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13

恶。
  李苋回去跟皇帝一说,皇帝愣了下,随即难得露出一个笑容来道,“清酒红人面,钱帛动人心呀,这位夫人的心智倒是难得坚定。”
  那之后果然就再也不送东西了,林瑶却是信守承诺,一日不断的送了菜肴过来,一晃眼就过了二十多天,皇帝吃的好,睡的香,来的时候气质冷冽,这会儿却是神色饱满,身上的戾气也是散了不少,李苋看在眼里自然是欢喜的。
  只是马上就到了大朝会的日子,自从Tai祖召集了内阁制之后,许多事情都不需要皇帝亲力亲为了,不过每个月一次的大朝会皇帝却一定要现身,缺席不得。
  要是按照李苋的想法,恨不得就马上下旨召了林瑶去宫里给皇帝安排膳食,但是之前已经问过一次,皇帝不喜,也就不敢在问了。
  就是他很忧愁,皇帝回去之后,又是不愿意用膳了该是怎么办?
  结果林瑶却是十分的体贴,叫张山家的送了一坛子八宝辣酱过来,跟着一道来到是茂春,她穿着一件枣红色的小袄,肤白,目清澈,郑重的说道,“我们夫人本想来相送,只是自古毕竟男女有别……,总是要避嫌,且我们夫人是下堂女,自惭形秽,更不想让你们老爷污了眼睛。”
  “昨日知道老爷要走,我们夫人连夜做的这辣酱,因为加了猪油,猪油凝固了就有些硬,只要稍微热一下就可以化了。”茂春道。
  “你们有心了,收着吧。”皇帝难得说道。
  茂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皇帝,只觉得来人身形高大,虽然穿着寻常,但是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威严来,让她不知不觉中就敬畏了起来。


第9章
  茂春回去的时候,林瑶正在伏案写着什么,见她回来就头也不抬的问道,“可是收下了?这酱是自家吃的,自然不能如外面贩卖那般放一兜子盐,少了盐自然就不可存放太久,这会儿天气又炎热,放在阴凉处也就个七八日的样子,如果能放在冰窖里,倒也吃个二十几日。”
  “夫人放心,奴婢都交代过了。”
  林瑶道,“你做事我自然是放心。”林瑶虽然说了这许多,但是一直没有抬头,而是用心的继续写着,好一会儿也不见茂春离去,有些诧异,这才看了眼茂春,问道,“可是有事?”
  茂春踌蹴了下,道,“夫人,我瞧着那位六爷,怎么跟传闻不太一样!”
  林瑶一直都没见过这位老爷,毕竟男女有别,而且她一个和离女,自然是更要小心,不过那位老爷好像也是不太愿意见人,茂春跟着张山家的去过几次,也没碰到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本尊。
  “怎么不一样?”
  “都说他是_hua_hua_gong_zi,风流成性,是个色痞子不是?”
  林瑶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觉得在背后这样说话不合适,茂春却像是没有看到林瑶的暗示,想来也是憋不住了,道,“夫人,奴婢就说这一次,我瞧着那位六爷好威严呀!您还记得我以前跟着您去顾大人家里,那时候远远的看到顾大人,就觉得顾大人虽然笑着,却是让奴婢紧张的话都不敢说,您还说这叫威严天成,可是这个六爷比起那位顾大人还要更盛!”
  这位顾大人是皇帝的老师,如今不再朝中任职,却还有个太傅的虚职,在朝中人脉极广,王正泽正是拜在了这位顾大人的名下,才得以这般年轻就入了内阁,平步青云。
  林瑶没想到茂春居然这般评价这位六爷。
  曹氏正端了茶水过来,听到两个人说话,她在一旁道,“茂春,你还是太年轻,更是没有嫁人,不知道这些人多么的道貌岸然!你是不是以为那位六爷见到女人就流口水呢?”
  茂春一下子就被噎住了,她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曹氏摆好了茶水,又放上刚刚切好的西瓜,道,“你那是话本子看多了,那位六爷好歹也是宁国公府出身,宁国公是什么人家?那可是太后的娘家,就是在皇亲国戚里,那也是头一号的,这种人总有自己的骄傲,就算是存个龌蹉的心思,那也是关了门,如何会在外面放浪形骸?懂吧!”
  茂春还是觉得不甘心,道,“真的不像,而且生的太也好看了,那模样……”茂春说着这话,忍不住耳根一红,显然是觉得自己是一个没嫁人的姑娘,这么夸个外男不合适。
  这下林瑶彻底被勾出了好奇心,这个六爷到底长的什么模样居然能让人周围人三番两次的夸赞?
  其实王正泽的相貌就很出众,在同一届当中也是叫人眼前一亮的人,茂春跟在她身边,自然看了许久,那眼界也不算低了,她都说生的好……,林瑶还真就想看看这位六爷了。
  不过这会儿这位六爷已经回去了,也不知道下次在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莫要再说了。”林瑶很快就收起了心思道。
  茂春听曹氏这么说,觉得很对,知人知面不知心,好歹也是国公府的公子,就算是好色,也不可能如同街边流浪汉一般外显。
  “夫人,您在写什么?这好像是菜谱?”茂春刚才就看到林瑶一直在写着什么。
  林瑶停了笔,道,“是菜谱,我想着开一个食府。”
  “食府?这不合适吧!”
  茂春和曹氏异口同声的说道,显然都觉得不太妥当。
  林瑶她这些天想了很久,绸缎庄是没办法做了,那还能做什么呢?思来想去还是隔壁这位老爷的捧场给了她启发,她从小就对烹饪颇颇有天赋,做这个最拿手了,为什么就不办个食府?
  “之前你们都说我做的饭菜好吃?难道是哄我的?”
  “自然不是,只是……”
  林瑶知道她们的顾虑,这商贩也分三六九等,其中做食府是最劣等的,会被看轻,不过这是她喜欢做的事情,在则,她如今早就是个下堂的和离女了,到了这地步,还有什么可惧怕的?
  “我们那铺子,明年就不租了,装饰一番就可以直接开了食铺,正好不用找地方,今年在庄子里养一些鸡鸭,多准备一些食材,就不需要全部从外面买,一举二得。”林瑶显然都盘算好了,只是还觉得有不妥当的地方,道,“就是我做的这些菜,说是好吃,却是旁人都能做得出来的寻常菜肴,要做一个在别的地方吃不到的。”
  曹氏和茂春对视了一眼,知道这下是拦不住了,但凡她们夫人下定了决定,就很难回头。
  ***
  皇帝上了马车,行驶了半个时辰,都已经睡了一觉却也不见李苋进来伺候,有些奇怪,问道,“李总管呢?”
  外面小太监道,“老爷,李总管坐在后面呢。”
  “后面?”李苋平时可都是蹭着他的马车,随身伺候左右的,他可是最怕自己被人夺走了差事,根本不给别人出头的机会的,这就奇怪了!
  小太监踌蹴了下道,“总管抱着那坛子八宝辣酱,谁都不让碰。”
  皇帝想象着那个画面,一下子就没绷住笑出声来,小太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