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20

一些。
  李苋端了姜茶过来,道,“陛下,六爷,快喝一杯避寒。”
  云付从刚才就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小心翼翼的端了茶水,吹了吹就抿了一口,随后偷瞄了眼皇帝。
  皇帝又好气又好笑,摇了摇头。
  李苋也是无奈,觉得云付当真是有些天真,道,“六爷呀,您告诉林夫人你是云五爷有什么用?那些人说闲话人也当你是云五爷不成?他们又不是不认得你!”


第15章
  云付沉默了下来,李苋又道,“林夫人日子过得艰难,只能在这人少的别院里避世,六爷,您倒是好,非要凑上去给人添堵。”
  “不是……”云付觉得李苋说的不对,林瑶没有闷闷不乐呀?也没艰难,每天练字,做菜,和丫鬟婆子们其乐融融的,日子过得惬意舒适。
  “也没有个可靠的娘家,只能靠着王尚书的照拂活着,那王尚书是看着往日的情面,但要是知道和一个生男走的这般近,还是您这样盛名在外的浪荡子,该是如何做想?”
  “我是冤枉的!”云付委屈的说着,随后想说点什么,但是又词穷,无论怎么样,总之频繁的和林瑶来往,确实是不妥当的。
  “所以六爷,您适可而止吧。”
  云付一下子就蔫了,以前因为青楼花魁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他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有余悸,实在是不想再经历了那种千夫所指的日子了,当然,他更不想林瑶因为他而陷入艰难的境地。
  李苋云付终于听进去了,道,“六爷,您要不今日就回京去?”
  “我……”云付根本就不想回去,回去了有什么呀?娘每次看到他都会唉声叹气的,至于爹?没打他就不错了,而且走了之后就吃不到林瑶做的美味佳肴了!他们俩刚刚找到了怎么做火锅的方法,准备大干一场,研究各种锅底,是的,那个吃法叫火锅,是那个传人告诉他们的,本来觉得有些怪异,后来想想,围着锅子吃,下面有火,上面有锅,不就是火锅?也是很恰当的名字。
  李苋又加了一把火,催促道,“趁着现在还没闹出什么事,要真是出了事就晚了。”
  云付无奈,转头准备去收拾行囊,但是心里却很不甘心,看到正在喝茶的皇帝,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道,“不对呀,我走了,陛下不还在?难道陛下就不是生男?”
  皇帝道,“你当朕会和你一般,日日都去隔壁蹭饭?”
  云付彻底没话说了,觉得自己这问题也有点傻,皇帝是谁?怎么会为了区区一顿饭去隔壁蹭饭?那是他才会干的事情不是?
  “我去跟林夫人道个别。”
  云付生怕皇帝不同意一般,一溜烟就不见了,他去了隔壁敲门,来开门的是张山,他一直负责守门,他婆娘则是做院子里洒扫等事情,看到云付,露出高兴的神色来,云付这个人脾气好,人也生的好看,出手也很大方,这些日子跟张山等人混的十分的熟稔,更不要说平时为了避嫌,云付来访的时候林瑶一定会让张山夫妻在跟前,不会和他单独相处,道,“五爷,您这鼻子可真灵,是不是知道我们夫人在做火锅?快进来。”
  “这么快就做出来了?”云付惊喜道。
  “早上不是和我家那口气去山上,正好采了一把蘑菇回来,夫人说这个做汤底最鲜,忙活了半天,刚做出来。”
  走到了院子里就看到一个铜锅摆在了亭子中央,下面放着炭火,正冒着热气,林瑶穿着一件杏色的通袖小袄,系着湖绿色的围裙,利落的盘了个圆鬓,见到他过来,笑着道,“云五爷来了,快来尝尝,我可是琢磨了好久。”
  这些日子以来,林瑶吃得好睡得香,加上了继续用药,脸上的黄斑只剩下浅浅的痕迹,擦了粉就都遮住了,隐隐显出她原本清丽出众的容貌来。
  云付是个不看人容貌的,他对这些天生就少一根筋,大概是因为自己生的比所有人都好看,也就麻木了,但是今天,却觉得这样笑的温婉的林瑶十分的叫人心悸。
  他也说不上来什么,就是觉得好看。
  “林夫人,我得家去了。”云付第一次感觉到了和人分离是这般不舍。
  林瑶见云付快要哭出来了,一双漂亮澄清的眼眸里蓄满了水珠,似乎马上就可以落下来,要是寻常男子这般,少不得要骂一句做作软弱,但是偏偏云付生的十二分的好看,加上他毫无城府的性子,倒是叫人生出几分怜惜来。
  “怎么不多呆一些日子?”
  “还不是陛……”云付马上就停下,差点就把皇帝供出来了,道,“就是说在这里呆的时间挺长的,也该回去了。”
  林瑶道,“正该是如此,倒是我这些日子叨扰五爷了。”
  云付见林瑶没有挽留自己也是郁结,直到看到了火锅的汤底,暂时忘掉了这些烦恼,他用汤勺盛了一小碗,喝了一口,露出满足的神色来,道,“是用鸡汤熬的汤底吧?汤色清亮浓稠,应该是用文火熬了个把时辰,鸡汤本就很鲜加上菌菇,那真是绝了。”
  林瑶早就见识过了云付的本事,他的味觉是真厉害,很多东西吃了一口,基本都能说出七七八八的,笑着道,“既然五爷觉得还能入眼,那就喊了六爷过来一同吃吧。”
  “什么?不行!”
  云付觉得心虚的不行,皇帝要是来了说不定会暴露他冒充他五哥的事情。
  “是我这里太过粗陋?”林瑶并没有讽刺的意思,她是真心这么认为的,这些世家子弟们都是娇生惯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她这别院又没精细的修缮过,自然比不得隔壁的。
  “自然不是!”
  林瑶一直想要当面跟隔壁那位六爷(皇帝)道谢,这会儿刚好云付也在这里,正好一同招待两兄弟,少了尴尬,最是恰当不过了。
  云付发现根本就拦不住了,一时急的挠墙,忽然间就想起来,他出门前皇帝是怎么说的,说他才不会像他这般来这里蹭饭,顿时就放下心来。
  陛下是什么人?又不像他这般好吃,而且林夫人这里用的餐具虽然十分精致,但那是对比寻常老百姓,跟御用的是没法比的,又要皇帝屈尊过来用膳……,谁请的动陛下?自然是不可能的!云付越想越是放心来。
  皇帝正在书房里找书,看到李苋走了进来,道,“小六回来了?”
  “没有,说是要在那边用晚膳,那位林氏研究了一种新吃法叫火锅,叫您也一同过去呢。”李苋小心翼翼的看着皇帝表情,他其实有点摸不准皇帝的意思,皇帝一直对林氏十分的特别,但是要说真有个什么,却又什么事都没有,毕竟两个人连面都没见过呢,想了想还是道,“陛下,六爷也太不懂事了,您身份贵重,怎么能去那边用膳?奴婢这就去回绝了吧?”
  “朕去。”
  李苋“……”
  屋内有那么一刻钟的静止,李苋是个人精,脑子转的飞快,马上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