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21

“哎呀,奴婢该死,差点忘记六爷在那边用膳,别是又闹出什么事情来不是?还是陛下去瞧瞧安稳,就是太辛苦陛下了。”
  皇帝瞧了一眼李苋,那眼神很有深意,让李苋忍不住紧张的咽了下口水。
  云付正在喝茶,想着一会儿就可以吃到美味的火锅,就很是期待,结果一抬头就看到皇帝走了进来,惊的一口茶差点喷出来。


第16章
  傍晚夕阳西下,落日的霞光落在院子里,染上了迤逦的红色。
  皇帝穿着一件浅青色的金线滚边团花圆领织锦长袍,腰上系着同色系的丝绦,佩了一对羊脂玉的龙凤玉佩,身上好像镀了一层耀眼的金,迎着身后的夕阳,踏着红云行来。
  林瑶这会儿终于知道当初茂春为什么说这个人不像是那位传闻中好色如命的宁国公府六爷了,居然生的这般俊秀疏朗,且不知道为什么,见了他会下意识的生出畏惧来,身上有种常年身居上位者的威严来。
  比起毫无城府的云付,这个才更像是宁国公府的公子,不对,这气度神态,恐怕说是宁国公也叫人相信了。
  皇帝也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林瑶,自请下堂书中她说自己年老貌丑,但是眼前这个女子虽然穿着十分素净,却掩饰不住她清丽容貌来,至于年纪…… 她也才花信的年纪而已,少女有如同花苞一般含苞待放的青春美好,花信年纪的妇人则有着不同于少女的窈窕韵味来,就如同陈年的酒,看似寻常,喝一口却是回味无穷。
  两个人远远的对视了一眼,那时间似乎有些漫长。
  云付正在上火,既担心自己冒充的事情被戳穿,又觉得皇帝的做法有些不太寻常,自他记忆中,他对女子都是淡淡的,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喜欢的,所以宫里一直都平静…… 不像是先帝,曾经有一阵子独宠李贵妃,差点闹的废掉皇后来,那阵子他们宁国公府也战战兢兢的,让他记忆犹新。
  而且皇帝性子高傲,且不喜欢热闹,更不会屈尊纡贵的来这种地方,只为了吃一顿酒席。
  各种情绪汇聚在一起,让他觉得很是烦躁,结果一抬头就看到皇帝正和林瑶远远相望,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种微妙的气氛来。
  站在云付旁边的张山道,“前阵子都是老婆子去送饭,听老婆子说过好几次,对面的老爷生得好,我还当老婆子老眼昏花,见个年轻的后生就迷了眼睛,谁想着居然真的是这样神仙般的人物。”又对云付道,“五爷,你们宁国公府可真是出美男子呀。”
  云付尴尬的笑,根本没空跟他闲聊,震惊过后是恐惧,皇帝或许不会主动戳穿他是云五爷的事情,但是要知道自己才被认为是六爷就……说不准了。他一下子就慌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下意识的只想找个地方藏起来,这样就不需要面对这个场景。
  “咦,五爷,您脸色怎么白了,可是不舒服?”张山家的等了一会儿也不见云付说话,再一看,居然就不对了。
  这边林瑶自然不知道云付的心情,来了客自然要去迎接,她走了过去,福了福道,“您就是……”随即像是先到了什么一般,停顿了下道,“一直想要当面道谢,只是没有机会,今日终于见到了,当真是万分荣幸,也不知道如何称呼?”
  皇帝沉吟了下,道,“我在家中排行老三。”
  林瑶马上就道,“那妾身喊您三爷吧。”
  云付一下子就愣住,三爷?按照他们云家的排序来,皇帝是年龄是可以排到老三了,他们以前微服私访出去玩,皇帝也是这么称呼自己的,但是林瑶为什么这么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瑶不是以为皇帝是六爷吗?
  等着落了座,林瑶摆了许多菜过来,道,“那个王先生说把豆腐冻了,在锅子刷一刷,等着豆腐吃透了鲜美的汤料,在捞上来,用芝麻酱,又或者辣椒油一沾,吃到嘴里鲜香无比,只可惜现在不是那个季节,只能等到冬日了,如今就先吃个嫩豆腐。除了豆腐还有红薯片,芦菔片,菘菜,面条和粉丝。”
  摆了不少,却都是蔬菜,林瑶又道,“早就腌好了羊肉,只是厨房里没有得用的厨子,只能妾身自己去切了,两位不必客气,只管当自家一般随意。”
  这切肉自然考验刀工,林瑶来的时候只带了一个会做饭的婆子,但是她的刀工还不如林瑶,切羊肉又是个精细的活儿,林瑶不放心交给她来做。
  林瑶起身去了厨房,羊肉喂了香料,又加了几勺子云付送过来的花雕酒去腥,这会儿已经完全吃透料了。
  林瑶净了手,把羊肉摆好,接过婆子递过来的刀,刚刚磨过,刀刃处十分的锋利,林瑶轻轻的压下去,不怎么用力就切开了。
  刀刃锋利,又加上要切的轻薄,所以分心不得,等着切完才发现云付跟了过来,正站在门口,林瑶收了刀,叮嘱婆子把羊肉摆在碟子里,就洗了手就走了出去。
  “五爷,可是有事?”
  “没事,没事。”
  “厨房这地方乱得很,五爷还是不要过来了。”林瑶一边往外走,一边对着云付解释道,“实在是没人可以切肉了,我们去那位王先生家中,吃的那羊肉片当真是薄如蝉翼一般,刀工了得,切的薄,这刷起来才又嫩又快…… 五爷,您可是有事?”
  林瑶说了一通也不见云付回应,见他有些心事的样子,魂不守舍的模样,忍不住停下脚步来,直戳了当的问道。
  云付踌蹴了下道,“夫人,刚才你……”
  林瑶忍不住抿嘴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来问,是问称呼的事情吧。”林瑶善解人意的说道,“因为妾身想着,六爷一直住在隔壁,却从来没亲口承认过,想来是因为不愿意别人知道他曾经不堪的过往,所以想着直接称呼不好,就问了下怎么称呼,这样让六爷自己决断……还是五爷觉得妾身不妥当?”
  “妥当,太妥当了!”原来是这样,云付高兴的说道,只觉得终于躲过了一劫,忍不住舒了一口气。
  两个人一路说着话往亭子里走,林瑶道,“只是妾身怎么看这位六爷不像是传闻中那般不堪,反倒是威严自成,让人生出敬畏的心思来,是不是其中有什么误会?”
  云付想起自己被冤枉的事情来,就差委屈的哭了,只觉得林瑶当真是知己一般的人物,道,“就是被冤枉的。”随后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
  林瑶听后忍不住唏嘘,道,“到是没想过是这样的,虽说那些女子有利用他之嫌,但是六爷却是少见的纯善之人。”
  “可不是,我本就……”云付马上就想起来,林瑶这会儿说的是皇帝,突然又觉得十分憋屈,居然有种冲动,想要跟林瑶说出自己真正的身份。
  只是两个人这会儿刚好走到了亭子外,云付看到了皇帝,顿时就不敢说了。
  茂春跟在后面,把林瑶切好的羊肉端了上去,想着男子饭量大,而且林瑶是见识过云付的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