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18

瑶见他直接道明来意,颇为诧异,宁国公府是个什么人家?京城里一等的世家,什么珍馐美味没吃过?居然对着她一锅羊肉流口水?还爬墙?她就想起了之前走的六爷,加上这个五爷,这俩兄弟也真是好吃如命,没谁了。
  “五爷,您坐。”随后对着茂春道,“拿新碗过来,就是前几日买的那一套青花瓷。”
  过了一会儿,茂春就端着托盘过来,漂亮的青花瓷内装着冒着热气的羊肉,还有一碟子糖蒜,一杯漱口的茶水,林瑶毕竟是妇人,不好在屋内招待,毕竟要避嫌,就摆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
  云五爷吃相很是文雅,慢吞吞的吃了一口,随后眼睛一亮,赞道,“这是夫人做的?这羊肉应该是三个月的小羊羔,肉质鲜嫩,无膻,芦菔在一开煮的时候放入,几个时辰后基本都化掉了,羊肉完全吸纳了芦菔,吃起来很是清爽酥烂。”
  林瑶心中诧异,之前还有有些芥蒂,毕竟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家中,结果听了这话却是全然的佩服了。
  “夫人,您是不是加了花雕酒?”
  林瑶惊奇的点头,她之前做菜,茂春等人只会说好吃,却没有人像这个云五爷一般,能说出个一二三来,其实这才是她想要的意见。
  “妙呀,花雕酒口感绵柔,这羊羔肉柔嫩,正是相配了,要是换成了其他酒,就会被这酒味冲淡了肉的口感。”
  这云五爷说的头头是道,惊的一旁的茂春等人一愣愣的,贺顺的大儿子麦苗道,“爹,我刚说了一句话就加了一碗,这个老爷说了这许多,能加几碗?”
  麦苗满眼都写着佩服,他是真心这么想的,结果这话一出,顿时大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贺顺道,“莫要乱说,快给老爷赔罪。”
  云五爷却是个好脾气的,道,“不碍事,孩子说的是实话,我就是来蹭饭的。”
  这话说的豁达,顿时就让所有人对他生出几分好感来。
  这个人出身不低,举止又十分的文雅,平日都是他们不敢瞧一眼的老爷,这会儿却是这般平易近人,这个举动一下子就收买了在场几个人的人心。
  来了客人,自然不可能继续在院子里了,曹氏带着儿子,并两个孙子去了后宅,院子里只剩下茂春,张山夫妻俩,还有云五爷和林瑶。
  云五爷放下了筷子,意犹未尽的回味了下,道,“多谢夫人款待,只是这花雕酒恐怕不是绍兴产的吧?”
  林瑶这下是彻底没佩服了,居然有种遇到知己的感觉,道,“是,我也晓得绍兴的花雕酒好,只是那酒本就是御供的,很难买到,就算是有卖的,价格也十分昂贵,作为配料,实在是用不起。”
  “这有何难的,今日受了夫人的款待,就送夫人一坛子绍兴花雕酒……”
  林瑶道,“五爷的心意妾身领了,只是这花雕酒就不必要了,一碗羊肉而已,何至于要什么谢礼,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已经很少有人能跟妾身品评菜肴了。”
  林瑶这些日子为了开食铺,在菜单上颇是下了功夫,只是无论她做个什么,旁人都会说好吃,让她很是头疼。
  而今天遇到这个云五爷,虽然不过几句话,却是每一个都说道了点子上,让她觉得聊的很是投机。
  两个人很快就畅聊了起来,云五爷见多识广,说起来各地的美味佳肴头头是道,林瑶虽然在厨艺颇有天分,但毕竟是内宅妇人,见识有限,就很喜欢听云五爷说这些。
  等着云五爷回去的时候,不仅酒足饭饱,还拎着林瑶之前做了五六种酱菜,林瑶就想起之前的六爷来,道,“前几日刚走,说也是宁国公府的……,我就猜着应该是府上的六爷?”
  云五爷突然被口水呛到,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等着云五爷走后,茂春忍不住对着林瑶道,“乖乖,这宁国公府是怎么回事?那个六爷生的就少见的清俊疏朗,这个五爷也是了不得了,漂亮的像是谪仙下凡一般的。”又道,“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前还当老爷生的不俗,这么一对比,就发现也不过如此。”
  茂春说完就去看了一眼林瑶,却见她不甚在意的样子,舒了一口气,只要夫人不生气就好,其实她也是一时感慨。
  林瑶道,“到真是想见一见这个宁国公夫人了,也不知道生的如何倾国倾城,儿子容貌都这般出众。”
  一旁曹氏道,“这里是宁国公府的别院,总会有机会的。”
  那之后,云五爷就时常来蹭饭,他和林瑶一谈就个把小时,基本都是关于烹饪的方式,两个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倒是相处的十分融洽。
  一晃又过去了半个月,天气渐渐转凉,林瑶菜单在云五爷的品评试菜下,修修改改最后拟的差不多了,却少了一味主菜,她对云五爷道,“您看咱们京城几个出名的酒楼,桃花源的最出名的就是交桃花酥的一味糕点,还有福运楼,出名的则是糖醋鲤鱼……,我开的食府也要有个最为特色的菜肴才是,但凡人们提到这个就会想起我开的这家酒楼。”
  云五爷这半个月跟着林瑶蹭吃蹭喝的,脸都圆润了不少,不过他之前就有些偏瘦,这会儿稍微胖了一些,反而越发的漂亮精致了。
  他到没想过这许多问题,听了林瑶的话道,“夫人当真是深思熟虑,是这个道理。”
  两个人沉默了下来,显然都在想事情,好一会儿,突然间云五爷道,“我想起来,几年前吃过一次羊肉,那味道至今都难以忘怀,甚至想起来如同做梦一般。”
  林瑶道,“是什么样的羊肉?”
  “小羊羔肉,这样卷起来,然后用刀切薄片,那刀工好的,肉片下来薄如蝉翼,我们围坐在锅子旁边,把切好的羊肉片丢入锅中,也就放进去这功夫就熟了,捞出来蘸酱吃,那味道……”云五爷说着就差流口水了。
  林瑶诧异道,“直接早锅旁边捞肉吃?”
  “可不是,但就是好吃。”
  林瑶有些难以理解,但是这些日子以来,她是见识过云五爷的挑剔的,是真正的美食家,他说好吃,那自然不差的,就有些跃跃欲试道,“现如今还能吃到吗?”
  “是在他家吃的,倒也不是酒楼,要不我去问一问?夫人先等我消息?”
  “那就有劳了!”
  ***
  皇帝忙了半个月,总算是把堆积的事情处理的七七八八,可以松了一口气,按道理这饭量也应该上来,结果吃的却是越发少了。
  太后自然担忧,还叫人喊了李苋来问,李苋自然不敢跟太后说是因为林瑶做的八宝辣酱吃完了,只是说皇帝没有胃口,太后也知道皇帝的情况,最后道,“要不从民间选几个厨子入宫,给陛下做点新花样看看如何?”
  李苋自然赞同,道,“还是娘娘心疼陛下,这个主意好。”心里却是想着,甭管外面做的如何花哨,入了宫都有规矩,最后做出来的还是那般中规中矩的,只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