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11

期盼说道,“到真是想要见一见这位夫人了”
  李苋道,“这几日不是闹的沸沸扬扬那件和离的事情?这位夫人就是那位自请下堂的那位。”
  尚真露出吃惊的神色来。“原来是这位夫人,怪不得,能有这样的字,又怎么会是无名之辈。”
  皇帝向来内敛,就是遇到十分高兴的事情也不会失去常态,但也不是没有端倪,比如话会比平时多一些。
  李苋看到皇帝高兴,自己也跟着很高兴,觉得这一趟也没有白来,起码能解开皇帝的心结。
  “你说想要把字练好还需要什么?”皇帝问道。
  李苋一时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尚真道,“宝剑赠英雄红粉赠佳人,这想要练好字,自然需要好的笔墨纸张了,奴婢看,老爷可以赏赐笔墨给那位夫人。”
  皇帝点头,道,“把我书房里那套笔墨给她送过去吧。”
  李苋听完这话,差点一个仰倒,要知道皇帝用的纸可是_te_gong的澄心纸,本身澄心纸就十分昂贵,寻常人都用不起,也很难买到,而这属于澄心纸里的上品,这全天下恐怕也就皇帝才用得到,至于墨锭自然也是少见的徽墨珍品。
  李苋心里头忍不住想着,这买卖做的,昨天用一碟凉菜换了一本名贵的字帖,今天更了不得了,用了一瓦罐鸡汤换了澄心纸和墨锭,这叫什么运气?


第7章
  晚风徐徐,带着些许的凉意,一扫白日里的酷热,林瑶伏案写完了最后一笔,随后细细的打量,还是觉得不足,但是总比之前稍好一些。
  自从得到了字帖,林瑶下定了决心要把字练出来,所以很是下苦功,今日已经练了一个时辰了,挑了几张满意的,说道,“等墨汁干了就收到书房里去。”
  茂春应了一声,叫小丫鬟进来收拾,自己去打了盆水进来给林瑶打水净手,又给她沏了一杯茶水。
  林瑶累的不行,歪在椅背上抿了一口茶水,等着入口一愣,再一看,并不是平日里喝的龙井,茂春见了,有些无奈的说道,“原本茶叶就剩的不多,您非要拿了茶叶做那什么卤味,这十两一斤的茶,奴婢问您要放多久,您就说把剩下的到倒进去,如今只能喝这红茶了。”
  茂春语气里是止不住的心疼,林瑶这才想起来,下午用剩下所有的茶叶做了卤味。
  “这菜肴的好吃与否固然和手艺有关,但是食材也是关键,就算是配料,也不可用下脚料。”林瑶不爱喝红茶,放到了一边,“更何况,能随意就拿出卫夫人字帖的人,自然是非富即贵,别说是十两一斤的茶叶,我瞧着那位平日里,只要他想,恐怕就是名贵的大红袍也能拿来做菜肴的配料。”
  茂春咋舌,“大红袍?奴婢记得上次夫人买了二两,就花了二百两!夫人一口都没喝过,就给大人拿去送礼了。”茂春说道这里突然就住了口,林瑶已经和王正泽和离了,自然是不好在她前面提起这名字……,她小心翼翼的看着林瑶。
  曹氏正在一旁做绣活儿,自然都看在眼里,放下秀绷子,指着茂春道,“你这丫头,就仗着夫人宠你,什么都敢说,要我说正好庄子里缺人种地,你去几天就老实了。”
  茂春道,“那是我机灵,夫人自然喜欢我,去种地?嬷嬷我心也太狠了吧?”
  林瑶看着两个人斗嘴,忍不住笑了起来,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别吵了,快去厨房看看,别是熬糊了。”
  “奴婢这就去瞧瞧,放了那么茶叶,可是要好好看着。”虽然茂春一直和曹氏斗嘴,但其实两个人关系很好,曹氏毕竟年纪大了,这种跑腿的事情自然要她来,一溜烟就不见了。
  曹氏见了,忍不住笑道,“这丫头……,这么毛毛躁躁的,奴婢也去瞧瞧。”说着起身也出了房间去。
  一时屋内顿时就安静了下来,林瑶闭上眼睛,准备小歇会儿,结果还没到一刻钟,就听到茂春急匆匆的跑回来。
  “夫人,隔壁又送回礼来了。”
  林瑶听着茂春的声音就觉得这礼物恐怕不轻,想着随手一送就是珍贵的字帖,这一次不知道又送了什么,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其实还是很好奇的。
  果然,等着看到送过来的礼物,简直是吓了一跳,她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一旁的茂春道,“夫人,奴婢没看错吧,这是澄心纸!”
  林瑶点头,“滑如春水密如茧,没错,就是澄心纸。”
  茂春又指着一旁的墨锭道,“这是徽墨吗?”
  林瑶拿着墨锭,道,“不仅是徽墨,还是李家出的。”
  “就是那个据说给陛下内供的李家吗?”
  茂春这几年跟在林瑶身边,看着她做生意,自然学了不少,也知道许多有名的商户,很有几分见识。
  “不得了,这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出手的。”林瑶惊喜过后忍不住沉思了起来,“你去喊了张山家的过来。”
  片刻之后,张山家的坐在花厅里的下座,她喝了一口茶水,随后道,“虽然是宁国公府的宅子,但是那人奴婢偷瞄过一眼,不是宁国公世子。”
  “只是拜帖用的却是宁国公的,必然和宁国公有关系。”张山家毕竟从小在京城长大人,知道的也多,想了想道,“奴婢听说宁国公有个小儿子,排行老六,生的不俗,是京城里排的上号的美男子,但或许是就因为这容貌,风流成性,年近三十却一事无成,至今还没成亲,主要好人家的姑娘看不上他,次一等的他们家又看不上,就这样拖到了现在还是光棍一个。”
  “风流成性?”
  “可不,就是个色痞子,家中虽没娶妻,妾侍却是一堆,这还不够,据说有一阵子包了怡兰苑的头牌,住了半年,后来还是宁国公断了银子,这才不得已回来的,结果又不老实,偷睡了宁国公的姨娘……”
  茂春听了眼睛睁大老大,曹氏道,“乖乖,这就是色鬼投胎,连自己的小娘都敢动。”
  曹氏道,“后来宁国公要卖了那姨娘,还是这位六爷给了那家人银子,把人给赎走了,再后来听说那姨娘也嫁了人,也算是好结局了。”
  “这人倒不是坏到根了。”曹氏道,“你见过那个隔壁的老爷,生的怎么样?”
  张山家的舔了舔嘴,道,“老婆子也算是见过不少人了,但是不得不说,这位爷当真是生的不俗,哎呦,那话怎么说?眉眼如画?谪仙下凡?反正老婆子不会讲话,就是觉得生的好看。”
  “住在宁国公府的别院里,又是用宁国公的拜帖,而且出手还这般阔绰,只能说明从小就养尊处优,对于他来说这些东西不过就是寻常用的物件,所以能这般随意的送人,且容貌又生的好……,年岁也相似。”林瑶越说越发觉得是这个人,对张山家的道,“你下次问一问,这个六爷成亲没?”
  “哎,奴婢记下了。”张山家的说道。
  另一边,皇帝并不知道他已经被旁人误认为是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