今的位置。
  林瑶的父亲是被王正泽当时的政敌用莫须有的罪名关押在牢房里,当时放了话,只要王正泽肯低头求下,就能放了人,只可惜王正泽对林瑶义正言辞的说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今日和他们同流合污,日后谁还肯信我?”
  林瑶信了,等着父亲被放出来的时候,因为在狱中受折磨,回家之后就一直病着,那之后留下了病根,一年里有半年躺在床上。
  直到去年,林瑶才知道王正泽和那个害她父亲的政敌成了至交,两个人相辅相成,在仕途中一路顺风顺水,原来不是不肯低头,只是因为利益不够,对于王正泽来说,她的父亲没有他需要低头的价值而已。
  王正泽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道,“早就跟你说过了,当时境况不同,你还要拿这陈年旧事和我说道?”说道这里,远远的瞧见站在林瑶身后,跟着过来的钱淑秀,见她峨眉轻蹙,委委屈屈的模样,很是恼火,道,“当初岳父还说你贤淑贞洁,端方自重,我瞧着却是言过其实了,不过纳了个妾侍就在这里吃醋耍横,你是仗着糟糠之妻不下堂,谅我不敢下休书不是?”
  “那就休了妾身,不,要和离!”
  王正泽很是不耐烦,道,“你在浑说什么?”
  “我爹爹还说过你人品贵重,虽出身贫寒,却自有读书人傲骨,这才把我许配给你,还赠了半数财产的嫁妆来资助于你,结果看走了眼,把自己给害了,他要是知道你和那贼子称兄道弟,还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子,我看见你这伪君子就恶心!”
  “你疯了不成?”
  “王正泽,当初你娶我过门的时候发过毒誓,说要是待我不好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也不求你待我如初,你要是还有一点良心,想着我嫁过来之后的辛劳就给我写一份和离书,我们好聚好散。”
  王正泽皱眉,“林瑶,适可而止。”
  “我要和你和离。” 林瑶发现说出来这话之后,原本沉重的心,一下子就变得轻快了起来,她耗费了十年的青春,父母半数的家产都用在这人身上,十年之后他功成名就却从妾侍身上听到了昨日黄花?糟糠之妻不下堂?原来她今日的所得不过是王正泽怜悯施舍才能拥有的?
  不,她不需要!
  林瑶甩开王正泽伸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