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5

来她给安排的。
  钱姨娘肯定听府里的婢女说过,王正泽不喜欢直裰,但是没听进去,毕竟年轻,刚入府,也有自己的固执己见。
  但是王正泽最是厌烦旁人替他做主,他表面上不会发作出来,但是会从其他地方找借口发泄,她也是磕磕碰碰许久才明白的。
  原本还有那么一点不甘,这会儿已经完全烟消云散不说,林瑶甚至同情起钱姨娘来,没有她这个黄脸婆在旁边对比,钱姨娘的缺点就暴露的十分彻底。
  颜色再好,吃得不好,穿不好,甚至是需要王正泽来安排府中的事情,又如何高兴的起来?
  至于梦中……,林瑶越来越觉得那应该是自己的前世,她开始确实是吃味的,后面见镜中容颜衰老的自己,在对比依然风华正茂的王正泽,也就死心了,想着做个贤妇,让钱姨娘伺候好王正泽,教了她许多,自然包括王正泽的喜好性情,还有府中许多庶务。
  不像是这一次,她突然的撂挑子,府邸里一下子就乱了。
  “大人,是不是不小心吃了豆子身上起疹子了?”林瑶又道,“你向来不喜欢直裰,却是穿着了……,是钱姨娘的手笔吧,犹记得第一次见大人的时候你也是穿着一件湖绿色的直裰,虽然最寻常的布料,却是如同珠玉在侧,把旁边几个公子们都比下去了。”
  王正泽皱眉,他实在是没空陪着林瑶忆往昔,他也不耐烦说这些,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有甚么好说的?再说,那时候他又穷又窘迫,旁人都是穿着杭绸,最不济也是湖绸面料的衣裳,只有他穿着父亲留下的半旧衣裳。
  “能嫁给大人不知道有多高兴,只是日子毕竟是柴米油盐,大人一门心思要考取功名,让我拿出陪嫁的玉石摆件送给大人的老师当做贺礼,又或者哪个同窗家里有喜事要随礼,十两,二十两……,好容易考上了,又花费了一番,尾牙宴的花销,同期之间的人情来往,还有恩师的谢礼,那时候已经花了差不多了,谁知去杭州任职,上峰是恩师的小儿子,任期亏空了不少银子,大人为了讨好恩师主动要去还了这笔银子,我只好咬牙卖掉了陪嫁的田庄,首饰。”
  “家里是一个铜板都没了,为了补贴家用,跟着丫鬟在院子种菜,没日没夜的做绣活儿去卖,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是那时候没得。”
  “我那俸禄不是都给你了?”
  “七品官职的俸禄是多少?一年不过二十两,大人当时请同僚们上潇湘楼的花费就是二十两,可有记错?”
  王正泽脸上很是不好看,他如今正是意气风华,听人奉承的时候,如何听进去这种抱怨,道,“够了!”
  “大人,我只是想说,这些年我对这王家也是勤勤恳恳的,没有出过差错吧?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大人有不满意的地方,你我少年夫妻,十年来也是一起风风雨雨熬过来的,如今大人风华正茂,我却是这样的模样,成了大家口中的糟糠之妻。”
  王正泽见林瑶说的眼眶都红了,一时沉默了下来,两个人少年夫妻,总是和旁人不同。
  林瑶道,“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看在我十年来勤勤恳恳的份儿上,大人,但凡你有一点良心,就放妾身一条生路。”
  “你混说什么?”
  “还请大人签了和离书,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
  王正泽只觉得这些日子以来的不安终于被印证,他意识到,林瑶说的都是真的,而不是负气,只是到底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他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压住心中的火气,盯着林瑶半响,道,“我答应你,以后不纳妾,就只有钱姨娘一个人。”又放缓了语调,说道,“你也晓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们王家不能断了香火,你才是正妻不是”
  林瑶觉得不可思议,随着王正泽这几年擢升,对她是越来越冷淡,那说话的语气也是公事公办,何曾有这般温柔的时候?
  当真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只可惜一切都太晚了,林瑶早已经心如死灰,道,“大人,你这模样,我还当离开妾身就活不下去了。”
  王正泽原本就是耐着性子劝,其实满肚子的气,林瑶的这话,让他难堪的不行,一下子就爆了,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意了。
  “林瑶,你既然嫁入我们王家,生是我们王家的人,死是我们王家的鬼,实话跟你说,我们王家还没出过一个和离女!”王正泽冷着脸吼道。
  王正泽的态度很是坚决,林瑶虽然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但还是有些失望的,王正泽不同意的原因……,舍不得她有吧,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少年夫妻总是有点感情,但更多的不是念着她这个人,只是她把他伺候好了,换了别人伺候,觉得伺候的不舒坦而已,加上他不能在刚擢升内阁之时传出抛不好的名声来,这才是重之之重。
  无论对外如何解释,和离也好,被休弃也好,都避免不了一个,连家务事都处置不好的印象来。
  “我早就知道你不会同意,瞧,这是什么?”林瑶拿出来那封王正泽写的书信,纸张泛黄,显示着年代久远。
  王正泽脸色一沉,“和离书?”


第4章
  封尘的记忆透过泛黄的纸张渐渐浮现在脑中,王正泽马上就想起来,这是他刚成亲那会儿写给林瑶的,那时候两个人还很恩爱,林瑶也不似现在这般……,王正泽瞧了眼林瑶,她发色枯黄,加上没有上妆遮掩,显得脸上的黄斑更为明显。
  哪里还有曾经清丽可人
  王正泽的心又变得冷硬了起来,道,“没有家中长辈的允许,就算是我亲手写的,也不过是一张废纸罢了。”又狠狠的说道,“莫要在白费心思了,就算是告到官衙,那顺天府尹是我的同窗,又怎么会告的赢?”
  这算是把林瑶的路给堵死了,王正泽是告诉林瑶,无论是家中,还是官衙都是他的天下,林瑶是没有任何翻身的余地的。
  但是显然,他又小看了林瑶。
  林瑶不慌不忙的收起那信,道,“大伯母一直想要老家那栋老宅,我给她了。”
  “你?”
  “我想得了那老宅,大伯母终于可以让几个堂弟住的舒服些,自然就会同意和离的事情,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那是我父亲留下来的产业!”王正泽简直怒不可遏。
  林瑶却冷笑,道,“当初我刚嫁过来的时候,你欠了多少外债?那债主要你把祖宅抵了,是我拿了银子赎回来的,当时你还说以后这宅子就是我的,怎么?如今处置自己的家产也要问过你不成?” 又道,“至于官衙,顺天府尹是你的同窗,难道整个朝廷里的大人都是你的同窗不成?你在官场这许久,自然也有得罪人的的时候,总有人不见得你好不是?你要是不让我过的舒坦,我也不活了,顺天府不成,就去大理寺,大理寺不成就告御状,即使死了也要拖着你下水。”
  王正泽气的浑身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