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23

巴巴的。
  “没用的东西!”
  “大人,那请厨子的钱是妾身自己拿的银子,真的!”
  “你是不是想说我王正泽还要吃女人的软饭啊?”王正泽吼着,越看钱姨娘越是觉得怒意难消,说起来都是这个钱姨娘……“都是你,你就是个扫把星,你一进门夫人就非要和离,结果一件事情都做不好,夫人以前只简单的做几个菜就十分的可口……”
  “大人,妾身错了,妾身去给夫人磕头请罪,把夫人请回可好!”钱姨娘是真的怕了,如今只要稍微不和王正泽的意,就会被拳打脚踢,她身上就没有好地方,总是青紫一片,什么曾经的爱慕早就散去,只剩下恐惧来。
  “你去求她?让她知道我王正泽离开她,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啊,大人,不要打……”
  ***
  云付见皇帝同意,高兴的不行,在床上像个孩子一般翻了好几个跟头,这才睡了过去,不过怕是皇帝说什么,他忍了几日都没去找林瑶。
  自从皇帝来了别院之后,林瑶如同之前那般,做了菜肴送过来,云付倒也能吃到,但是见不到林瑶,总觉得心里空空落落的。
  又过了几日,云付收到了家中的来信,说给他找了个差事,让他速回去任职,要是以前他自然是高兴的不行,旁人总说他是个纨绔子弟,整日没有个正行,他就特别想证明下自己,如今终于有了事做,自然是要努力,但是离开就意味着见不到林瑶了,更吃不到林瑶做的饭菜。
  这一天,云付正和皇帝一起用膳,林瑶送了螃蟹过来,有清蒸的,爆炒的,最为精致的应该是用蟹膏做的蟹黄豆腐。
  林瑶自然拿不到螃蟹,这些食材都是皇帝叫人送过去的。
  豆腐和蟹黄混在一起煮,柔嫩爽滑的豆腐加上糯香的蟹膏味道,十分的美味。豆腐稀释掉了蟹膏的太过香腻的味道,让味蕾一点点的吸收…… 等着吃完就只有一个想法,香!非常的香!
  那香味一直挥之不去,还想再吃一口,不过一小碟的菜,一转眼就给吃了个精光。
  “这林夫人做菜,当真是好吃。”云付和皇帝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放下勺子,主要是原本还想再吃一口,结果一看,居然给吃光了!
  一想到马上就要走了,再也不吃不到林瑶做的饭,云付就想哭了,道,“陛下,您可要好好照顾林夫人,她一个下堂女,也实在是可怜。”
  叮咛完皇帝,又去找林瑶道别,林瑶知道云付要回去,倒也没有惊讶,“我听说五爷在军中任职的?离开了这许久,也该是回去了,别是耽误了正事。”
  云五爷当然是在军中认识,不过那是云付的哥哥,不是他……,云付有些心虚,好在林瑶也没多问,送了他两坛子酱菜,还有云付一直心心念念的八宝辣酱。
  “之前就备好材料了,只是一直没空做。”林瑶歉意的说道。
  云付越发舍不得了,就差在林瑶前面哭了,皇帝看着不是个事儿,训斥道,“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倒是要叫林夫人笑话了。”
  云付就不敢哭了,但是像个受气包一样的,可怜兮兮的。
  林瑶见那模样,觉得十分好笑,云付年纪也不小了,行事却还像个孩子一般毫无城府,安慰道,“过了年,我那食府就要办起来了,到时候都在京中,离的就近了,五爷可是要过来捧场呀。”
  “我肯定要来!”


第18章
  云付走后,皇帝真如他说的那般,从来没去过隔壁,但是林瑶却给皇一日不断的送了菜肴过去,从之前林瑶做什么皇帝就吃什么,到后面皇帝直接叫李苋送了食材过去,这就让林瑶更有发挥的余地了。
  但是李苋送的食材五花八门,各种珍贵就不说了,许多食材,林瑶也是第一次见到。
  这一天,李苋送来了望潮(章鱼),存放在冰块里,这个季节还能用得上冰的,那自然是少见的大户人家,冰块那都是去年冬天存起来,一块冰的价格都能买一匹布料了。
  “夫人,您可会做?”李苋站在一旁问道,“我们老爷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想起要吃这望潮,这东西可不容易弄,奴婢倒是费了不少功夫。”
  作为皇帝身边的大总管就没有李苋觉得不好弄得东西,但是因为在外面,不能惊动宫里的人,还要做的隐秘,这就是有些费事儿了,不过皇帝要吃,他自然是想办法弄来了。
  “捞上来的时候还是活的,只是离了水总归活不了,只好用冰存着。”
  林瑶道,“我娘是海边长大的姑娘,小时候跟着我娘去外家小住,总会吃到很多刚捕捞上来的海鲜,最喜欢的海味之一就是这个望潮。”
  李苋还真怕林瑶不会做,这东西实在是有些珍贵,费了他不少人力了,怕是中间变质了,跑死好几匹马了,“那就有劳了。”
  等着李苋走后,茂春把望潮弄到了厨房,看着却是不知道如何下手,道,“夫人,奴婢还是第一次看到望潮,这东西要怎么清洗?”
  林瑶系上了围裙,道,“就跟其他一样清洗,不过上面有一层粘液,要反复洗干净了。”
  “哎,奴婢知道了。”
  茂春喊了厨房的婆子,两个人一起把望潮弄到了水缸旁边,用水瓢反复的冲刷,好一会儿道,“夫人,您看这是好了吧?”
  林瑶正在切配菜,天气渐渐转冷,这个时候能吃上砂锅是最适合的了,她准备做一道海鲜砂锅,里面放入菘菜,粉丝。
  “洗好就去掉中间那个黑点,那是……,切好之后在放热水里灼下。”
  茂春也好,厨房的婆子也好,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海味,都觉得新鲜的很,一直在一旁围观,顺便给林瑶搭把手。
  葱油爆锅,炒出香味后就放入用热水烫过的望潮,反复翻炒一会儿,倒入几勺子花雕酒去腥,在放入热水,盐,刚才切好的菘菜段,烫过的粉丝,还有几只鲜活的河虾。
  不过一会儿就冒出香味来,大家都有些迫不及待,林瑶打开个盖子,放入切好的楚葵(水芹菜),随即让人熄了火,盛了一小碗出来,尝了一口汤,道,“是这个味道,非常鲜嫩,你们也尝尝。”说着把汤递了过去。
  “夫人,这鲜的舌头都要掉了。”
  林瑶道,“难得遇到这么新鲜的望潮,自然要吃这个鲜味。”随后指着剩下的一半望潮,说道,“不过这东西做成烤串也是人间美味。”
  厨房里人多,几个人七手八脚的,串在签子上,因为林瑶时不时的会吃烤肉,所以厨房里一直备着这些东西,很快就弄好了。
  林瑶调了料酱出来,吩咐厨娘烤的时候刷上去,每次都能听到兹拉兹拉的油被烧的声音,随后冒出一股挡不住的香味。
  “太香了!”
  皇帝先是尝了砂锅,“这楚葵提鲜,还能遮掩住残留的腥味,菘菜甘甜,这几只是河虾?在原有的鲜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