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15

指着一旁的座位道,“都坐吧。”
  一时所有人纷纷按照排序坐了下来,正襟危坐,很是严肃。
  皇帝又让人上了茶水,问了一些例行的公务,等着告一段落,章明指着王正泽道,“陛下,这是新擢升的王大人。”
  不管暗地里如何,表面上这些人都是一派和和气气的。
  一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王正泽身上,皇帝自然是见过王正泽的,毕竟当初他这个状元郎里还是他钦点的,当时的王正泽文采斐然,生的又是一副好相貌,顺理成章的成了状元郎。
  只是到了这会儿已经忘了差不多了,结果没想到让他后面更为印象深刻的,只是因为一个妇人。
  果然如吴大人嘲讽那般,王正泽的脸色很不好,有些发黑不说,穿着也没有其他官吏那般整洁利落,一看就是日子过得不顺心。
  随即想到林瑶的厨艺和做事的果敢来,丢了那样的女子,却留着一个妾侍在后宅里……,这日子过的如何,想想也知道。
  “陛下,微臣深受圣恩……”
  王正泽激动的跪在地上表着忠心,他颇有文采,说的又慷慨激昂,比起在场的那些老油条,多了几分年轻人的干劲儿和赤诚,在加上仪表堂堂的,把在场内那些官吏们都比下去了。
  要是往常,皇帝总是要亲自扶起来,在鼓励一番,毕竟入了内阁就是要重用之人。更不要说王正泽这般出彩,但是坏就坏在,皇帝认识林瑶在前,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再去看王正泽就有些想法了。
  皇帝表情淡淡的,只道,“起来吧。”
  一时王正泽有些_fa,在场的人却各有心思,没有说话,不过王正泽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镇定了下来,脸上露出很是感恩戴德的表情,道,“多谢陛下。”
  那之后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还是无意,王正泽感受到了皇帝对他的冷淡,这让他很是懊恼,最后却归结为钱姨娘身上,觉得她没管好后宅,连早膳都不会安排,导致他精神不足,这才没有表现出色。
  夜里,王正泽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中,钱姨娘小心翼翼的端着洗脚来伺候,却见王正泽突然踢翻盆子……
  那之后屋内尽是女人被打而痛哭的的哀求声。
  赵沫见钱姨娘的奶母默默的哭着又不敢进去,最后带着几分哀求的看着他,狠下心,假装没看到一般看向了别处,心里头却是想着,以前大人无论如何是没打过女人的,可是自从夫人走后,大人就开始这般……,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总觉得后面还要出大事。
  要是夫人还在,何至于此?


第11章
  宁国公府里,小丫鬟雁南端了茶水过来,刚到了门口就看到守门的婆子朝着她使眼色,她的脚步就慢了下来,想问问是出了什么事,只是很快就听到了老国公爷的吼声,到不需要问了,准是六爷又被国公爷训斥了。
  婆子没有出声,努了努嘴,看口型是说,待会儿进去,别是这会儿进去殃及鱼池了,雁南似乎是习以为常了,熟练的把托盘放在了一旁的走廊长椅上,掏了掏兜,找出两块饴糖来,拿了一块递给了婆子,婆子笑眯眯的接了,两个人各自含着糖,一副见惯了的模样。
  屋内,云付被父亲摁在地上揣了好几脚,就是他那张漂亮的脸蛋上也有被打的红色印记,显然老国公爷并没有手下留情,云付满腹的委屈,道,“爹,是人家姑娘瞧不上我,非要退婚,儿子有什么办法?”
  原来云付的婚事又一次被拒了。
  老国公爷气的差点背过去,他六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出众,到了老六也不知道怎么了,读书不行,练武又嫌累,行吧,家里也不是养不起,好歹前面几个儿子争气,有的考中进士入仕,有的参了军,已经升任了军职,也不是差这一个。
  谁知道放任的结果就是,云付到处沾花惹草,还包了青楼的花魁,导致婚事告吹,那之后赶紧喊回家里,结果又和他的妾侍有了沾染……
  老国公爷越想越是气愤,又一脚踹了过去,云付赶忙抱住了老国公爷的腿,喊道,“爹,你再打,就没这个儿子了!”
  “不争气的东西,我要你何用?”
  “怎么没用,好歹爹出殡的时候给你抬棺的人多了一个不是……,哎呦,爹,你怎么打的更狠了。”
  外面婆子和雁南对视了一眼,皆是露出无奈的神色来。
  等着老国公爷走后,雁南走了进去,云付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愤愤对着雁南道,“你这个狠心的丫头,我平时对你也不差,见我被打也不说帮个忙。”
  “奴婢一个丫鬟能帮着什么呀?”雁南不为所动,熟练的去搀扶云付,云付顺势起来,道,“你可以去喊我娘!”
  “您说国公爷会打您,夫人还能在府上?她一早就出门入宫去了。”
  “娘入宫去了?”云付一愣,随即起身,道,“那我也要入宫去,让姑姑瞧瞧,我爹下了多狠的心。”
  云付说的姑姑自然是太后,云付从小就生的好,粉雕玉琢的,皇帝性子内敛,虽然够稳重,但是颇为无趣,对比下,性格活泼的云付自然更得长辈宠,太后很是喜欢这个侄子。
  ***
  日落西沉,等着最后一点霞光散去,太监们赶忙点起了灯,巍峨的宫殿倏然出现的眼帘之中,气势磅礴而威严,叫人敬畏。
  皇帝从御书房出来,受着内阁大臣的跪拜,上了龙撵,他穿着华丽的朝服,戴着世间珍宝的九龙玉冠,身姿挺拔而高挑,清俊疏朗的眉眼隐在珠帘后面,叫人看不真切,却更增添了几分触不可及的尊贵。
  从御书房出来,朝着皇帝住的昭阳殿而去。
  一路上只听得到太监们因为使力而略带粗浅的呼吸声和整齐的脚步声,四周十分的安静压抑。
  正走着,快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间看到前面来了一行人,皇帝道,“那不是阿付?他什么时候回的京城?”
  来人正是入宫了的云付,他虽然是个白身,没有官职在身,却因为姑姑是太后,表兄又是皇帝,早就得了一块入宫的牌子,可以随意出入。
  到了宫门口,递了牌子,那些宫人知道这是宁国公府的小公子,谁也不敢耽误,记了档就放了行。
  两个小宫女原本领着云付去太后的寿阳宫,但是也不知怎么,云付中途突然就改了主意,不愿意去了,知道皇帝在御书房这边,非要过来拜见。
  皇帝上了一天的大朝会,下了朝又在御书房和大臣议事,事情繁杂,夏季如常的洪涝灾,需要赈济,西南那边却又干旱,年底还要减轻赋税不说,须得派个钦差下去查看原委……,因着开了海,大量海盗登岸掠杀,扰的百姓民不聊生,到底是要招安还是要委派水军去剿匪?朝廷水军向来薄弱,又涉及拨银子培养水军的事情上,吵来吵去,好容易才把大事情先处理妥当,正是力歇的时候,自然是没劲儿,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