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10

是什么?就是一点吃食而已。”张山家觉得这匣子雕工精致,一看就是贵重之物。
  “就是一本字帖。”
  张山家的听了,这才放下心来,道,“那替我家夫人谢过了。”
  “客气了。”
  两个人客套的一番,李苋就回去了,张山家的捧着那匣子走了进来,走到院子里看到林瑶正在写家书,就停顿了下,想着不要打扰她,还是林瑶率先发现了她,问道,“来的是对面的邻居?”
  “是,之前不是送了果子和一碟菜过去,说他们老爷很喜欢吃,还夸赞夫人菜肴做的好,这是他们家送来的谢礼,就是一个寻常的字帖。”
  茂春把匣子拿到了林瑶的桌子上,然后打开来,“这字帖怎么这么旧?难道是老物件?”
  这话可是引起了林瑶的注意,凑过来看,等着看到上面的字迹,惊的把手上的毛笔都掉在地上了,她颤抖的喊道,“这不会真的吧?”随后把手放在手帕上擦了擦,虔诚的把字帖捧出来,越是看越是激动,抑制不住的喜悦。
  “夫人,这是真迹?”
  “到如今,这世上已经没有卫夫人的真迹了,不过有个叫古乐的人,也是一位书法圣手,是为大家,他复刻了许多卫夫人的字帖,最为接近真迹了,这应该是古乐的复刻的版本……”林瑶小心翼翼的查看,最后指着印章的位置道,“你看这里,古乐所有复刻版本都是加了一道自己的印章。”
  “夫人,这东西是不是很贵重?”
  “不仅是贵重问题,是在世面上根本就买不到!”林瑶激动的说道,她从小就是喜欢写字,一直临摹卫夫人的字,刚有些起色,就因为嫁了人没有在练了,她对王正泽爱慕倾心也是因为王正泽的字写得出众的原因,嫁人之后,忙于家中的庶务,根本就没空练习,如今她刚和离,终于有空有闲了,就得到这般珍贵的字帖,简直就是想睡觉被人送来了枕头一般妥帖。
  张山家的这才知道这字帖的珍贵,道,“那李总管还说这是寻常的字帖呢,乖乖,居然这般贵重。”
  “他说这话怕是咱们不收。”
  林瑶拿到了字帖简直喜不自禁,去沐浴更衣,随后虔诚的翻开字帖,练了一会儿字。
  第二日早上起来,林瑶躺在床上沉吟了一会儿,喊了张山家的杀了一只童子鸡,鸡肚子塞入小米,葱团,蘑菇,这季节没有生板栗,放入之前泡好的干板栗,用瓦罐小火慢炖了,让张山家的送到了隔壁去。
  林瑶说不出不要字帖的话来,因为实在是太喜欢了,也舍不得退回去,但是她却没有相等的回礼,父母给她的陪嫁,多数都是金银玉石,和这字帖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甚至林瑶还觉得,她要是真回了这些东西,反而是对着字帖的看轻。
  既然隔壁老爷说喜欢她做的菜,她就准备日日做了菜送过去,直到他回去为止,不过一般来住别院的最多不过一个月就回去了,毕竟不是常住地方。林瑶盘算大约做一个月左右就行了。
  李苋和张山家的在门口闲聊,张山家的说道,“你们家老爷可真是阔气,我们夫人说那可是少见的复刻本,贵重的很。”
  “嗨,这东西在喜欢的人眼里,那就是无价之宝,在我们这些做奴婢的人眼里,不过就是一本书而已,还不如一碗馄饨实在。”
  张山家觉得这个李总管说话可真是太对她脾气了,忍不住跟着笑起来,也就没有刚才的紧张,道,“这是我们家夫人亲手做的板栗鸡汤,她说昨日做的凉拌胡瓜未免有些寒凉,今日就做了这补气通脉的菜来,正好补一补昨天的损耗。”又指着另一个纸张说道,“这是我家夫人昨天临摹的字,说想让你们老爷看一看,说一定会好好爱惜,刻苦练字,不敢辜负你们老爷的相赠。”
  李苋也觉得这家夫人很上台面,皇帝让他送过去的时候,也是颇为心疼来着,不过看这位夫人的反应,倒也算是送对人了。
  皇帝还是老样子,躺在藤椅上,脸上看不出什么悲喜,在听琴,他身旁有个穿着湖绿色襦裙的年轻女子正在抚琴,那琴声时而如急流,明快热烈,时而又想春日的风,柔情绵绵,十分的悦耳动听。
  这女子正是皇帝的旁边的女宫尚真弹出来的。
  说起来这个尚真也是生的明眸皓齿,才华横溢,原本是选来伺候皇帝的秀女,皇帝却觉得她的琴技不错,说与其做个等宠幸的才人,不如在他旁边做个女宫,还能一展抱负,就这样从秀女成了女宫。
  一开始李苋觉得有些怪,居然还有人不喜被皇帝宠幸,后来才知道尚真在外面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就等着她满二十五岁出宫成亲了。
  李苋还没走过去,就看到皇帝突然睁开了眼睛,朝着他看了过来,道,“这是什么味道?可真是香。”
  李苋笑着说道,“这是隔壁夫人送过来的鸡汤。”
  尚真就停了下不弹了来,喊了宫女来跟着李苋一起摆了桌,除了鸡汤之外,也有之前准备好的菜肴,但是显然皇帝只看着那鸡汤。
  李苋照例试吃,毕竟是皇帝入口的食物,必须要检验一番,结果一口汤喝下去,只觉得醇厚鲜香,没有其他鸡汤的油腻,喝完唇齿留香,还有种意犹未尽的口感,再去看汤,淡淡的黄色汤底,这是……,熬完之后去掉了上面的油?
  皇帝显然也发现了和常喝的鸡汤的不同,道,“鸡汤凉了之后再去掉上面的一层鸡油,保留了鸡汤的鲜香,又不会觉得腻,不错。”又吃了几筷子鸡肉,“这火候也是恰到好处,鸡肉松软而不柴,当真是用心了。”
  皇帝平时吃饭很是节制,但还是忍不住多喝了一小碗汤。
  李苋就把张山家的说话复述了一遍,“说昨日的菜有些寒凉……,很喜欢那字帖,亲自写了一章,让您瞧瞧呢。”
  皇帝吃的舒服,眉眼都温和了起来,道,“打开来看看。”
  宫女撤了桌子,上面重新铺上了石青色的锦缎桌布,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卷轴,一旁的尚真看了眼,那目光就有些离不开了。
  皇帝问她,道,“尚真,你怎么看?”
  “奴婢听闻陛下把奴婢喜欢的字帖送了人,昨天夜里心疼的觉都没睡好,本来还想着出宫之前腆着脸跟您要了,当做陪嫁呢。”尚真语气不紧不慢,神色也很认真,偏偏说的话却十分有趣,像是真的一般,果然,这话惹的皇帝忍不住莞尔一笑。
  李苋假装生气道,“尚真,你说你拿了老爷多少好物件,还不够呢?”
  “哎,李总管,这东西又不是你的,你心疼什么?”
  几个人说笑了一番,气氛就变得轻松起来,尚真指着字说道,“这夫人的字很见功底,比起卫夫人的,却是有了自己的味道,带着几分灵动婉约,只可惜还是差一些火候,不过陛下这字体算是送对人了,只要肯继续练习,早晚会有所大成。”尚真说道这里停顿了下,带着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