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3

,那夫人不过是昨日黄花,原本就不如你,如今又这般胡闹,肯定会失了老爷的恩宠,让老爷厌恶,趁着这会儿不要想旁的,争取一口气就生个儿子,在寻了机会让老爷把夫人送去了庵堂修佛,到时候这整个尚书府还不是您说了算,虽说是个妾侍,却也自在的很。”
  “母亲也是这般说的。”
  钱淑秀还记得,父亲决定把她送入王府之后,她很是欢喜,虽然只是一面之缘却早就对王正泽生出了爱慕之心,但是又不甘自己妾侍的身份。
  母亲把她喊到了身边,道,“宁做英雄妾,不做庸_ren_qi ,王大人是少见的英才,以后必有大作为,你叔父给你定下这婚事也是为你好。再说王大人的发妻林氏不过一个乡下女子,又没有子嗣,不足为惧,你去了之后,一定要稳住,子嗣才是关键,但凡生了儿子,就是王大人的长子,自是你出头之日。”
  王正泽在书房看了一会儿公务,就慢慢的稳住了心神,只是想起林瑶走之前那决裂的目光,又觉得浑身不对劲儿,涌出莫名的心慌来。
  外面书童赵沫一直显得有些坐立不安,见王正泽出来,忙上前道,“大人,夫人带着箱笼出府去了,您看是不是派人去寻回来?”
  赵沫九岁被买回来,一直伺候王正泽,现在成家立业,他是看着王正泽如何的走到今日的,旁人都说林瑶是王正泽的糟糠之妻,配不上王正泽,但是他却是知道王正泽能有今日的成就,是林瑶不遗余力的支持造就的。
  “她还反了天了!”王正泽吼道。
  “大人,纳妾原本该是夫人要主持的,您自己做了主纳了钱姨娘,这本就是有些不妥,不过夫人向来分得清轻重,或只是想让您去哄一哄,要不我现在去备马?”赵沫自然是要替林瑶说话。
  王正泽露出几分犹豫之色来,就在这时候,一个小丫鬟走了过来,道,“大人,姨娘问您什么时候过去用膳?”
  王正泽见来的小丫鬟穿着一件鹅黄色的素面比甲,说话轻声细语的十分悦耳,就想起钱淑秀的娇美来,早上钱姨娘依偎过来的时候,身上馥郁的香味,还有柔软的肌肤,实在是叫人留恋,一时脸上神色缓和了几分,道,“我这就去。”
  “大人……”赵沫忍不住喊道。
  王正泽扫了眼赵沫,那目光极为冷漠,这让赵沫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僭越了,马上就低下头来。
  等着王正泽和小丫鬟走后,赵沫在原地站了半日,想起自己刚入府的时候,林瑶摸着他的脑袋,温柔的问他几岁,知道因为家里穷才被卖之后,时常会拿了半旧的衣裳,一些吃食,让他带回家中去补贴家里。
  他们家六个孩子,最小的弟弟几乎是吃着林瑶的施舍才活到现在的。
  赵沫的娘子也是一个府里的,原本是灶上的丫头,叫巧儿,后来指给了他就这样成了亲,这会儿刚从娘家回来,正在收拾东西,见赵沫回来,问道,“夫君,你脸色怎么这般难看?”
  “大人纳了新姨娘,夫人被气走了。”
  “什么?”
  巧儿听了事情始末,气的跺了跺脚道,“夫人虽是女子,但是向来言出必行,不然这些年来又如何把家业做大?她要是说过要和离,那这件事就没有余地了。”
  “这……”赵沫有点慌了。
  巧儿愤愤的说道,“这就是个陈世美,我瞧着他早晚有后悔的时候!”
  ***
  袖佛山庄的别院是林瑶去年才新买的,里头许多东西都是重新置办的,不过因为距离遥远,只去住过一次,回来的时候留了一对老夫妻在那边打理。
  晚上,张山和自家婆娘吴二娘正在院子纳凉,一边打着蒲扇一边吃着种在院子里的胡瓜,这胡瓜外皮发黄,里头却是水多肉嫩,好吃得很,道,“别说这胡瓜看着怪异,吃着倒是不错,还有多少?够不够一筐子,摘了洗一洗就送到京里去,也让老爷夫人尝一尝。”
  吴二娘拍一声,手心里有一只被打死的蚊虫,道,“自然是够的,正好蚊香都用光了,再去买一些回来。”
  两个人正说话这会儿,忽然间就看到外面传来敲门声,“快开门,夫人来了。”
  张山和吴二娘对视了一眼,急火火的去开门,随后就看到熟悉的周氏,还有茂春,这两个人一个是林瑶的奶母,一个是她的大丫鬟,只要她们两个在,夫人必然也在。
  她们一脸风尘仆仆的,显然是走的有些急,吴二娘忙道,“哎呦,夫人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好打扫一番,如今这里乱糟糟的……,快进来喝口水歇一歇。”又对着张山说道,“老头子,你快去多烧一些水,好让夫人沐浴更衣。”
  “哎,这就去。”张山应了一声,就麻溜的去了厨房。
  林瑶也就带了十几个人,马厩,还有下人们住的屋子都是现成的,毕竟之前已经重新布置过一次了,很快就都安置好了。
  洗了澡,换了衣裳,又吃了一口热饭,林瑶舒服喟叹了一口气,指着茂春说道,“把我的首饰盒子拿过来。”
  茂春捧着一个沉香木花钿的四方匣子过来,一共两层,上面一层摆着平时穿戴的首饰,下面一层却是放着银票,地契等贵重的东西。
  “夫人,我一直都仔细看管着,里面的东西不会丢的。”
  林瑶朝着茂春笑了笑,道,“我晓得你仔细,交给你我放心,不过我是在找另外一样东西。” 一个对林瑶来说格外重要的东西。
  翻了好久,终于在一个下面的一个信封里找到了,打开来,是一张年代久远的旧纸,茂春见了惊讶道,“这不是大人的字吗?”
  “正是他写给我的。”
  林瑶虽是个女子,但却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之人,她既然决定要和离,就不会后悔,更何况……,自从做了那个梦,那个梦境太过真实了,她还记得表面上是说让她在庵里修佛静养,实际上则是被软禁一个小院子里,父母见不得,门出不去,形同犯人,当真是生不如死。
  或许她开始还对王正泽心有迷恋,但是今日王正泽的做法和梦中简直如出一辙,更何况她也是实在是厌倦了。
  她从出府开始就琢磨着如何让王正泽答应和离,显然他如今仕途顺利,以后更是不可_xian_liang,越是爬的高就越是爱惜名声,无论是休弃还是和离,总会影响他的清誉。
  所以王正泽宁可把她软禁在庵堂里,折磨死她,也不会同意和离的,不过好在她有这个东西,有了它,徐钰枝就可以逼迫王正泽同意了。
  林瑶舒了一口气,终于把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夫人,这是什么?吾在此立誓……”
  林瑶把纸张折起来,道,“今日累了,早些歇着吧。”
  茂春不敢造次,道,“夫人,奴婢伺候您上床。”
  林瑶躺在床上,把那纸张压在枕头下面,想起十年前刚成亲那会儿,两个人还是蜜里调油一般甜蜜,那时候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