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24

了又提了鲜味上去。”
  李苋对林瑶是彻底的佩服了,刚才他先已经试过菜了,当时只觉得鲜的……,这会儿嘴里还是那股鲜味,一直回味不散。
  量不多,刚好皇帝一个人吃,等着吃完,皇帝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子来,只觉得身心舒服,随后又去吃烤串来,之前送来的时候还是烫的,这会儿吃就刚刚好了,砂锅的味道偏柔,主要吃个鲜味,但是这个烤串却是麻辣鲜嫩,望潮弹牙的肉质口感混合着林瑶配置的酱料味道,简直就是绝配。
  李苋道,“老爷,林夫人说,吃这烤串的时候,最好配上果酿酒,最为适宜了。”说着叫人拿了一杯李子酒来。
  果酿偏甜,度数低,刚好解了这辣味,相得益彰。
  这一顿,不止是皇帝,留下一大半食材的林瑶也吃的十分满足,自然是皆大欢喜。
  ***
  林瑶早上要练字,下午试菜,但是隔着一天会在练字之后去山里散散,带着茂春,又或者奶妈曹氏,慢悠悠的爬到半山腰,也会看看有没有野生菌之类的。
  再后来林瑶发现,皇帝都会跟在她后面,穿着随意,信步行走,很是悠闲的模样,但是被浓重的秋色染红的,色彩斑斓的枫叶林中,越发映衬的他的清隽疏朗。
  等着两个人打了招呼,却又各自行走,毕竟是孤身男女,不敢太过靠近。
  第二日,林瑶练完字,换了一身湖绿色梅花暗纹的对襟褙子,带着茂春出了门准备去散散,到了山脚下就看到了皇帝。
  李苋背着竹筐,陪着皇帝,两个人一同慢悠悠的走着,十分的闲散随意。
  林瑶朝着皇帝微微福了福,皇帝轻轻的颔首,算是回应了,那之后两个人就这般,一前一后的走着,十分的安静。
  山中雨多,原本还晴朗的天空,一下子就乌云聚集,茂春想拿了油伞出来遮雨,一摸行囊,这才发现忘记了。
  “奴婢真是该死,总是这般丢三落四的。”
  林瑶安慰道,“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咱们去树下躲雨吧。”
  一开始还能遮挡住雨水,但雨势渐大,就有许多雨珠从树叶的缝隙中滑落下来,噼里啪啦的砸在身上。
  恰好这时候,皇帝和李苋也走了过来。
  李苋拿了一把油伞跑过来道,“林夫人,这是我家老爷让我送来的。”
  “多谢了。”
  皇帝和李苋共同撑着一把油伞,站在树下躲雨,他们站的地方正好和林瑶面对面,中间隔着一条青石板的路,不算远,却也刚好的拉开了一段距离。
  茂春本来还跟林瑶说着话,见皇帝和李苋过来,也不知道为什么,顿时就不讲了,她其实也说不上来,就是能感觉到,虽然两行人,各自站在一边,却浑身不自在。
  下了一会儿雨,雨水慢慢变小,最后变成了毛毛细雨,李苋转了转眼珠,随即对着茂春道,“茂春姑娘,我刚路上见到一些蘑菇,也不知道能不能吃……,放着也是浪费,不如茂春姑娘陪着我去瞧瞧?如果是能吃就摘了回来,晚上正好喝个菌菇汤。”
  茂春到现在还记得,上次菌菇汤锅底的味道,听了这话舔了舔嘴,道,“夫人……”
  林瑶道,“我们一同去瞧瞧吧。”
  “这不用,就在前面,再说正下雨,路滑泥泞,别是摔倒了,我和茂春姑娘去就行。”
  等着茂春和李苋走后,只剩下林瑶和皇帝两个人……,林瑶觉得过了好长时间,却也不见茂春和李苋回来。
  皇帝并不言语,但是林瑶知道,他会偶尔的瞧自己一眼……,那目光灼灼的,这让她很是有些不自在,她的手紧张是握紧,随即又放开,林瑶主动开口说道,“昨天做的菜,您吃的可还合口味?”
  “砂锅的汤汁鲜香,烤串麻辣爽口,肉质更是弹牙香嫩。”皇帝毫不犹豫的夸赞道,“林夫人上次说想吃这望潮,以前宫…… 不是,以前家里的厨子做出的总是不尽人意,谁知道昨天吃完夫人做的,那之后就发现是个珍馐美味。”
  “我之前说想吃?”
  林瑶突然间就停顿了下来,想起上次和皇帝,还有云付一同吃火锅,闲聊的时候,林瑶就说过,自己印象最深的美食就是这望潮,小时候在外公家吃到的新鲜货,可惜不在海边就很难吃到了。
  他这是……
  一时林瑶心中生出莫名的情潮来,染的她脸一下子就红了,雨还在下,滴滴答答的.


第19章
  山中十分的寂静,虽然隔着一条青石板路,两个人却就连对方一个细微的表情都看得清。
  “叫三爷怪生分的,我单名一个恒字,比你大,喊恒大哥就是了。”皇帝说着这话,又问道,“还有甚么想吃的?”语气轻柔,带着难以掩饰的纵容
  林瑶一下子就荒了,只有最亲密的关系才会这样告知名字,此时的林瑶并不知道宁国公府几位公子的名讳,其实只要稍微去打听下就能知道,宁国公府的六公子叫云付,而当今圣上的名讳就是单名一个恒。
  皇帝生下来就是皇长子,是万众期待,大家期盼已久的继承者,先帝费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在许多名字中选中这个恒字,恒者久也,希望王朝安稳恒久,皇长子平平安安长大的心愿。
  “这不合适。”
  赵恒(皇帝)却道,“有甚么不合适的,”
  林瑶原本已经平静了下来,听赵恒这般说,只觉得心口砰砰的乱跳,那红潮染上整个脸颊,赶忙低下头来。
  赵恒又要说话,却听到传来茂春的声音,“李大哥,你莫要难过,我也时常记不住事情,你忘了那蘑菇在何处也是正常。”
  原来是茂春和李苋回来了,显然是没找到蘑菇,却并没有空着手回来,茂春手里捧着个巴掌大的树叶,里面放着比黑豆稍大一点的野葡萄。
  “夫人,瞧瞧我们采到了什么。”
  这会儿已经是入秋了,山中的野葡萄也都熟了,只是因为这野葡萄要比旁的葡萄还要酸上许多,很多人都不愿意吃。
  “野葡萄?”
  “是啊,那边有许多,奴婢还想着肯定酸的不得了,结果这个却不是,虽然也酸,但是同样也很甜,吃起来酸酸甜甜的,夫人,您尝尝。”茂春看了眼两手空空的李苋,刚才李苋把摘的葡萄都放她这里了,对着赵恒也是热情的说道,“三爷,您也尝尝,怪好吃的。”
  林瑶准备捡了一粒吃,结果赵恒也刚好伸手过来,一时两个人的手触碰在一起…… 林瑶赶忙避开。
  林瑶第一次注意到赵恒的手是上次一起吃火锅的时候,他的手一看就是没干过重活的世家公子,手指修长有力,肤色更是白皙如瓷,十分的漂亮。
  赵恒捡了一粒葡萄,直接放在她手心里,“尝尝。”随后自己也吃了一粒,赞道,“果然不错。”
  赵恒很有分寸,并没有碰到她的肌肤,但是林瑶还是觉得这个动作过于亲密了,只是赵恒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