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17

没定下来。”
  “别急,命中总有定数,该是他的就是他的。”
  宁国公夫人年记不轻了,但是依然有着惊人的美貌,羊脂玉一般的肌肤,一双顾盼生姿的眼眸里带着几分天真,时常会因为事情不顺而哭泣,看起来柔弱不堪,但却偏偏把宁国公管的死死的。
  太后在看看自己,从放在窗下梳妆台上的铜镜里,映出两个人挨着坐在一起人,原本是同龄人,她和苏氏只差三岁,曾经也是京城的两颗明珠,如今看着却像是差了一个辈分似的。
  她入宫,当了皇后,一路小心翼翼,生怕犯了错万劫不复,好些年都没睡过好觉,而这个嫂子……,却是嫁给了真正欢喜她的人,这些年来过着顺风顺水的。
  太后想起当初母亲不喜欢这个儿媳妇,觉得撑不起来,谁知道宁国公就认准了她,死也不肯退步,母亲没办法,只好同意了。
  婚后果然如同母亲所想那般,别说主持一个偌大的宁国公府了,就是自己院子里的事情都处理不好,母亲就诸多不满,可偏偏平时里桀骜不驯的哥哥,婚后就变得听话懂事,很是上进努力。
  母亲也是个通透的,知道这世上的事情不可两全,好歹可以管住哥哥,想着赶紧催促生了儿子,把长孙带出来,娶个好长孙媳妇来,可以帮着主持中馈。
  这个嫂子也争气,第一胎就是儿子,隔了两年又生了次子,母亲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前面三子,二女都像他们云家人,偏偏这个老六却是像宁国公夫人,生的眉眼细致,从小就漂亮的跟小女孩似的,性子也软,又乖又听话,太后每次看到行礼时候沉闷的没有多余话的皇帝,再看看连吃个葡萄,都要给她剥了皮的云付,自然就多疼这个侄子了。
  原本想着给云付赐婚,宁国公夫人却是不肯,说强扭的瓜不甜,她自己日子过得顺遂,就以为所有人的婚事都一样……
  宁国公夫人擦了擦眼泪,道,“让您见笑了。”随后出一套护膝来,道,“上次来的时候瞧见您跪拜佛祖,这地板又凉又硬,怕是膝盖受不住,回去之后就做了这一对护膝,里面用的是羊毛,松软贴肤……,我不会别的,也就是这女红还能见人。”
  这护膝何止是能见人,宁国公夫人的女红是出名的好,针脚细致,还有几朵漂亮的祥云绣花,知道太后喜欢红色,却因为礼佛不能穿,就在外面配上红色,为了不显得太过突出,红色边加上了黑色的澜边,这个配色十分的漂亮,既沉稳大气,又非常的亮眼。
  太后刚才还带着些许的不耐烦,这会儿却是感慨万千,宁国公夫人就是这样,总是能自细致入微的照顾到你,母亲走后,她也就能在这个嫂子身上得到这种关怀。
  “我很喜欢。”太后真心的夸赞道。
  宁国公夫人高兴的不行,笑的像个孩子,让太后想起了云付……,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来,宁国公夫人道,“您喜欢就好,那得空了,我再给您做几个备用的。”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闲话,话题又绕到了皇帝的婚事上,“就没有想过再给他选个皇后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新皇后故去才一年,再说陛下不愿意,我也是没法子。”
  皇帝子嗣的问题和云付婚事,是两个人的通病,说着居然有种同病相怜的心情来,宁国公夫人说起云付的事情,“这孩子居然说没有碰那个青楼的姑娘,他从来不说谎的,也是学坏了!”
  太后没有附和,想起云付的性情来,却觉得约莫是可能的。
  ***
  林瑶每天早上要练两个辰的字,下午则是做菜,觉得不错的就写到了菜单里,准备开食府用,所以虽然不用给隔壁那位六爷做饭,却依然很忙碌。
  不过这种忙碌是充实的,林瑶每天乐在其中,觉得和离之后的日子才算是有滋有味的,为了她自己而活。
  这一天,林瑶做了一道羊肉炖芦菔(萝卜),为了去膻味还特意加了花雕酒,用文火炖了一下午,煮的羊肉酥烂鲜美,因为加了芦菔,羊肉里有了芦菔特有的清甜味道,自然解腻,羊肉吃起来软糯清爽,这两样食材加起来简直就是绝配。
  晚上的时候,奶母曹氏,丫鬟茂春,还有张山家的都来试吃,还有奶母曹氏的大儿子贺顺也过来看望母亲,他如今帮着林瑶管着庄子,这羊肉还是他带来的。
  一个人一小碗,椅子不够,贺顺就带俩儿子蹲在角落里吃,一时大家吃的静悄悄的,半天都没有人说话。
  林瑶见半天没人吭声,只好主动问道,“这味道如何?”
  “好吃。”
  “香!”
  贺顺的大儿子道,“夫人,我们一年也就吃一回羊肉,每次我跟弟弟都吃的精光,那时候没觉得,可是这次吃了夫人做的才晓得,什么叫真的好吃。”贺顺的大儿子使劲儿的拍了马屁,又可怜兮兮的问了一句,“夫人,我还能再吃一碗吗?”
  “你这兔崽子,在这里等着呢?”贺顺喊道。
  林瑶忍不住笑,众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一时气氛就变得格外热烈。
  “是真的,夫人这肉炖的酥烂,咬一口到嘴里就化了一般,满嘴的鲜香味。”
  一旁茂春笑嘻嘻的道,“说的好,再给你添一碗。”
  贺顺的小儿子急了,“我也要加一碗!”
  茂春道,“你学一学你哥哥,总要说出个一二三来不是?”
  贺顺的小儿子没有老大能言善道,憋了好一会儿,才脸色通红的道,“就是好吃呀,呜哇……”可怜兮兮的哭了起来。
  “不哭啊。”林瑶弯腰抱了抱贺顺的小儿子,温柔的说道。“还许多呢,都敞开来吃吧。”
  一时大家又热火朝天的吃了起来,眼看快要见底了,忽然就听到外面传来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谁?”
  不过一会儿,张山领着一个高瘦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杭绸直裰,戴着精致的玉冠,唇红齿白的,一张脸蛋生的极为漂亮,只是如今颇有些狼狈,衣袖上,发鬓上都沾着些泥和草屑。
  张山道,“夫人,小的还当是个贼呢,不过一想,谁大白天的趴在墙上当贼?”其实张山还以为是哪里来的登徒子,可是看看这位公子贵气的打扮和比夫人还要精致的漂亮的脸蛋,就觉得这可能性也太低了一点,也就没说出来了。
  来人脸一红,道,“冒犯了,我爹是宁国公……”男子说道这里停顿了下,有些磕磕巴巴的道,“家里排行老五。”
  “原来是宁国公府的五爷,失礼了。”
  “实在是冒昧叨扰了。”这位宁国公府的五公子很客气,语气也非常的温和,林瑶越看越觉得事出有因,果然他道,“本来是来别院小住,结果就闻到这香味,我没有别的喜好,就是好吃,看到美味佳肴就有些忍不住……,还请夫人不要怪罪。”


第13章
  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