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4

真是觉得女子最幸福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她偶有感而发,说万一王正泽变心该是如何?王正泽当时对她也是真心吧?发誓赌咒说会对她好不说,还写了这份书函,如有违反就自行和离,放林瑶一身自由,而自己将不得好死……
  她当时把这书函当做定情之物十分爱惜的收起来,谁知道最后却是成了她的救命稻草,想来当真是可笑。


第3章
  新姨娘温柔娇美,一夜颠鸾倒凤,逍遥滋味自是不必说,不过即使如此,第二日,王正泽雷打不动的起了个早,他自小刻苦,从来没有睡过懒觉,起床后都要去书房写一遍字帖,又或者看一会儿书,才会回去用早膳,再去官衙。
  钱淑秀十分的懂事体贴,起的比王正泽还早不说,连早饭,官服都预备妥当了。
  王正泽甚是满意,想那林瑶非要离家去了,还当这府邸离开她就不转了,他连饭都吃不了,当真是有些可笑,难道新姨娘就不知道伺候人?
  用了早膳,在钱淑秀不舍的目光中上了马车,只觉得很是妥帖。
  只是刚坐下就突然间就皱了皱眉头,撩开衣袖来,手腕上起了几个红疹子,一看就知道是吃了豆子,只是府邸里厨子都知道他不能吃那豆子,从来不会做,至于早膳,他仔细瞧过,也没有豆子?随即忽而想起,钱姨娘早上喝的豆浆,后来用完早膳,钱姨娘缠了他一会儿……,显然是那时候吃到了嘴里。
  痒的实在是难受,就让车夫掉了车头,回到了府邸。
  钱淑秀夜里忍着痛伺候王正泽,即使不适也要装作愉悦的样子来,好容易睡着,刚合上眼皮就被奶母叫了起来准备王正泽出门的事宜,几乎等于一夜没睡,更不要说,身体浑身酸痛的不行,这会儿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一时听到王正泽回来,都没来得及反应,王正泽却是率先发火道,“看你做的好事!”
  钱淑秀委屈的不行,强忍着泪水,叫人去喊了御医过来,那之后又要煎药,还要去亲力亲为的伺候王正泽,简直苦不堪言。
  早上的分开的时候还蜜里调油一般的,这会儿却觉得王正泽也太不懂体贴人,而王正泽也觉得这钱淑秀做事不够稳妥,还是有些年轻。
  一时两个人居然也生出几分间隙来。
  那之后几日,王正泽发现离开了林瑶,还真是过的难受,饭菜不合胃口,衣服也穿着不甚舒适,更不要说家里的应酬来往,大伯母要过寿,钱淑秀叫人送了一尊上等昆仑玉的玉佛过去,想来也是十分妥当,大伯母却是发作了一通,叫人传话来骂他。
  王正泽六岁失了父亲,九岁没了母亲,几乎是跟着大伯母长大的,感情自然是十分深厚,被这般骂了一通,心里很是郁结,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因为这些琐碎的事情,连纳了美貌妾侍的事情都变得索然无味了起来,反而觉得暴躁的很。
  忍了又忍,实在是忍不住,问道,“这都过了一个月了?夫人还不曾回来?”
  赵沫道,“大人,夫人出府才半个月。”
  王正泽一愣,忽然想起小时候大伯母说过的一句话来,因为日子难捱,所以觉得时间格外漫长,一时忽然颓然,呆坐了一会儿。
  赵沫见状,苦口婆心的劝道,“大人,您去把夫人接回来吧。”又道,“听说夫人一直住在袖佛山上的别院里,那里远离京城,人烟稀少,想吃个李福记的豆沙包都要等一整天,早上叫人去买,晚上才能吃到,那还是凉的,真是艰难。”
  王正泽冷哼了一声,道,“还不是她自找的。” 话虽然如此,但还是让赵沫准备马车,打算去找林瑶。
  ***
  住到了别院的林瑶,第二天就让人把下人们都集中在一处,说以后要跟王正泽和离,如果有人不愿意跟着她,就可以回到尚书府里。
  众人听了虽然觉得诧异,毕竟还没听过谁像林瑶这般,夫君刚刚擢升官职,前途无限的时候和离的,但是他们毕竟都是签了卖身契的下人,又加上平时一直都跟着林瑶自然都是她的心腹,也就没有异议,只是心里未免有些担忧。
  毕竟一个独身女子,在外生活,确实是有些艰难。
  林瑶却好像全然不知道这些,早上不需要早起伺候王正泽,而是在鸟语花香中自然醒来,再也不用顾忌王正泽而不吃豆子,可以喝豆浆,炖豆腐吃,中午还能喝上黄豆煮出来的猪脚汤,配着张山夫妻种的凉拌胡瓜条,清脆又多汁,痛快的很。
  林瑶吃的好,睡得好,上午天气还不热的时候,去山上散步,下午太阳大就在院子里纳凉,吃着凉瓜,看一看闲书,偶尔来了兴致还会弹奏一首。
  不到半个月就惊奇的发现,原本怎么也去不掉的黄斑,却是变得淡了一些,肤色也变得娇嫩了,茂春心疼的说道,“上次花了重金请来的那个花郎中就说过了,叫夫人要少思少虑,想来是因为累着了,才去不掉。”
  “我倒也想过的轻快一点,但是府中的事情我不操心,谁来主持?如今倒清闲了,不用去管了。”
  茂春一开始自然也是觉得林瑶和离的想法有些不合适,但是见过王正泽的薄情寡义,又看到林瑶搬出来之后,过的这般逍遥自在,人也像是被露水浇灌过的花一般,越发的鲜艳夺目,自然是跟着高兴,道,“以后好了,夫人不用管那些破事了。”
  林瑶难得抿嘴笑,拧了拧茂春的鼻子,道,“说的好,不管那些破事了。”
  王正泽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落日的余晖落在院子里,带出温暖的橘色光线来,映衬的那方石桌旁坐着的女子温婉如玉,他一时有些愣住,这不是林瑶?
  这些年无论什么时候,林瑶总是忙碌的,两个人偶有交集,也都是跟他说家中的庶务,让他很是厌烦。
  什么时候,她也曾经这般恬静安逸?
  “大人,您来了,快坐。” 吴二娘见到王正泽赶忙上前行礼,又对着坐在石桌旁的林瑶道,“夫人,大人来了。”一副很是欣喜的模样。
  王正泽坐在了林瑶的边上,清了清嗓子说道, “过了这许多日子了,再大的气也该消了不是?该回去了。”
  这应该算是王正泽率先低头了,语气也甚是和缓,王正泽觉得,他已经很是低声下气了,如今就是在官场上,也鲜少有人让他这般低头说话,但凡林瑶还有几分眼色,这时候就应该顺杆而下了。
  王正泽还想着,如果林瑶顺从,他晚上就不去钱姨娘那边了,也要宠下林瑶,给她体面,毕竟她才是当家主母。
  林瑶见到王正泽就知道他日子过得不顺,他最不喜欢直裰,觉得累赘,反而喜欢简洁的通袖圆领长袍,不过这会儿他却穿着石青色青竹暗纹的杭州直裰,戴着黑色缂丝的方帽,儒雅偏偏,很是风流。
  这是大多数读书人的穿法,也是像钱姨娘喜欢的模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