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郎是皇帝-分卷阅读25

得很在自然,她也不好大惊小怪的。
  不过这心,又不争气的又砰砰跳了起来。
  茂春见赵恒喜欢,高兴的说道,“夫人,您上次不还说要酿葡萄酒,说什么葡萄美酒夜光杯,这里有现成的葡萄,要不我们都摘了回去酿酒吧。”
  李苋道,“哎呦,夫人您还会酿葡萄酒呢,那敢情好,我们老爷手里正好有夜光杯。”他把林瑶和皇帝的反应都看在眼里,自然是很是高兴,但凡能让皇帝高兴的,他就愿意去做,至于这个林瑶是不是个下堂女…… 是不是合适的人选,他根本不在乎。
  要不是这样,李苋也不会一直稳坐皇帝最信任的总管位置,而不是那个被他挤兑走去守皇陵的王富贵。
  王富贵是先帝派给皇帝的太监,很看重规矩和礼法,一直按照先帝的意愿要求皇帝,早起读书,大婚前不可宠幸女子,不可……,皇帝的性子原本就十分沉稳,还被王富贵这个不行,那个不可以的,管的越发少年老成。
  先帝驾崩的时候,皇帝第一个就把王富贵送走了,可见也是忍了很久。
  林瑶很心动,跟着茂春走了过去,刚好雨停了下来,倒也不用打伞了,不过走了一刻钟就看到结满厚实果实的葡萄树,一串串的黑葡萄,看起来格外的可口。
  “就装在这个竹筐里。”茂春摘下了背着的筐子。
  李苋道,“老爷,怎么敢劳动您,让奴婢来就行。”李苋见皇帝也要过摘葡萄,赶忙阻拦道。
  赵恒道,“不打紧,这点事累不着。”
  一时所有人都开始摘起葡萄来,林瑶摘完了一棵树,在往上一瞧,上面有好几串,却是有些高,林瑶踮着脚尖碰到了葡萄,却是不好用力,正是懊恼,忽然看到身后有人走来,站在她身后,伸出手来就很轻易的摘到了,随后轻柔放在她的手里,道,“还要哪一串?左边那串瞧着不错。”
  赵恒声音带着玉质一般的清润,传到了耳边,林瑶脸一下子就红了。
  大家摘好了葡萄,就一路走回了别院里,之前虽然也碰到过,却是各自分开避嫌,这一次就好像打破了一个看不见的隔膜一般,几个人凑在一起走,好不热闹,林瑶道,“以前酿过梅子酒,这葡萄酒还是第一次,还要摸索一番。”
  李苋不遗余力的拍马屁道,“不是奴婢要奉承夫人,奴婢跟着我们老爷,就是御膳房的菜肴也吃过不少,但是都比不上夫人做的,夫人在这烹饪上当真是有着旁人没法比的天赋。”
  ***
  回到了住处,林瑶休息了一会儿就开始做葡萄酒,把葡萄用山泉水洗干净,放在太阳下晾干,随后拿出一个新制的木桶,也是清洗之后拿去晒干。
  很快就晒好了,林瑶把同样晒干,表面没有水分的葡萄倒入木桶里,随后用手捏碎,一旁茂春的就问道,“夫人,为什么不用木棒捣碎?这样多累。”
  “想要好吃,须得用心做,也不能偷懒,而且用手捏碎的要比木棒捣碎的口感好。”
  前面的话茂春认同,做菜自然不能乱了步骤,但是后面的话却是有些不懂了,林瑶一边捏着葡萄,葡萄饱满,捏碎时候好像还能听到砰的声音,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声音,但是非常的解压,她动作越来越快,显然很喜欢这种感觉,道,“就比如我做的炒菘菜,上次找不到刀子,做了个手撕的,你不就说味道很好。”
  茂春一想还真是,道,“夫人,奴婢懂了。”茂春说着话其实已经把手洗干净了,还注意指甲上有没有泥,夫人很是看重这个,随后一同过来捏碎,她捏了第一个就发现了,“咦,这个真好玩。”
  林瑶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是很好玩。”
  “哼,夫人说什么用手捏好吃是骗奴婢的吧,肯定是因为好玩。”
  两个人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甚至有种比较谁捏的快的意思,正在这会儿李苋和赵恒却是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罐子,道,“夫人,您不是说家中没有蜂蜜了,我们老爷说家中有,奴婢回去找找果然有一坛子没开封的,还是槐花蜜。”
  平时都是李苋一个人,倒是很少见赵恒也过来,这一次却跟着过来了。
  赵恒显然换过衣裳了,这会儿穿着一件墨绿色金线滚边的杭绸直裰,戴着一顶金冠,倒是比之前在山中的打扮要正式了一些。
  “这是在捏葡萄?”
  “是呀,三爷,您要不要试试?”林瑶原本是一句客气话,谁知道赵恒居然说道,“好。”
  林瑶,“……”
  茂春机灵的说道,“奴婢去给三爷拿围裙,三爷这衣裳一看就不便宜,别是弄脏了。”茂春拿了围裙过来,就递给了李苋。
  赵恒系上了围裙,又去净手,擦干了这才来到木桶前面。
  一时,木桶外站着三个人在捏葡萄,赵恒刚开始有些犹豫,林瑶做了示范,抓了一把葡萄在手心里,“三爷,就这样,用力捏碎就行了。”
  茂春道,“三爷,特别好玩!”
  赵恒一用力就捏碎了,居然有种说不出的痛_kuai_gan,就好像心中的郁结一扫而空一般,一时起了劲儿,他毕竟是男子,手劲儿大,砰砰的,大部分葡萄都是他捏碎的。


第20章
  秋雨绵绵,连着下了半个月也不停,除了官道之外,其他路被浸湿的泥泞不堪,路上行驶的马车,十辆就有八辆被陷在泥里,许多行人只能找附近的客栈暂时休息调整。
  魏国公的大女儿齐如珍被困在驿站里三日了,一开始还能吃到新鲜的菜肴,到后面就有些敷衍了,不是一碗素菜汤加饼子,就是直接送了榨菜和凉馒头来,这让跟随而来的江嬷嬷很是恼火,道,“他们可真是狗眼看人低,居然送了这些东西过来,这是给郡主吃的?”
  齐如珍削肩,瓜子脸,生的十分的漂亮,只是看着有些冷冷的,她摸了摸手腕上的玉镯,道,“嬷嬷,我们入京是为的什么?莫要生事。”
  江婆子看着齐如珍清减的面容,很是心疼的说道,“奴婢多嘴了,可是郡主已经连着两日没有好好用膳了。”
  齐如珍犹豫了下,道 “那就来点藕粉吧。”
  江姑姑脸上闪过几分尴尬的神色来,站在原地半天,等着齐如珍看过来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带的本就不多,已经吃完了。”
  齐如珍倒也没有惊讶,魏国公府听着名头挺大,但是产业早就都被败光,光靠着俸禄根本就入不敷出了,更何况发放禄米的仓草官吏总是拖延国公府的…… 就这藕粉还是母亲省吃俭用给她留出来的。
  两个人说话这会儿,外面飘来一阵食物的香味。
  江姑姑带着几分怒气道,“是住在隔壁那位钟小姐的,她们怎么就有热菜热饭吃?”
  一旁的丫鬟青竹道,“嬷嬷,我早上看到那钟小姐身边的大丫鬟拿了不少银子给那驿站的官吏。”
  江嬷嬷想着他们所剩不多的盘缠,马上就没