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12

国公府那个风流成性的六爷,只是觉得这俩天吃的很是舒服,道,“明日午膳少做一些,隔壁还会送来。”
  李苋刚给皇帝放了帐子,正准备退下,听了这话忍不住无奈道,“收了那许多好东西,可不是要可劲儿的送菜肴过来?”
  到了第二日,隔壁果然送了一大碗的卤味过来,张山家的闻着那香味,自己都差点流口水,不是她说,他们家夫人做菜真的有一手,“这是我们家夫人做的卤味,有鸡蛋,肉排,藕片,还有这豆干。”
  李苋很高兴,想着皇帝又能好好吃饭了,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客套话,张山家的忍不住问道,“李总管,你们都来住好几日了,怎么就没见过你们家夫人?”
  李苋诧异,没想到张山家的会问起这个,想了想,也没什么不能说的,道,“我们老爷还是一个人。”
  真的是那位六爷?


第8章
  张山家原本觉得问这些有些不合适,但是见李苋没什么芥蒂的样子,又想着两家这般常来常往的,还是问清楚比较好,想来夫人也是想知道的,又道,“真是冒昧,您家老爷可是宁国公府上的?实在是这礼物太贵重,我们夫人不知道该如何回礼,这才让奴婢问清楚。”
  李苋陪着皇帝出来好几趟了,倒也没有遇到过问这问题的,主要他们平日也不和人来往,不过皇帝用的都是宁国公府的名帖,说是宁国公府上的倒也没错,“正是。” 至于宁国公府的谁?还是要去问问皇帝的,好在张山家的也识趣的没有在问。
  两个人又客套了一番,张山家的说起这卤味来,道,“鸡蛋,肉排都是自家的养的,那豆干是前几日夫人叫人从京城里买来的,还存着不少,八角等香料,还加了我们夫人平时都舍不得吃的龙井茶,用瓦罐熬制,文火炖了许久,等着煮好就盖上盖子,密封好,放入井水里,您也晓得这天气太热,不放井水里很容易生变,放了一夜,这样才算是完全入了味。”
  李苋听着几个步骤就觉得十分费心,更不要说这用料了,想着他们皇帝到底没有看错人,这个林瑶,也算是知恩图报之人。
  当然,也不枉费他心疼那些好东西心疼了许久。
  张山家的见李苋欢欢喜喜的收了,也是高兴,虽然是费了不少心思,但毕竟也不过寻常的吃食,比起他们家老爷送的,简直微不足道。
  等着回到了家中,见到了林瑶,斩钉截铁的道,“这位老爷必然是那位六爷。”随后在林瑶的疑惑中道,“奴婢问了是不是宁国公府上的,回答说是。”
  一旁的茂春道,“那他也没说那位六爷呀。”
  “茂春姑娘,你想想李总管只说是宁国公府的,却不说是哪位爷,这说明什么?说明其中有些不好明说。又没作奸犯科,堂堂正正的身份有什么不好说的?那自然是因为是宁国公府的六爷,在外臭名昭著,也就不愿意说了。
  林瑶点头,在她看来,这位老爷无论年龄还是,样貌,又或者是这阔绰劲儿,几乎都已经确凿无疑了。
  “这话以后莫要在传了,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万一叫李总管他们听到,总是不好的。”林瑶道。
  “夫人,您说的是。”
  大家一开始只是好奇,如今基本已经确认了,也就不再去说这件事了。
  另一边,皇帝并不知道,对面从怀疑他是宁国公府那位风流成性的六爷,变成确认他是了,他见李苋拿着新的菜肴过来,忍不住问道,“今日是做的是什么?”
  “今日给您做的是卤味。”李苋放在了案桌上,有宫女赶忙 拿了碗筷过来,盛出放在碟子里,之前已经热过了,用瓦罐装着,这温度能保持许久,拿出来的时候刚好是温热的,正好下嘴。
  李苋按照惯例试吃了几口,随即忍不住道,“奴婢吃过茶叶蛋,但是鲜少遇到人往卤味里加茶叶,还当为什么这般做,如今吃了一口就知道了,他们家这猪排要比外面肉铺卖的肥,想来也是不少好料养的,这猪排肥腻,汤汁就有些腻歪,放入少许的茶叶,去腻还能提味,最主要的是放入的这茶叶,是味道清淡的龙井,不会像铁观音那般浓厚,让茶叶的味道夺了排骨的鲜香。”
  皇帝见李苋说的这般细致,又听他说起林瑶做菜的步骤,从昨天开始准备,已经是放了一夜了,忍不住说道,“倒也是十分赤诚了。”等着李苋试吃后也下了筷子,发现正如李苋说的,味道里有一股淡淡的茶叶清香,却没有盖过猪排的肉香。
  再去吃别的配菜,最好吃的是香干,完全吃透了卤料,不仅有香干自己的味道,还有排骨的肉香,忍不住吃了两块才放下筷子。
  “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夫人在厨艺上颇有天分。”皇帝漱了口,放下茶杯,往后一仰,靠在松软的迎枕上,道,“都说御膳房的厨子才是顶尖的,他们却不知道,因为怕出错,做的都中规中矩的菜,哪里有外面这般灵活多样?”
  李苋也觉得林瑶做的很好吃,见皇帝这般喜欢,道,“要不下了旨,带入宫里去,以后您不就可以日日吃到了?”又补充道,“如今也是和离的身份了,与其一个人在这里没有依靠,不如去宫里,得了您的青眼,也是平步青云了。”
  皇帝却道,“这样一个敢作敢当的女子,不应该被锁在宫里。”
  李苋自然就不敢接话了,皇帝不喜宫里,总觉得那里有怨气,不然也不会一直都没有子嗣。
  “你刚才说她们家没茶叶了?”皇帝依然十分大方,道,“把带来的茶业,选了几样,分别送一些过去。”
  李苋觉得在这样下去,他带来的好东西都要被搬空了。
  只是这一次林瑶却是如何不肯收了,她亲自见了李苋,初见的时候也是觉得颇为吃惊,这个李总管生的白白胖胖的,笑起来很是亲和,还没开口说话就叫人生出十分的好感来,她跟许多高门大户的人来往过,自然知道越是这种看着和善的,其实越是不显露山水的城府深的人。
  又见李总管谈吐举止,十分妥帖,觉得多半是后者,这个人可不简单。
  林瑶说话就越发的客气小心了,道,“那字帖实是叫人喜欢,妾身此从小就练字,一直想要一本这样的字帖,自是说不出退还的话来,只是家境窘迫,也没什么好东西还礼,也就这做饭的手艺还尚可,承蒙你们老爷不嫌弃,只要我在一日就不会断了这饭食。”又指着刚送来的茶叶道,“这的东西却是太过贵重了,妾身实在是受不起,觉得受之有愧,甚至是坐立难安,还请李总管带妾身谢过你们老爷,只说这份心意妾身领,但是却是万万收不得。”
  李苋见林瑶说的诚恳,知道这是她真心话,心里却是有些喜欢上林瑶,他在宫里可是见了不少人,那贪婪就好像一个巨兽,可以吞噬人的心智,最后变得面目可憎,叫人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