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22

量的,上次在王先生那处,他自己一个人就吃了二斤羊肉。
  所以这次一口气就准备五斤,想着这应该够吃了。
  羊肉都是软软的趴在碟子上,所以看不出轻薄来,但是等下锅的时候,薄薄的一片,放进去就马上熟了,成了形就可以看出轻薄来。
  皇帝鲜少夸人,但还是道,“夫人这刀工也是不俗。”
  林瑶很是高兴,道,“还是切的厚,远没有到薄如蝉翼的地步。”
  “那种都是从小苦练,没有十几年的磨练出不来的功夫,夫人切成这般已经是十分难得了。”皇帝道。
  林瑶和皇帝为了避嫌,其实隔得很远,最少二尺的距离,中间还是站着茂春,但是两个人一来一往的说着话,十分的融洽。
  云付在一旁插不上嘴,有些着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的皇帝有些不一样,说话的声音特别的轻。
  不过很快他就被吃的吸引住了,羊肉下了锅,飘出香味来,十分的诱人。
  一开始是用公筷烫羊肉,后来发现有些供应不上了,林瑶就让茂春拿了漏勺来,直接一碟子一碟子的放,然后在用漏勺捞出来。
  云付喜欢吃芝麻酱,皇帝则是喜欢吃油碟,显然比云付更能吃辣,林瑶自己却是不喜欢蘸酱,她熬的锅底本身就有滋味,加上羊肉又是腌制过的,只吃羊肉本身的味道就很鲜。
  皇帝越吃越香,胃口大开,就是油碟,总觉得有些腻,茂春送了一小碟的糖蒜过去,道,“三爷,这是我们夫人自己腌的,让奴婢送来给您尝尝。”
  皇帝吃了一口蒜,清脆甜爽,一下子就把口中的涩味给去掉了,很多时候食物本身味道其实差不多,最关键的是怎么搭配着吃。
  皇帝觉得,这简直就是点睛之笔。
  用完了火锅,林瑶叫茂春切了西瓜来,四周已经彻底黑了,月亮爬上了树梢,天空中缀满了宝石一般明亮的星星,一闪闪的,十分的美丽。
  大家酒足饭饱,晚风徐徐,云付这个话唠因为皇帝在场都不敢多说话,四周静悄悄的,仿佛还能听到远处田地里的蛙叫声,但是他却感觉到内心平静,很是满足。
  皇帝和云付一同回了别院,到了自己的住处,云付让人把行囊都解开,下定了决心一般对着皇帝说道,“陛下之前说,我在此处,会让人说林夫人闲话,可是陛下不也跟林夫人来往?最多,我以后少去几次就行了!”倒是露出少见的坚持来,他向来好脾气,鲜少有这样强势的时候,一副皇帝不答应也不行的模样。
  皇帝垂下眼睑来,让人看不清他的目光,淡淡的说道,“就依你。”等着转身出去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李苋早就准备好了洗澡水让皇帝沐浴。
  泡在温热的水中,皇帝突然对李苋说道,“宁国公夫人不是一直让朕给小六找个差事?”


第17章
  天气转凉,京城许多人家都开始准备做秋裳,王尚书府上自然也不例外,王正泽今天难得沐休,却没有睡懒觉,还是按照往常一般,起早练字,随后回来用早膳。
  钱姨娘早就准备好了早膳,今年的新粳米粥,软糯浓稠,肉包子皮薄馅儿足,咬一口就满口的酱肉鲜香味,几样酱菜也很合口味,王正泽吃的很是满意,频频点头。
  钱姨娘看着要比刚入门的时候清减了许多,成亲的时候刚做的新衣裳,如今穿在身上却略显得宽大。
  她见王正泽神色满意,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大人,要不要再添一碗粥?”
  王正泽道,“不可多食,八分饱就足矣。”
  或许是因为要入秋了,这几日时常会下雨,刚吃过早膳,外面就下起了毛毛细雨,王正泽靠在窗口的太师椅上,拿着一本书,看了两眼就有些昏昏欲睡,皇帝这才回来一个月就又出门散心去了,让原本就繁重的公务,又加重了,再加上因为王正泽刚擢升不久,自然要力图表现,要比其他人还要忙碌,这会儿难得有这么清闲的时候。
  浅睡中似乎听到了有人喊他的声音,轻柔的声音里带着不加掩饰的欢喜,他心中一震,这是……林瑶?
  等着睁开眼睛却是看到娇美的钱姨娘,正温柔的看着他,道,“大人,那做官服的裁缝来了。”又道,“大人要是实在累及,妾身叫那裁缝改日再来。”
  王正泽愣了下,才回过神来,神态渐冷,道,“马上就要入秋了,须得换上官服,如何能延期?现在就让他进来吧。”
  裁缝是四十多岁的男子,进来就给王正泽行了礼,等着起来就一边拿出尺子来,一边殷勤的说道,“小的姓周,大人喊我一声周裁缝就是了。”又道,“小的从六岁就开始学裁缝,已经有整整三十多年了,大人只管放心一定做得比那鹏跃布庄要好。”
  王正泽早就习惯了这些人的殷勤,伸出手臂来让裁缝量,结果突然听到他的话,一时惊讶的问道,“你不是鹏跃布庄的?”
  “小的是呈阅楼的……”
  “滚!”王正泽气的甩开了周裁缝,随后指着钱姨娘道,“你办的什么事?怎么喊这个人来?”
  那裁缝不敢说话,吓的赶忙退了出去,他可是记得这是尚书府…… 生意可以不做,却不可得罪人。
  屋内只剩下钱姨娘和王正泽来,钱姨娘看到王正泽怒目相视,吓的直接跪在了地上,脸色发白,颤抖的说道,“大人,那鹏跃布庄的价格太贵了,一件官袍就要一百二十两的银子,大人最少要做五套,这就五六百两的银子下去了,这新布庄却只要六十两!”
  “这是银子的事情?算了,我又何必对牛弹琴,当真是没有一件事做的好。”
  原来那彭越楼是顾家参股的布庄,大家都去那边定做,自然是给顾家送银子,算是大家都默认的事情。
  “大人,妾身也不想,可是银子不够了!”
  王正泽还从来没有为银子操心过,无论什么时候林瑶都会给他安排的妥当,他忍不住惊异,道,“你在浑说什么?不说我一年的俸禄,就光是养廉银也有几千两,几百两银子的官袍都做不起?”
  钱姨娘见王正泽凑过来,脸色吓的惨白,哀求道,“大人,不要打妾身,妾身也是没办法了呀,大人想想咱们尚书府这么多下人,光是吃穿嚼用,月例一个月就要几百两银子,还有大人上个月人情来往一个月就花掉了二千两,妾身算了算要撑到大人下次发俸禄,还有大半年,可是有些不够了,就想着省点钱,还有总说饭菜不合胃口,妾身花了重金从江南买了两个厨子,也花掉了三百两银子……”
  王正泽花了那么多银两是因为要打通宫里的关系,没少给那些太监们送东西,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入了宫去终于有热饭吃了,还有地方睡觉。
  不要以为他身为阁老,身份就不同,在宫里那些太监都眼高于顶,就是首辅大人都曾被冷待过。
  王正泽不算还好,一算还真是有些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